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奇货可居

  秦昭襄王听说魏国和楚国发兵去救赵国,就亲自跑到邯郸那边去督战。他派人去对魏安僖王说:“邯郸早晚得给秦国打下来。谁要去救,我就先打谁!”魏安僖王吓得连忙派人去追晋鄙,叫他别再往前进。晋鄙就在邺下驻扎下来。春申君听说魏国的军队不再往前进,他就在武关驻扎下来。秦昭襄王把两路救兵吓唬住了,就叫大将王龁加紧攻打邯郸,夜里小心巡逻,不许赵国人偷过阵线再到外面去请救兵。
奇货可居  有一天早晨,还看不出人脸的时候,秦国的士兵逮住了一些赵国的探子,把他们送到秦王的大营里去。王龁刚要审问他们,其中有个人说:“将军不可失礼!这位是王孙。从邯郸逃出来,要回秦国去。请好好地护送他和他的家眷。”王龁一听说王孙到了,急忙赔了不是,他说:“大王亲自在这儿督战,他的行宫离这儿也就十来里地。我现在就送你们去见大王。”
  他们到了行宫,秦昭襄王见了自己的孙子异人,理着雪白的胡子,非常喜欢,问他:“你怎么跑出来的?”异人指着旁边一个人,说:“都仗着这位吕先生!”他就把吕不韦怎么救他出来的事草草了了地说了一遍。
  原来王孙异人是秦国太子安国君的儿子,自从渑池之会以后,一直留在赵国做抵押。赵孝成王为了秦国屡次发兵来侵犯,早想把异人杀了。平原君拦住他,说:“秦太子有二十几个儿子,异人是最不重要的一个,把他杀了又有什么用呐?不如留着他,往后也许还能够做个退身步儿。”赵孝成王这才没杀他。可是从这儿起,就不怎么供给他穿的、吃的了。异人只好闷闷不乐地过着苦日子。这个落难的王孙引起了一个大买卖人的注意。这个大买卖人就是阳翟[在河南省禹县;翟zhai二声]吕不韦。他认为这位贫困的王孙是个好货色,可以囤积一下[文言叫“奇货可居”],等到时兴起来,就能卖好价钱,他问他父亲:“种地能够得到几倍利益?”他父亲说:“十倍。”“做珠宝生意呐?”“一百倍。”吕不韦又问:“要是立一个国王,平定一个国家,能够得到几倍利益呐?”他父亲说:“那是说也说不完的。”吕不韦就花了好些金子,结交那些监视异人的人,跟异人时常来往。
  有一天,他对异人说:“秦王已经上了年纪了,令尊眼瞧着就要即位。即了位,就要立太子。他心爱的华阳夫人又没有儿子,这一来,您二十几位兄弟全是将来候缺的太子。您怎么不回去好好地伺候伺候华阳夫人呐?要是她收您当个儿子,您不就是将来的太子了吗?”异人抹着眼泪,说:“我哪儿还敢有这种想头?我要能够回到老家,就心满意足了。”吕不韦说:“我拿出几千两金子来,替您去想个法子,叫太子和华阳夫人来接您,您瞧怎么样?”异人连忙给吕不韦跪下,说:“要是你能这么办,我决不忘你的好处!”他就叫吕不韦去见安国君。
  吕不韦到了咸阳,先去拜见华阳夫人的姐姐,送了她好些值钱的礼物,另外又拿出一大包金子和玉璧什么的,托她转送给华阳夫人。他说那些礼物都是王孙异人托他带来孝敬夫人和姨母的。姨母一见这些东西,高兴得了不得,赶紧就问:“异人这程子挺好吧?”吕不韦说:“赵王为了秦国去打邯郸,气得要杀王孙,幸亏赵国的大臣都护着他,一个劲儿地给他说情,总算保住了这条命。”她说:“他们怎么待他这么好?”吕不韦说:“王孙是个又有才学又有孝心的人,赵国人没有不知道王孙的。每逢太子和夫人生日那一天,王孙总冲着西边磕头拜寿。见到的人都说他是个孝子。他素日又喜欢结交天下豪杰。各国诸侯和他们的大臣差不多都跟王孙有点交情。他们哪儿能让赵王害他呐?”吕不韦见她有点喜爱异人,脸色显着高兴的样子,就说:“令妹华阳夫人得到太子的宠爱,可真有福气。可惜跟前没有儿子,久后可依靠谁呐?如今王孙能这么孝顺她,跟亲生的儿子有什么两样?夫人要是能够收留他,她不是就有了儿子了吗?王孙也就有了妈。这是一举两得,两下里都有好处的事。夫人得着这么个又孝顺又有才学的儿子,久后的福气可不小哇!”
