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是金庸创作的的武侠小说,最初在新加坡《新明日报》连载,后于1967年4月20日至1969年10月12日连载于《明报》,后结集出版。书的后记说“写《笑傲江湖》的那几年,WG如火如荼,当权派和造反派为了争权夺利,人性的卑污集中显现……这部小说并非有意的影射WG,而是通过书中一些人物,企图刻画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通现象。影射性的小说并无多大意义,政治情况很快就会有所改变,只有刻画人性才有较长期的价值。”据金庸表示:“《笑傲江湖》是想表达一种冲淡、不太注重争权夺利的人生观,对权力斗争有点厌恶的想法。中国自古以来的知识分子士大夫大都有这种想法,结果多数未必做得到。大家努力考试做官,想升官发财,但作诗写文章时总会表达一种冲淡的意境,说要做隐士。这也是中国文化传统的一种。要放弃名利权力是很难的事,《笑傲江湖》表达这种传统思想。”
笑傲江湖  背景设定
  对于作者其他作品而言,《笑傲江湖》原本没有明确对应的历史背景,即与历史现实关联极少(但作中名词表明在明朝或之后)。作者在后记中说明:“因为想写的是一些普遍性格,是生活中的常见现象,所以本书没有历史背景,这表示,类似的情景可以发生在任何朝代”﹝鹿鼎记中有提到令狐冲是明朝人﹞。不过现在已经与另一作品侠客行一样,基本设定为明朝某时期。
  小说男主角令狐冲出身五岳剑派之一的华山派,师父为“君子剑”岳不群。其时少林、武当、五岳剑派等“名门正派”与“魔教”日月神教之间的斗争正炙,门户之别极严。令狐冲行走江湖,结识田伯光、桃谷六仙、不戒和尚等人物,并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相识相恋,因而遭乃师误解,破门出派。
  然而这武林“正”、“邪”之间的斗争,实际并不如表面上的黑白分明。令狐冲和任盈盈情投意合,携手行走江湖。逐渐发现“正派”中人左冷禅、余沧海等的各种夺权阴谋,以及劣迹恶行。机缘巧合下,令狐冲成为了恒山派掌门,并与少林寺方证大师、武当派冲虚道长两位“正派”领袖达成默契,合力抑制左冷禅的野心,以追求武林的太平。岳不群偷练辟邪剑法,击败左冷禅,成为五岳剑派领袖。林平之却为了复仇,杀了岳灵珊并将青城派灭门。
  令狐冲虽助任我行夺回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却洞悉任氏野心,不愿助纣为虐;所幸任我行突然暴毙,江湖上侥幸免去一场腥风血雨。他又终使武林暂时恢复安宁。最后令狐冲与任盈盈共谐连理,退出江湖,从此不问世事。
  故事梗概
  故事围绕着抢夺武学至宝《辟邪剑谱》而展开。《辟邪剑谱》是在福州经营福威镖局的林家之家传剑谱,相传福威镖局创办人林远图当年以辟邪剑法扬名武林,但福威镖局第三代传人林震南却武功平庸。四川青城派掌门余沧海认为林震南练剑不得其法,意图侵占《辟邪剑谱》,结果将福威镖局灭门,仍然寻找不到剑谱。唯一幸存林家少爷林平之,得到五岳剑派之一的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所救,并收林平之为徒,教其剑法。
