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蜜蜂计

  位赶不上葵丘大会的诸侯是晋国的君主晋献公。他跟夫人生了一男一女,男的就是太子申生,女的就是秦穆公的夫人穆姬。夫人去世,晋献公又娶来了狄人狐家的两个姑娘,大的生个儿子叫重耳,小的生个儿子叫夷吾。后来晋献公打败了骊戎。骊戎求和,进贡美女骊姬。骊姬生个儿子叫奚齐,还有她陪嫁的妹妹生个儿子叫卓子。这么着,晋献公就有了五个儿子,就是:申生、重耳、夷吾、奚齐、卓子。
  骊姬年纪轻,天分高,长得漂亮,晋献公给她弄得迷里迷糊,正像太子申生说的那样:“我父亲没有她,睡也睡不着,吃也吃不下去。”后来晋献公干脆立骊姬为夫人,还想废去太子申生,立奚齐为太子。骊姬一听见老头子有意立奚齐为太子,就跪下,说:“您一早已立了申生了,各国诸侯也全知道,太子又是个很有能耐的人,您怎么可以为了咱们俩的私情,不顾全大局,把太子废了呐?”晋献公只好把这件事搁下,心里头可真佩服这位“贤德”夫人。
  这位“贤德”夫人知道大夫荀息是晋国的红人儿,就要求晋献公请荀息做奚齐和卓子的师傅。晋献公当然答应了。她又要求说:“主公已经上了年纪,我那两个孩子岁数又小,以后我们得依靠太子,您好不好请他来,说我要见见他?”晋献公就派人到曲沃召太子申生进宫。申生可是个孝子,立刻动身来见他父亲和后妈。骊姬请他到后宫去喝酒。他也依顺了,陪着后妈喝了几杯,聊了一会儿就出来了。骊姬要他第二天陪她去逛花园,申生不敢不依,也答应了。
  那天晚上,骊姬撒娇打滚地哭起来,直急得晋献公给她擦眼泪,问她:“好好儿的干么哭哇?”骊姬只是揉着胸口,好像里面全是委屈似地,可又不敢说。老头子横说竖劝地叫她说出来。她只好一抽一抽地说:“太子……他……他欺负我!呜!呜!呜!……他说:‘爹老了,您怎么守得住呐?’说着说着他就嬉皮笑脸地来摸我的手,急得我慌忙把他推开。呜……呜……”晋献公说:“什么话!他敢?”骊姬皱了皱眉头子,瞪着眼睛说:“喝!您知道什么?他还约我去逛花园呐?您不信,明儿个您自个儿瞧瞧去吧!”
  第二天晋献公躲在花园里,要瞧个明白。他一想:儿子调戏老子的姨太太本来不希罕,可别轮到自个儿的身上来才好哇。哎呀!那边慢慢地走过来的不是申生跟骊姬吗?他赶快缩下身子,躲在树后头,睁大了眼睛,使劲地瞧着。
  骊姬预先把蜂蜜当做头油,抹在头发上。她正跟申生走的时候,有几个蜜蜂围着她头上飞,骊姬对申生说:“这些蜜蜂儿可真讨厌,老在我脑袋上打转儿。申生给我?一?,轰一轰。”申生就举起又长又肥好像风袋似的袖子向她头上?去。骊姬说:“申生,在这边呐!”他又举起一只手向那边轰去。晋献公老眼昏花远远地一瞧,真像太子抱住了骊姬的脑袋。这股子火儿怎么也压不下去了。当天就要治死太子申生,倒是给骊姬劝住了。她说:“太子是我请进宫里来的,千万别杀他,别怪他。要是为了这件事杀了他,别人还当我弄好了招儿去害他呐。这回饶了他吧!”晋献公只好把这口气忍了,好像没事似地叫太子申生回到曲沃去。
  太子申生到了曲沃,不多几天又得到了骊姬那边捎来的一个口信,说她梦见了申生的母亲向她要饭吃,叫太子好好地祭祀祭祀。申生就在曲沃祭祀了他母亲。依照那时候的规矩,祭祀过的酒肉得分给亲人吃。申生就打发人把酒肉送给父亲去。可巧晋献公打猎去了。他一回来,骊姬就向他报告太子申生祭祀了他周亲,有酒肉送来。献公正饿得慌,拿起肉来就要吃。骊姬连忙拦住,说:“从外边拿来的东西可得留点神,别吃坏了肚子。”晋献公听了这话,把已经拿在手里的肉扔给狗。那条狗吃了就死了。骊姬慌里慌张地说:“有这样的事!难道里边有毒药吗?”她又拉了一个小丫头叫她喝酒,小丫头说什么也不喝。骊姬使劲地掐住她的脖子,把酒灌下去。可怜那丫头也给药死了。晋献公一瞧躺在地上的狗跟丫头,他只能睁着眼,张着嘴,不能动弹;就瞧骊姬浑身哆嗦,发疯似地哭起来:“天哪!天哪!谁不知道君位是太子的呐?怎么还要来害我们呐?奚齐!卓子!来呀!吧脆咱们娘儿三个吃了这毒药吧!”一边哭,一边来给酒肉。晋献公连忙把她抱住,说:“我早就要治死他,是你哭哭啼啼地给他告饶儿。这回可不许你再多嘴了。”
  晋献公立刻召集了大臣,对他们说:“申生造**,该当死罪。”这时侯晋国的一班大臣,像狐突、里克、丕郑他们,为了要保全自己的命,都不管朝政了。朝廷里就剩下了一些个“磕头虫”。国君要怎么着就怎么着,谁敢说个“不”字。那个老大臣狐突,尽避不去上朝,倒还关心着朝廷大事。他听了这个消息,赶快派人到曲沃去送信,叫太子快逃。申生接到了信,说:“父亲已经上了年纪,只有她能伺候到家。要是我去分辩,她也就没有脸做人了。父亲还受得了吗?”说着,他哭了一场,自杀了。
  太子一死,重耳和夷吾知道第二步就要轮到他们哥儿俩了。还是早点逃命吧。晋献公听说他们哥儿俩跑了,就认为他们是跟申生一党的,立刻派人去杀那两个公子。可是夷吾早已跑到梁国,重耳早已跑到蒲城去了。那个追赶重耳的叫勃腰非常卖力气,一直追到蒲城,赶上重耳,拉住袖子,一刀砍过去。重耳还活得了吗?可是古人的袖子又长又肥也有好处。勃腰只砍下了重耳的一块袖子,可给他跑了。他一道跑到了他姥姥家狄国。
  这么一来,死了一个太子,跑了两个公子,奚齐就做了晋国的太子。公元前651年,晋献公赶不上葵丘大会,垂头丧气地回去,半道上又着了凉,得了病,回到宫里,把奚齐和卓子托付给大臣荀息,就死了。荀息立十一岁的奚齐为国君。里克和丕郑在吊孝的时候把奚齐杀了。荀息不肯罢休,情愿为了他的小主人尽忠。他又立九岁的卓子为国君,里克又杀了卓子和荀息。到了那个时候,骊姬好比“竹篮子打水”---落了一场空,也自杀了。晋国弄得没有国君,变成个没有人管的国家了。齐桓公已经老了,不能再出来管别人的事。西方的一位国君乘着这个机会出来扩张势力,要做中原的霸主。
上一篇:028 唇亡齿寒
下一篇:026 三个大会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