  华阳夫人的姐姐挺赞成吕不韦这个主意。当时就跟她妹妹去说,还有枝添叶地足这么一煽惑,逼着她去接异人。华阳夫人果然愿意了,就向她丈夫安国君请求。安国君虽说有好些个儿子,可是架不住华阳夫人一死儿地撒娇。安国君为了宠爱她,答应把异人立为嫡子。他叫吕不韦来,对他说:“我想把异人接回来,你有什么办法没有?”吕不韦说:“太子真要把王孙异人立为嫡子,我情愿倾家荡产地去跟赵王的左右联络,想办法把他弄回来。”太子和夫人就叫吕不韦去办这件事。还给了他三百斤金子。夫人一高兴,自己又加了一百斤。
  吕不韦回到邯郸,把太子安国君要立他为嫡子的喜讯告诉了异人,把太子和夫人叫他带来的金子交了。异人就好像快要干死的花浇了水,立刻转了过来,精神百倍,有说有笑的了。他叫吕不韦去结交赵王的左右,还求他做媒,打算成家了。吕不韦真给他找了个大户人家的姑娘叫赵姬。王孙异人娶了这位新姑娘,挺如意。年轻轻的小两口儿,恩爱得了不得。过门十个多月,赵姬就给异人养了个胖小子,因为他生在赵国,就起名叫赵政,就是后来兼并六国、统一中原的秦始皇。
  这时候(公元前258年,周赧王57年,秦昭襄王49年),秦国围困着邯郸,楚国的兵马驻扎在武关,魏国的兵马驻扎在邺下,赵政已经两岁了。吕不韦对王孙异人说:“万一赵王把气撒到您身上,真要把您害了,可怎么办呐?我瞧赵国跟秦国一时半会不能讲和,咱们还是想法跑了吧。”异人说:“这件事全仗先生了!”吕不韦送了三百斤金子给那个把守南门的一位将军,说:“我是阳翟人,在这儿做买卖,全家都在城里,早就想回老家去。秦国围上了邯郸,弄得我要走也走不了。家里老老少少吵着要回老家去。如今我把手底下所有的本钱全交给您,请您向各位将士求个方便,放我一家老小出城,忘不了您的好处。”将士们受了贿,把他们放出去了。
  吕不韦和异人一家大小,出了南门,连夜逃跑,绕了个大弯,到了西门。天刚亮,给秦国哨兵逮住。见了王龁,王龁把他们送到行宫去见秦昭襄王。秦昭襄王挺高兴地说:“太子老想念你,难为你逃出了虎口,你们赶紧回咸阳去吧。”
  吕不韦带着异人、赵姬、赵政到了咸阳。先打发人去告诉安国君,又叫异人换上楚国的服装。异人拜见了父亲安国君和华阳夫人,抽抽塔搭地说:“儿子真是不孝,不能伺候二老,直到今天才回来,请宽容我的罪过!”夫人一见他那装束,挺纳闷地问他:“你在邯郸住着,怎么穿楚国的衣裳?”异人立刻禀告说:“我天天想着母亲,特地做了这套衣裳。”华阳夫人乐得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儿,说:“我是楚国人,你也喜欢这么打扮,真是我的亲儿子了。”安国君巴不得讨好心爱的夫人,就对异人说:“好,从今天起,你就算是夫人亲生的,改个名字叫子楚吧!”子楚立刻向他父亲、母亲磕头。安国君回过头去对吕不韦说:“全仗先生救了我的孩子。我赏你二千亩地,一所房子,五十斤金子,请你先歇息歇息。赶到父王回国,再封你官职。”吕不韦拜谢了。子楚就住在华阳夫人的宫里,等着秦昭襄王回来。
  秦昭襄王送走了王孙之后,就叫王龁、王陵加紧攻打邯郸。赵孝成王又打发使臣偷偷地跑到魏国催他们快点进兵。
上一篇:161 宁可跳东海
下一篇:159 毛遂自荐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