  而故事的主角令狐冲是岳不群之首徒,令狐冲本是一名孤儿,生性无忧无虑,逍遥自在,人品正直,但嗜酒如命。他从采花大盗田伯光手上救走恒山派小尼姑仪琳,后来却与这名臭名远播的淫贼成为好友。同时衡山派刘正风宣布退出江湖,并广邀各方英雄出席他的金盆洗手仪式。但事件发展竟以血腥收场,因五岳剑派盟主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及正派人士认为刘正风与日月神教(正派称魔教)长老曲洋交往是不利五岳剑派的。最后刘正风受嵩山派胁迫,与曲洋双双在重伤下自尽身亡。二人在临终前将合作编写的《笑傲江湖》琴谱箫谱交给令狐冲。
  令狐冲本与岳不群独女岳灵珊青梅竹马,但林平之拜入华山派门下后,令狐冲渐渐失去了小师妹岳灵珊的爱意。令狐冲因被指在衡山结交田伯光及曲洋等邪派人士,被岳不群罚往后山思过崖面壁思过一年,岳灵珊却在这年与林平之发生感情。令狐冲在崖上山洞中发现了五岳剑派招式及日月教长老破解之法的石刻,后来更遇见华山派剑宗前辈风清扬。令狐冲不仅从中学会了五岳剑派的剑招,还不自觉地学上了日月教长老的招式,更得风清扬传授了石破天惊的“独孤九剑”。
  自称名门正派的五岳剑派,表面上是同气连枝的联盟,剑派之间却各有盘算。嵩山派掌门左冷禅虽已为五岳剑派盟主,但野心吞并其他四派。他暗中协助华山派剑宗高手,上华山挑战作为气宗门人的掌门岳不群,令狐冲虽然用新学会的“独孤九剑”击败剑宗门人及嵩山派的突击解救这次危机,但结果身受重伤。因履行对风清扬的承诺,令狐冲不向岳不群透露剑法大进的原由,令岳不群对令狐冲起了疑心。加上与令狐冲友好的六师弟陆大有被杀,华山派武功秘笈《紫霞秘笈》失踪,华山派上下对令狐冲起疑。
  桃谷六仙及不戒和尚企图医治令狐冲的伤势,可是各人坚持用自己的方法,不但医不好令狐冲,还将八道真气灌积在令狐冲体内,宣泄无门,更令令狐冲内力全失,生命危在旦夕。岳不群为逃避嵩山派的袭击,率领华山派众弟子到达洛阳,并拜会林平之在洛阳的外公金刀门掌门王元霸。令狐冲却在洛阳结识在当地隐居的日月神教圣姑,前任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之女任盈盈,但令狐冲当任盈盈作老妇,不知她是妙龄少女,任盈盈则对令狐冲动情。华山派一行人离开洛阳后沿黄河东下,不断有来历不明的江湖人士为令狐冲治病,包括神医“杀人名医”平一指。原来都是任盈盈的手下暗中安排,这令岳不群不满令狐冲一再结交妖邪中人,对他日渐疏离,最后在五霸岗上离他而去。令狐冲在五霸冈再遇上平一指,但平一指表示令狐冲因被多人胡乱诊治,病情恶化至无法医治,平一指亦接受不了医不好病人而自杀。之后令狐冲上再遇任盈盈,发现她原来是妙龄少女,令狐冲助任盈盈击退正派人士后晕倒,被任盈盈带上少林寺求方丈方证大师以“易筋经”医治,但当时令狐冲并不知情。方证答应传授令狐冲易筋经,但条件是要令狐冲改投少林派。当令狐冲表示自己是华山派弟子,不肯改投他派时,方证大师告知令狐冲,岳不群已宣布将他逐出华山派。
  令狐冲意识到今后将不容于正派人士而感到绝望,但亦不肯为医治而改投少林,并离开少林寺。之后他遇上正受正邪各路人马一同围攻的向问天,令狐冲帮助向问天脱险,二人更结拜为兄弟。向问天得知令狐冲身体状况及见识过他的厉害剑法后,在令狐冲不知情之下,带他来到杭州梅庄,利用他营救日月神教前教主任我行。十二年前,任我行教主之位是被其下属,即现任教主东方不败所夺,之后被东方不败囚禁在杭州梅庄西湖底的牢房内。向问天利用梅庄四友爱好琴棋书画的弱点,成功促使他们安排令狐冲进入牢房与任我行比剑。任我行在比剑时用内力将各人震晕,向问天再将令狐冲锁在原来的牢房中成为任我行的替身,用以掩人耳目。后来令狐冲发现了任我行刻在铁床上的“吸星大法”,并且在不经意的情况下学会了,而令狐冲的病情亦因此暂时舒缓,内力更大大增强。一个月后,任我行回来救出令狐冲,又以任盈盈的婚事打动令狐冲,希望他能加入日月神教,但遭令狐冲所拒。
