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人物贾宝玉

  贾宝玉是《红楼梦》中的第一主角,与江南甄家甄宝玉同名同形,作者以“甄”、“贾”之姓暗喻“真”、“假”。为荣国府二老爷贾政和王夫人所生的二子,出场时其兄贾珠已死,故为贾政唯一嫡亲儿子。他有一同父同母的大姐贾元春贵为妃,以及同父异母的弟弟贾环和妹妹贾探春,均为赵姨娘所生。贾府中下人称其宝二爷,在大观园诗社中又有别号怡红公子、绛洞花王、富贵闲人。情榜评为‘情不情’。
贾宝玉  背景与身份
  根据小说第一回甄士隐的梦境,贾宝玉由神瑛侍者脱胎而成,对绛珠仙草有灌溉之恩,因此有还泪一说,出生时口含一块由女娲补天遗留的大青石化成的玉。
  传说在远古时代,共工和祝融争斗失利,把西北天柱不周山撞断,天都破了一个洞。于是女娲炼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石头补天,最后剩余一块不用。其一块石头后来遇到一和尚和一道士,变形为一块美玉,名通灵宝玉。后来,赤瑕宫神瑛侍者见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一株绛珠草快要枯死,便以甘露灌溉。该草得延岁月,也修成女身。神瑛侍者随后下凡历劫,该草也随同下凡,并愿以一生的眼泪还报神瑛侍者。
  程高本比甲戌本、庚辰本等版本多出“只因当年这个石头,娲皇未用,自己却也落得逍遥自在,各处去游玩。一日,来到警幻仙子处,那仙子知他有些来历,因留他在赤霞宫中,名他为赤霞宫神瑛侍者。”一段话,将“补天之石”(“通灵宝玉”)和神瑛侍者合一,认为补天顽石化为神瑛侍者,神瑛侍者投胎为“贾宝玉和他身上的通灵宝玉”。甲戌本、庚辰本等抄本中,并无神瑛侍者即补天之石的描述,而是神瑛侍者投胎为贾宝玉,补天顽石化为其身上的通灵宝玉。这些版本间的差异,有人认为是抄书者漏抄导致丢失该段,有人认为是程高自行添加该段,也有人认为程高只是整理者,他们可能是从其他版本中抄入此句。由于《红楼梦》第一回中说作者删改数次,因此,也可能是作者后来改变观点自行更改所致。还有人认为,“瑛”本意为“玉的光彩”、“像玉的美石”,因此作者的本意即神瑛侍者就是通灵宝玉。
  贾宝玉出生时口含一块宝玉,上书“通灵宝玉”,与前面的情节隐隐有所扣合。这个神话相信人与人之间都有冥冥中不可知的缘分与牵连,红楼梦以神话拉开序幕,人世的情爱纠缠有了前世的因果。小说正文及脂批记载,第一作者乃是该石头描写其下凡后亲身经历的遭遇。因此,小说的第一个名称便是《石头记》。相关内容如下:
  ● 宝玉第一次摔玉时有脂批道:“试问石兄,此一摔比青埂峰下萧坦卧,何如?”此处是指通灵宝玉。
  ● 第八回,宝黛钗三人喝酒作乐时,有脂批:“试问石兄,比当时青埂峰猿啸虎啼之声何如?”这里可能是指贾宝玉;但如果指通灵宝玉的话也说得通,因为该玉乃贾宝玉寸步不离贴身携带的。
  ● 在红楼梦曲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处有夹批道:“非作者为谁?余又曰,非作者,乃石头耳。”可见作者与石头有别。
  贾宝玉即是神瑛侍者转世基本可以确认,但一矛盾之处在于第五回神游太虚幻境时众仙子称宝玉为“浊物”,不像是对待曾共同相处的神瑛侍者的态度。除程高本的顽石论外亦有其他说法,比如甄宝玉是神瑛侍者而贾宝玉是孽鬼等等。
  他出生在“贾不假”的荣国府,进宫的元春和已过世的贾珠是其同胞兄姊,是王夫人最小的儿子。
  形象与性格
  他相貌出众,不以世俗标准为生活准则。他出场时,小说曾以林黛玉的视角描写他:“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他曾说“女孩都是水做的骨肉”,从小在女儿堆里长大,喜欢亲近女孩儿,讨厌男人,与林黛玉的爱情是世间少有的纯爱。他性格的核心是平等待人,尊重个性,主张各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生活。在他心眼里,人只有真假,没有善恶美丑的划分。
  人际与关系
  与林黛玉 - 有大篇幅显示宝玉与黛玉的恋爱,包含前世的木石结盟至今世的贾府,从猜忌、亲密、争执、相知、相惜;气剪囊袋、葬花、忌妒金玉良缘与麒麟情缘、宝玉挨打而落泪、紫鹃试玉可见。
