苏轼与王弗一段情埋葬多少年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著名诗人臧克家说过: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用这句诗来比喻苏东坡对妻子王弗的思念再恰当不过了。
苏轼与王弗  《江城子》这首词,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写给亡妻王弗的,虽然妻子病逝已经十年,夫妻阴阳相隔,但苏东坡对妻子的爱刻骨铭心。王弗的音容笑貌无时无刻不浮现在诗人脑海里,王弗的确永远活在诗人的心中。
  《江城子》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首悼亡词。苏东坡为何对这位亡妻情深似海,这不妨让我们来回忆一下他们夫妻生活的美好往事和难忘岁月。
  一零五四年,十八岁的青年才俊苏东坡在进京赶考之前,迎娶了四川青神县进士王方的女儿王弗。这一年王弗才十六岁,她不仅长得如花似玉,又天生聪颖,直让苏东坡乐得心花怒放。虽然是一桩典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却又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的才子佳人的绝配。
  苏东坡与王弗婚后,爱情甜蜜,伉俪情深,生活幸福美满。王弗不仅是一位贤惠善良的妻子,同时又是与苏东坡朝夕伴读的良友。东坡生性豪放,为人耿直,活得热闹潇洒而又不受规矩,用他自己的话讲可以说是一肚子的“不合时宜”。下面几件小事就可以看出:一是东坡考进士时,写过这样一段文章:“当尧之时,皋陶为上,将杀人,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you:宽恕)之三。故天下畏皋陶执法之坚,而乐尧用刑之宽(宽:仁慈)”。这段被他用来证实贤君明主用人之道史实,竟然是他杜撰而成。他凭此文考取了进士。第二个是苏东坡做了爸爸以后,带着儿子在家兴致勃勃地取松烟造墨,大火一起,差点连自家的房子给一把火烧掉。第三个就是在他被贬官黄州时,虽然处在软禁期间之中,他却违反宵禁,深更半夜爬到城墙外游玩,官府规定不得私宰耕牛,他竟然偷吃牛肉。他就是这样生性潇洒浪漫甚至有些放荡不羁。而妻子王弗则从小家教严格,性格内向,文静。她和苏东坡的结合,在很多方面给诗人以帮助。王弗时常提醒坦直豪爽又缺乏城府的苏东坡为人处世。传说有一回,家里来了一位客人,东坡与客人谈话,王弗则躲在幕后倾听。客人走后,王弗问丈夫东坡:“此人也,言辄持两端,为子意之所向,子何用与世人言?”意思是说,这个人讲话没有自己的观点和主见,首鼠两端,只看你怎么说,便一味的迎合你。像这样的人,你用不着和他打交道。这就是后来人们流传的王弗“幕后听言”的故事,的确,东坡身边有了王弗这位知己内助,生活可以说是幸福无比。可叹的是,苍天无情,好人命短。一零六五年五月八日,二十六岁的王弗不幸病逝。王弗与东坡生有一子,年方六岁,那就是苏迈。王弗生前,不仅与丈夫恩爱有加,志同道合,就是对长辈也十分孝顺,体贴,她赢得了公公苏洵的喜欢。王弗死后,苏洵对儿子东坡吩咐:“汝妻嫁后,随汝至今,未及见汝有成,共享安乐。汝当于汝母坟茔旁葬之。”苏轼把爱妻安葬在母亲的身边并痛苦长叹:“呜呼哀哉!余永无所一怙!”
  苏轼与王弗共同生活了十一年。王弗去世后,东坡一直不能忘怀,尤其是妻子提醒他的话,不时在耳边回响。就在王弗死后的第十年之际,苏东坡调任密州(今山东诸城)的孤独失意日子里,在梦中诗人又依稀见到了阔别多年的恩爱妻子,于是,便写下了这首感天动地,催人泪下的悼亡词。
  这首词,全词虽不足百字,而诗人对亡妻的深切怀念之情却深深打动每一个读者。词的上片写实:“十年生死两茫茫。”苏轼妻子王弗于一零六五年病逝京师汴梁,次年归葬四川老家。至此正好十年光阴,这夫妻二人,一生一死,幽明永隔,相知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写尽了诗人对妻子的情深似海,即使诗人不去想她,然而脑海深处无时无刻不浮现贤妻爱妻的身影。这六个字看似寻常,实不寻常,发自肺腑,真挚感人。“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一句把诗人对妻子的思念之情推向极至。“孤坟”本来就很凄凉,再加上“千里”这不更加让人更见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一个“纵使”写出诗人这十年来的人生变故和感情牵挂。别妻十年之时,苏轼还正是人生的不惑之年,四十岁该是人生如日中天的年纪,可诗人此时却未老先衰,两鬓挂霜,足见这十年来,妻子之死给诗人带来了多大的悲情与痛苦,倘若有贤妻一路伴读而来,诗人此时应该说是神采奕奕,如虎添翼,怎会到如此的境况呢?词的下片主要写虚。通过写梦,回忆起夫妻恩爱时美好情景。“小轩窗,正梳妆”,诗人忆起当年夫妻生活的甜蜜与乐趣,妻子站在窗边对镜梳妆打扮,秀色可餐,妩媚动人。然而,十年后重逢,自己两鬓如霜,夫妻两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行行热泪喷发而出。词的最后三句,由梦境拉回现实,诗人设想忘妻长眠千里之外的山冈上的孤寂与凄凉,真让自己痛断肝肠。全词无不倾诉诗人对妻子的思念和哀悼。诗人对忘妻之爱永远镌刻到他生命的骨髓,时间的流逝不仅没有褪色,相反,这份爱经过岁月的锤炼而变的更加灿烂!
上一篇:风流才子唐伯虎的悲剧人生
下一篇:问世间情是何物:金国第一才子元好问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