  令狐冲与任我行向问天分手,离开杭州后南下福建,在途中遇见南下福州保护《辟邪剑谱》的一众恒山派女尼,于是化身吴天德将军暗中保护她们,并多番解救假扮日月神教教徒的嵩山派门人对恒山派的袭击,后来带领恒山派女尼南下的定静师太被嵩山派门人围攻而死,临终前得知令狐冲身份,并托令狐冲护送恒山派弟子往福州。令狐冲到达福州后,发现岳不群夫妇、林平之及岳灵珊一众华山派门人亦在福州,原来是协助林平之寻找辟邪剑谱。后来令狐冲在林家老宅中发现有两名高手制伏林平之及岳灵珊,欲盗取剑谱,令狐冲击倒二人后夺回剑谱,欲交回林平之,但因受伤晕倒。醒后令狐冲发现剑谱不见了,更被岳不群及林平之指责他将剑谱私吞,惟恒山派众女尼却相信令狐冲清白。当华山恒山两派弟子为令狐冲出现冲突时,意外发现失踪多时的《紫霞秘笈》原来在华山派弟子劳德诺身上,劳德诺东窗事发后留下《紫霞秘笈》逃走。
  令狐冲离开华山派弟子后,护送恒山派弟子返回恒山,途中遇见衡山派掌门莫大,才知任盈盈当日为救令狐冲,以自己囚禁在少林寺为条件,换取少林派传授令狐冲易筋经,莫大更告知江湖人士结集上千人打算围攻少林寺救出任盈盈。令狐冲将恒山派弟子交托莫大后,找上结集围攻少林的群雄,成为领袖。在令狐冲的领导下,在武当山下以独孤九剑打败武当掌门冲虚道长,当群雄来到少林寺发现寺内空无一人,但发现恒山派掌门定闲师太在少林寺内遭到神秘杀害,定闲师太在临终之前要求令狐冲接掌恒山派,令狐冲因而成为恒山派一众女尼的掌门。令狐冲发现正派在少林寺设空城计令群雄被围在寺内,后来群雄发现寺内秘道离开少林。令狐冲独自返回少林寻找任盈盈下落,却见任我行、向问天及任盈盈与一众正派掌门现身少林,任我行为带走任盈盈,与正派高手进行三场对决,任我行施计打败少林方丈方证,却不敌左冷禅“寒冰真气”,最后任我行邀请令狐冲与冲虚道长进行第三场对决,冲虚表示早前在武当山下已败给令狐冲,但岳不群却要与令狐冲进行第三场对决,更在对战时以「冲灵剑法」暗示会把岳灵珊许配令狐冲,欲诱使令狐冲认输,反而使令狐冲心神恍惚之下以独孤九剑打败岳不群,任盈盈因此得以离去。众人为任我行驱走寒冰真气后,任我行再次劝令狐冲加入日月神教,令狐冲亦再次拒绝。
  令狐冲往恒山就任掌门当日,左冷禅派人阻止不遂后,宣布召开大会,欲强行将五岳剑派合并成单一个五岳派,自己便成为五岳派的领袖。同日,少林方丈方证及武当掌门冲虚亲临恒山向令狐冲道贺,之后向令狐冲讲及华山剑气两宗之争及《辟邪剑谱》的源由,皆与一部叫《葵花宝典》的武功秘笈有关,更劝令狐冲出来阻止左冷禅吞并五岳剑派的阴谋。
  令狐冲协助任我行打败东方不败,任我行恢复日月神教教主身份。五岳剑派合并大会在嵩山封禅台召开,当中泰山派内哄,衡山派屈服,令狐冲本想联同岳不群对抗左冷禅,反对五派合并,岂料岳不群最后却支持合并,并派出女儿岳灵珊施出华山思过崖上刻着的五岳剑派的招式,将五岳剑派的高手一一打败。最后岳不群用“辟邪剑法”将左冷禅打败,并将左冷禅双目刺盲,成为五岳派的掌门。
