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湘西赶尸

  赶尸是湘西地区苗族的民俗,属于巫文化,亦说与祝由科有关。清朝就广为流传湘西“赶尸人”的传闻,即赶尸人利用“秘术”,将客死异乡的人的尸体带回家乡,让他们入土为安。尽管“湘西赶尸”从未得到科学验证,也并未被亲眼证实,但是却成为很多惊悚电影的原型,从此广为人知。
湘西赶尸  赶尸是传说中可以驱动尸体行走的法术,属于苗族蛊术的一种,是楚巫文化的一部分。蛊有黑巫术和白巫术之分,赶尸属于白巫术。
  在中国,早至旧石器时代晚期(距今约1万多年),人们就已经萌生了“入土为安”的观念。直至今日,土葬依然是我国最常见的丧葬方式。然而,对于客死他乡的游子,“落叶归根”可能只是种奢望了。不过,在湖南,传说有一种特殊的方法能实现这种奢望——这就是“赶尸”,一种传说中可以驱动尸体行走的法术。如果在搜索引擎里,输入“赶尸”两个字的话,绝大部分的搜索结果都会指向一个具体的地名:湘西。
  湘西赶尸的传说,与苗族是分不开的。相传数千年前,苗族的祖先蚩尤率军在黄河边与敌军作战。战事结束后,部队需要撤往后方,在抬走所有伤员后,战场上留下了不少战死的士兵尸体。蚩尤不忍将同胞尸首抛之荒野,但要将全部尸首抬走则人手不够,因此央求随军的军师让战死者回归故里。军师心生一计,让蚩尤手持符节在前引路,自己施法让战场的尸体全都站起来,跟在蚩尤高擎的符节后面,规规矩矩回到了家乡。这就是赶尸的最早传说。
  赶尸传说原本只流传在湘黔一带,后来渐渐为外人所知。近年来,随着盗墓类小说的流行,赶尸也成为一个经常被提及的话题,赶尸的一些禁忌和规矩广泛传播开来,例如“三赶三不赶”的说法(被砍头的、受绞刑的、站笼站死的可以赶,病死的、投河吊颈自愿而亡的、雷打火烧肢体不全的不能赶),“赶尸旅店”的传说(只接待赶尸人和尸体,大门昼夜不关)等也逐渐为人所知。赶尸人手摇铃铛,领着一串尸体前行,提醒夜行人避开,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一路手撒纸钱款款而来的形象,不知出现在多少人的噩梦中。
  那么,湘西赶尸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将会了解到对赶尸的常见几种解释,以及了解为什么赶尸这种习俗只出现在湘西。
  关于赶尸的解释很多,大致来说,有如下几种:
  赶尸传说之咒符说
  这种倾向于神秘主义的说法认为,赶尸这种法术属茅山术祝由科,在某些书籍和传说中甚至列出了详细的做法。例如有些资料中提到,法师要用辰砂(朱砂的一种,其中以湘西辰州即现在的沅陵出产的质量最好,所以叫辰砂)放在死者的脑门、背心、心窝、手心、脚心七处以镇七魄,填入耳鼻口以封三魂,再用神符压住并用五色布条绑紧,并且用神符护住尸体颈部,配上咒语,尸体就会站起来随法师离开,一路穿州过省夜行晓宿,直奔家乡而去。
  据说解放前辰州还有卖符咒的店,这种符咒也被统称为辰州符。当然,现在再也找不到了。
  赶尸传说之抬尸说
  在台湾《怪力乱神》电子报上,提供了一种比较符合电影表现的解释。
  这种解释是说,运尸人将尸体垂直地固定于两根竹竿上,像抬轿般运送尸体。具体的做法是将竹子在尸体腋下穿过,并将手臂紧紧捆绑在竹竿上。尸体穿着宽袍大袖的寿衣,遮挡住了竹竿,在夜里远远看来,就像是一队僵尸双手伸直在前行。加之竹子是有韧性的材料,在承载重物时会因竹竿弯曲受力而上下晃动,连带着,直立的尸体就像是在跳跃一般。