  令狐冲在并派大会中被岳灵珊刺伤,负伤与任盈盈及其他恒山派弟子离开嵩山途中,目睹林平之为替家人报仇,将青城派众人包括掌门余沧海残酷地杀害,但在杀死另一仇人木高峰时,双目遭木高峰背上驼峰的毒水弄盲。令狐冲与任盈盈后来偷听到林平之与已跟他成了亲的岳灵珊的对话,得知自己一向尊敬的师父岳不群竟是个伪君子,处心积虑谋夺林家的《辟邪剑谱》,包括收林平之为徒,安排女儿岳灵珊与林平之交好,更在夺取《辟邪剑谱》后诬陷令狐冲,并意图杀死林平之,林平之为自保,才娶岳灵珊为妻,而恒山派掌门定闲师太,亦是死于岳不群的“辟邪剑法”。后来林平之意外取回剑谱,亦与岳不群一样,修练“辟邪剑法”。原来修练“辟邪剑法”的关键,是要首先引刀自宫,岳不群与林平之此时已成为阉人,林平之与岳灵珊只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后来劳德诺出现,表示他本来是嵩山派弟子,左冷禅安排他投入华山派门下,为的是刺探华山派情报,岂料岳不群将计就计,故意让劳德诺窃取假的《辟邪剑谱》予左冷禅,令左冷禅在争夺五岳派掌门时败给岳不群。劳德诺邀林平之投靠左冷禅,林平之为表对左冷禅忠诚,将岳灵珊杀害。令狐冲得知岳灵珊身故,伤心欲绝。
  后来岳不群遇见令狐冲及任盈盈,令狐冲以“独孤九剑”与岳不群的“辟邪剑法”交手,令狐冲面对如鬼如魅的“辟邪剑法”一度处于下风,最后令狐冲看到“辟邪剑法”剑招的破绽打败岳不群,但岳不群被打败后,竟向已放自己生路的令狐冲偷袭,最后掉入日月神教弟子设下的陷阱被擒。岳不群妻子宁中则在旁目睹丈夫的所作所为,在令狐冲前自杀身亡。令狐冲念与岳不群师徒恩情,放过岳不群,但任盈盈却迫岳不群服食日月神教控制信徒的药物“三尸脑神丹”。
  最后高潮是岳不群使计将五岳剑派高手尽诱入华山思过崖的山洞内,众人因看到壁上招式,不同门派互相猜忌起来,而已瞎眼的左冷禅及林平之,带同一班被令狐冲刺瞎的嵩山派弟子,利用山洞中漆黑的环境袭击洞内五岳剑派门人,大量五岳剑派门人被杀,最后左冷禅在洞内袭击令狐冲和任盈盈时,被令狐冲所杀;林平之后来被令狐冲关于梅庄底下黑牢,完成对岳灵珊的承诺。岳不群却在洞口用网捕捉刚出洞脱困戒心降低的令狐冲及任盈盈,并打算杀死两人时,却被仪琳从后用剑刺死。任我行沉醉在权力之中,打算以武力征服已经四分五裂、人才凋零的五岳剑派,又再迫令狐冲加入日月神教。在这紧要关头,不可一世的任我行突然暴毙。
  任盈盈接掌了日月神教,并与正派建立互信。三年后,任盈盈将教主之位传给向问天后,与令狐冲在杭州西湖梅庄成亲。婚后夫妻两人淡泊权势,决定退隐,笑傲江湖去也。
  小说版本
  迄今金庸授权的有三个版本:最早的版本是根据《明报》上连载的内容结集出版的,是为“旧版”,香港“武史出版社”出版。
  1980年,明河社修订版问世,是为“新版”、“一次修订版”。
  2003年,“新修版”问世,亦称“世纪新修版”。
  不同版本中,人名等细节有少许改动;如日月神教在旧版中称“朝阳神教”、田伯光的生殖器在旧版中是被插入暗器,而新版中则是砍去半截等。但总的来说,“情节改动甚少”(金庸本人语)。
  金庸《笑傲江湖》武侠小说的剧情角色列表
  主角
  * 令狐冲—吸星大法和独孤九剑传人之一,华山派岳不群首徒和风清扬得意徒孙侄。后被逐出师门。任盈盈之夫,结尾与妻子封剑退隐。生性为善固执,光明磊落,坦率真挚,不守礼俗,没有使命感没有名利心,是个难得的恬淡人物,也算是一个人物,但他的普通,却带给他无数的际遇,他证明一个普通人也可以成为英雄——不必有特殊地位,只需有高贵的人格情操。当他到少林寺请求少林方证大师帮他治疗内伤,但方证大师给他的唯一要求是要他从此为少林寺俗家弟子,他以一句“身为华山人,死为华山鬼”回绝了他,更深刻地表现出他忠心的一面,虽然最后他知道他师父是个伪君子,但心中无恨,只有叹息与伤心,也无奈为了阻止岳不群的阴谋和他处于对立。
  * 任盈盈—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之女,日月神教圣姑。令狐冲之妻,结尾与丈夫同退隐江湖。魔教教主的女儿,美貌与智慧集于一身,机智绝伦,善于应变,她行事往往有违常规,甚至心狠手辣,但她与她父亲任我行不同,她绝不乘人之危。她虽然任性,但对令狐冲的爱却非常的坚持,情深一片。她明知令狐冲痴情于岳灵珊,但她不嫉妒,还处处为他着想,表现出真爱的最高境界。她出身魔教,受尽谄媚奉承,但她讨厌口是心非的人,争权夺利之辈。她宁愿与自己心爱的人隐居起来,无忧无虑,与世无争,一同笑傲江湖。
  其他
  *东方不败—日月神教教主,原是日月神教光明左使,野心勃勃而不为人知,趁任我行练吸星大法精神恍惚期间,擒住任我行,囚之湖底黑牢,擅长智谋权术,令众多有实力和他争夺教主之位的护法互相猜疑,最后终得教主之位。练得葵花宝典,因而自宫。他身为男儿身,挥剑自宫,虽练成惊世绝学,也使得他心性趋向于女人,与杨莲亭相爱。如果要说他真被权力迷昏头,那可不见得,当他于权力当盛时,却一度想放弃名位,隐居起来,怪独特的想法,倒也为笑傲江湖增添了一个神秘人物。
  * 左冷禅—五岳剑派盟主,嵩山派掌门,练得假辟邪剑法,为掀起武林风波祸首最后为令狐冲所杀。左冷禅是书中大反派之一,他为了争取武林盟主之位,布下了数个棋子;先是以五岳剑派盟主之位,拉拢泰山、衡山掌门,又不顾武林情谊,冒充魔教杀害恒山掌门;表面上大家当他是正直的侠义之士,但却不知道包在他假面具下的真面目。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虽然左冷禅行事十分缜密,还是露出破绽;嵩山大会上,中了岳不群布的局而败北。
  * 任我行—日月神教教主,任盈盈之父。会吸星大法,被东方不败篡位,囚于西湖地牢12年,后被向问天救出,重夺教主之位,欲一统武林,后因无法压制吸星大法得来的真气而暴毙。野心极大,为人专横,心狠手辣。
  * 岳不群—华山派掌门,后成为五岳派掌门,江湖人称“君子剑”,其实是个双面伪君子。言行举止,无不得体大方,处处退让,拥有忍受别人所不能忍受的风度,有“君子剑”的美号,实在教人佩服,然而谁知在外表如此完美的人,才是最奸诈狡猾的小人,与任我行比起来,那颗企图称霸武林的野心却是不输给他的,而与左冷禅相较之下,手段更不光明和狠辣, 如果说左冷禅是真小人,那岳不群就是伪君子,偷偷地吞噬整个武林,却视自己为真理所在,死时仍毫无愧疚,不过与余沧海和木高峰夺辟邪剑谱的手段相比,余和木是明,岳不群就暗,一直蠢蠢欲动的独霸辟邪剑谱,与魔教中人比起,人品更为虚伪,和东方不败比起他的机智和谋略,绝不下于东方不败,反而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难怪令狐冲在他门下所受的风风雨雨,他对师父的敬忠,反被视为大傻人。岳不群是书中大反派之一。为了练辟邪剑法和独霸武林,他同他徒弟令狐冲和林平之为死敌。最后误被仪琳杀死。
  * 宁中则—岳不群之妻,江湖人称“宁女侠”,与令狐冲情同母子。为人正直,是真君子。后发现丈夫岳不群是伪君子的真相,自杀而死。
  * 林平之—福威镖局林震南之子,林远图之曾孙,岳灵珊之夫。他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富家公子,生得聪明俊秀,尝尽人间一切幸福,但因祖传的一本辟邪剑谱,引来了各方强敌的虎视眈眈,以致于幸福在一夜之间就此粉碎,他失去了双亲和家当,一切的不幸,使他从一个无忧少年,变成一个步步为营,仅为自己设想、虚伪的人,他投靠华山派,利用师姊岳灵珊的感情来保护自己,说来说去只为了一个私字,最后,他练成了辟邪剑谱,为父母报仇,但双目被毁,于是投靠左冷禅,后被令狐冲废掉武功,囚于西湖地牢。他付出的着实不少,或许会认为他奸诈了些,但他所遭遇的一切,实也令人悲叹。