  的确,这种造型和我们在僵尸电影中看到的僵尸十分相似。然而,在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电视节目中,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政协委员伍贤佑先生声称,他在1963年见过赶尸,尸体并不是伸直手臂蹦跳着前进的,而是垂下手臂,行走时如活人一般。并且,赶尸的法师也并不总是两个人,很多时候,是只有一个人在前面领路,同时负责沿路撒下纸钱。
  赶尸传说之背尸说
  这也是一种比较常见的说法,起源于解放初两个解放军战士的经历。在这种说法中,赶尸者实际上是轮流背着尸体赶路,借着夜色和宽袍大袖的掩护,故弄玄虚。不过这的确是重体力劳动,非一般人所能为也。而且,这种方式对于尸体防腐的要求比较高。
  赶尸传说之分尸说
  这是一种有点“商业欺诈”性质的活动。在吉首大学文学院陆群教授撰写的《湘西赶尸》一书中,曾经提到这种运送尸体的方法。赶尸人将尸体肢解,把头颅和四肢装在背上背负的箱子内,而撒纸钱、提灯笼、半夜赶路等等古怪行径只是障眼法。同样的,这种方法也对防腐技术要求很高。
  施蛰存先生在一篇杂文中提到:“湘西这一带,从前非但没有通汽车的公路,连官塘大路也没有。到处都是高山深谷,丛林密箐,走路都很困难,车马更不易通过。如果有人死在外乡,无法运棺材回故乡安葬。因此,唯一的办法,便是请祝由科带死人走回家。”
  一直以来,湘西交通困难被认为是发展出“赶尸”这一特殊行业的必要条件,除此之外,当地的文化习俗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地人认为,之所以外地不会出现赶尸这种行业,主要出于四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其它地方没有给赶尸人歇脚的旅店。其次,夜行的路人不知道听见锣声就避开,如果涌上来看热闹的话,非吓死人不可。第三,许多乡村,村外没有道路,势必经村中,大多数地方是不准尸体入村的,而湘西的许多村落大路在村外绕行。最后,沿路的居民不懂赶尸的情况,没办法请他们一听见锣声就把狗关起来,赶尸人和尸体可能会被狗咬伤咬坏。而在湘西就没有这些困难。
  另外,这和当地苗医也有一定关系。湘西古时为楚国疆域,“巫”即从这里发源。自古巫医同源,苗医在祖国医学中也是一朵奇葩,有其独特之处。在一些关于赶尸的资料中提到,在赶尸之前,首先要将尸体进行处理,其中最常用的是“熏蒸法”,即把尸体和药粉共置于大桶当中,用火逐渐加热,起到防腐杀菌以及去除水分的作用。这种药粉的配方现在已经失传了,但据推测,其中应该包含朱砂、酒、香料等常用的防腐剂。
  最好的朱砂就出在湘西。朱砂受热后将会还原成汞,也就是水银——而水银是历史上最常见的用于防腐的材料,仅排在黄金和玉石之后。例如汉代赵晔《吴越春秋》中说:“(吴王)阖庐死,葬于国西北,名虎丘。……冢池四周,水深丈余。椁三重,倾水银为池,池广六十步。”也就是说,早在春秋时期,人们就已经开始广泛把水银用于尸体防腐了。我们有理由相信,湘西的医学和特产,也在发展出这样一个诡秘的行业的过程中,起到了某些推动作用。
  但是,这种活动现在已经绝迹了,甚至都没有照片留下来。目前有据可查的最后的目击事件是在1963年,再往后就再没有过报道。据当地人说,关于赶尸的传闻也只是在解放前才有所听闻,解放后几乎没有听说过。这种活动之所以消失,可能与以下三个方面的因素有关:
  首先,在解放后打击迷信和违法活动时,对这类活动打击力度很大。除去它本身的神秘性之外,还因为有些走私者往往伪装成赶尸的队伍来进行走私。其次,民间传说做赶尸人需要特别的条件,并且会断子绝孙。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统观念下,只有走投无路的人才会去选择这一行当。同时这一行业的技术都是靠师徒关系传递下来的,随着时间推移,这门技艺必然会有损失以至断绝。最后,赶尸的产生条件之一是交通困难,而随着交通状况的改善,这一行当的市场也会逐渐萎缩直至消亡了。
  赶尸步骤前期准备
  一般在秋决临刑的前一天,客籍死囚的亲属和同乡甚至是那些好做善事的善人,都会凑一些银子给他们请来的老司(惯例是各着青衣和红衣的两位),买好一应物品。行刑当天,老司和助手以及帮忙的人都要在法场外等候。午三刻,刀斧手手起刀落,死囚人头落地。
  一等到监斩官离开法场,红衣老司即行法事念咒语,助手帮忙将被斩的客籍死囚身首缝合在一起,在由青衣老司将辰砂(最好的朱砂)置于死者的脑门心、背膛心、胸膛心窝、左右手板心、脚掌心等七处,每处以一道神符压住,再用五色布条绑紧。相传,此七处是七窍出入之所,以辰砂神符封住是为了留住死者的七魄。
  之后,还要将一些朱砂塞入死者的耳、鼻、口中,再以神符(辰州符)堵紧。相传,耳、鼻、口乃三魂出入之所,这样做可将其留在死者体内。
  最后,还要在死者颈项上敷满辰砂并贴上神符,用五色布条扎紧;再给死者戴上粽叶斗笠(封面而戴)。诸事办妥,红衣老司念毕咒语,大喝一声“起!”客籍死尸便会应声站起……运输过程  赶尸的人是一个身穿道袍的法师。这些披着黑色尸布的尸体前,有一个活人,当地人叫做“赶尸匠”。无
  湘西赶尸论尸体数量有多少,都由他一人赶。不管什么天气,都要穿着一双草鞋,身上穿一身青布长衫,腰间系一黑色腰带,头上戴一顶青布帽,手执铜锣,腰包藏着一包符。
  法师不在尸后,而在尸前带路,不打灯笼,因为他是一面敲打着手中的小阴锣,一面领着这群尸体往前走的,手中摇着一个摄魂铃,让夜行人避开,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尸体若两个以上,赶尸匠就用草绳将尸体一个一个串起来,每隔七、八尺远一个,黑夜行走时,尸体头上戴上一个高筒毯帽,额上压着几张书着符的黄纸垂在脸上。
  赶尸途中有“死尸客店”,这种神秘莫测的“死尸客店”,只住死尸和赶尸匠,一般人是不住的。它的大门一年到头都开着。因为两扇大门板后面,是尸体停歇之处。
  赶尸匠赶着尸体,天亮前就达到“死尸店”,夜晚悄然离去。尸体都在门板后面整齐地倚墙而立。遇上大雨天不好走,就在店里停上几天几夜。盖棺入殓  到目的地两三天前,事先通知死者家属,准备好衣衾棺材,等“死人”一到,立刻将寿衣帽寿鞋给死人穿戴齐备,装进寿木。这种入殓过程,全由“赶尸”者承担,绝对不允许旁人插和旁观,正如出发时将尸体“扶出棺材”不允许窥视一样。说是在这些关键时刻,生人一接近尸体,便会有“惊尸”的危险,而入殓过程,必须在三更半夜。
  一切安排妥当,就是说将死者装殓以后,丧家才去认领。棺盖一揭开,须眉毕现,果然是丧家亲人,象貌宛如昨日,现在却翘翘长眠在棺材里了,伤心惨目,摧人肺腑,顿有的嚎啕大哭,有的泣不成声。
上一篇:僵尸
下一篇:惊悚诡异千古邪谜 湘西赶尸神秘面纱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

欢迎加入历史故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