  * 岳灵珊—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和宁中则之女,林平之之妻,美丽可爱,曾与令狐冲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爱上林平之,反被利用,最后被林平之杀死,临死前求令狐冲保护林平之。
  * 仪琳—恒山派定逸师太徒弟,不戒和尚与哑婆婆独女。一直暗恋令狐冲。
  * 向问天—日月神教光明左使,令狐冲之义兄,对任我行忠心耿耿,将任我行从牢里救出。令狐冲和任盈盈归隐后后成为日月神教教主。于新修版改为日月教光明右使。
  * 绿竹翁—日月神教四大护法之一,装扮为竹篾匠,善抚琴。
  * 桃谷六仙—六兄弟,自长而幼为:桃根仙、桃干仙、桃枝仙、桃叶仙(桃枝仙与桃叶仙排行顺序不明)、桃花仙、桃实仙。六人为令狐冲好友,说话缠夹不清且好辩,为书中趣味角色。武功奇特,善于擒拿分尸。
  * 蓝凤凰—五仙教教主,善于用毒,任盈盈部下。
  * 田伯光—江湖人称“万里独行”的采花大盗,后被不戒和尚迫使成为和尚,法号不可不戒。
  * 风清扬—华山派剑宗前辈,岳不群和宁中则之师叔。隐居避世,传授令狐冲独孤九剑之人。
  * 方证大师—少林寺方丈。武林名宿,德高望重。最后传授令狐冲易筋经以化解吸星大法得来的真气。
  * 冲虚道长—武当派掌门。武林名宿,德高望重。
  * 莫大—衡山派掌门,外号“潇湘夜雨”。“琴中藏剑,剑发琴音”这八字,是他老先生武功的写照。
  * 恒山三定—定静师太、定闲师太和定逸师太,恒山派师尊。其中定闲与定逸师太被岳不群所杀,定闲死前将恒山派掌门之位传给令狐冲。
  * 不戒和尚—仪琳之父。
  * 江南四友—包括黄锺公、黑白子、秃笔翁和丹青生,均为日月神教人。四人隐居于杭州的“梅庄”,以兄弟相称,又称“梅庄四友”。四人爱好分别对应古代文人四艺:琴、棋、书、画,并将武学融入爱好之中。
  全书共四十回,另附一篇后记
  • 第一章 灭门
  • 第二章 聆秘
  • 第三章 救难
  • 第四章 坐斗
  • 第五章 治伤
  • 第六章 洗手
  • 第七章 授谱
  • 第八章 面壁
  • 第九章 邀客
  • 第十章 传剑
  • 第十一章 聚气
  • 第十二章 围攻
  • 第十三章 学琴
  • 第十四章 论杯
  • 第十五章 灌药
  • 第十六章 注血
  • 第十七章 倾心
  • 第十八章 联手
  • 第十九章 打赌
  • 第二十章 入狱
  • 第二十一章 囚居
  • 第二十二章 脱困
  • 第二十三章 伏击
  • 第二十四章 蒙冤
  • 第二十五章 闻讯
  • 第二十六章 围寺
  • 第二十七章 三战
  • 第二十八章 积雪
  • 第二十九章 掌门
  • 第三十章 密议
  • 第三十一章 绣花
  • 第三十二章 并派
  • 第三十三章 比剑
  • 第三十四章 夺帅
  • 第三十五章 复仇
  • 第三十六章 伤逝
  • 第三十七章 迫娶
  • 第三十八章 聚歼
  • 第三十九章 拒盟
  • 第四十章 曲谐

 → 《鹿鼎记》 → 《射雕英雄传
上一篇:《骆驼祥子》
下一篇:《鹿鼎记》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