  与薛宝钗 - 从金玉良缘、羞笼红麝串、倚宝玉床绣鸳鸯、宝玉挨打赠药、因兄道破想嫁与宝玉而泪了整夜、劝宝玉仕途经济可见。
  与史湘云 - 从误言爱哥哥、第二十一回间接透露在黛玉宝钗未至贾府之前,曾是宝玉的青梅竹马、戏子事件、湘云宝玉的金麒麟情缘、稍劝宝玉仕途经济、与宝玉大嚼鹿肉等剧情可见。
  与秦钟 - 宝玉与秦钟的过从甚密。第九回中有学里其他弟子因见秦钟和宝玉关系亲密而导致大打出手的场面。第十五回中,宝玉因捉到秦钟和智能幽会,秦钟为平息事态而与宝玉行事暧昧。“宝玉不知与秦钟算何账目,未见真切,未曾记得,此是疑案,不敢纂创。”
  与妙玉 - 从递己用之茶杯与宝玉、用粉红信贺宝玉生日可见。
  与秦可卿 - 宝玉梦中与秦可卿云雨欢情、知道秦可卿小名、秦可卿一死宝玉立刻吐血。
  与晴雯 - 嘲讽宝玉帮麝月梳头、嘲讽袭人、与宝玉斗嘴、宝玉撕扇博晴雯一笑、重病时硬撑身子帮宝玉补裘、被撵后宝玉探望并交得信物、死后宝玉作芙蓉女儿诔。
  与袭人 - 与宝玉云雨欢情、柔劝宝玉、宝玉探望袭人、宝玉误伤袭人而细心照料、担心宝玉而进言王夫人。
  与金钏 - 宝玉和其多次调情,引发宝玉之母撵出金钏,金钏投井自杀事件。
  与香菱 - 与宝玉一起埋下所谓的‘夫妻蕙’、‘并蒂菱花’。
  身边的丫环
  大丫环(对名)
  ● 袭人:地位最高的丫环,本姓花,以花气袭人知昼暖更名为袭人,很懂得人情世故,行事见人大方,话中和气带刚强,性格温柔绵密,后嫁与蒋玉菡。
  ● 媚人:丫环之一,只出现过一次。高鹗之程高本将其删除。
  ● 晴雯:出身较低的丫环,眉眼有类林黛玉,性格直烈,后遭撵而死。宝玉为她写了芙蓉女儿诔,作者赞她:“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
  ● 绮霰:丫环之一,出现次数极少。也是地位高的大丫环。
  ● 麝月:温顺的丫环,受到脂批者的怜惜,宝玉为她梳过头,受到晴雯戏笑。
  ● 檀云:丫环之一,出现次数极少,见于第二十三回,夏夜即事:“窗明麝月开宫镜,室霭檀云品御香。”“第七十八回,芙蓉女儿诔:镜分鸾别,愁开麝月之奁;梳化龙飞,哀折檀云之齿。”两处麝月檀云并提。但实质内容却只有宝玉帮麝月对镜梳头的剧情,并没有檀云食用御香而折齿的内容。高鹗之程高本将其删除。同时,在此处似遗失了檀云和贾宝玉的互动的章节。
  ● 秋纹:大丫环,因主子赏礼而沾沾自喜,出现次数较频繁。排挤小红。
  ● 碧浪/碧痕:大丫环,或称为碧浪,出现次数较少。排挤小红。
  小丫环
  ● 茜雪:因未阻止宝玉之奶妈,喝下留给黛玉的枫露茶,遭到波及。宝玉要撵奶妈,却不知什么书中未提及的缘故茜雪反被逐。据脂批八十回之后会去狱神庙探望宝玉。
  ● 紫绡:丫环之一,出现次数极少。高鹗之程高本将其删除,带来了逻辑上的漏洞。
  ● 佳蕙:小丫环,出现次数极少。大约出现在提到绮霰和小红之时。
  ● 春燕:小丫环。剧情约在五十九回。何妈是芳官的干妈、春燕的母亲。但何妈却对春燕和芳官的态度极差劲。
  ● 四儿:原名芸香,袭人改蕙香,贾宝玉又改四儿。后因为说出和宝玉同生日是夫妻之话,遭贾宝玉的母亲撵出去。
  ● 柳五儿:厨娘之女。委托芳官,希望能当宝玉的丫环。书中写到她已病死。高鹗之程高本将其复活,并在前八十回加入探望晴雯、后四十回则遭到宝玉呈错爱误认为晴雯。
  ● 小红:本名林红玉,林之孝的女儿。想要高攀,后在王熙凤手下做事,并和贾芸恋爱。据脂批八十回之后会去帮助落魄的宝玉。
  ● 坠儿:小红与贾芸互传情意的关键人物,后因偷了虾须镯,晴雯知道后代替贾宝玉将她撵出。
  ● 篆儿:晴雯撵坠儿时只出现过一次的小丫环,和邢岫烟的丫环篆儿不同。
  十二官:
  ● 芳官:活泼伶俐的女伶,后在大观园抄检时出家(晴雯、四儿此时被撵)。
  贴身小厮
  ● 茗烟:又名焙茗,是贾宝玉最得力的贴身小厮,常同贾宝玉进进出出,例如祭拜金钏儿等。曾被贾宝玉捉住茗烟与卍儿偷情。
  ● 李贵:贾宝玉的小厮,亦是贾宝玉奶妈的儿子。
  其他小厮
  扫红、锄药、墨雨、扫花、伴鹤、引泉、挑云、双瑞、双寿、王荣、钱启、张若锦、赵亦华。
  贾宝玉原型
  ● 自传派:胡适认为贾宝玉的原型是曹雪芹本人,由此创立“自传说”,被称为“新红学”。
  ● 索隐派:索隐派对贾宝玉原型说法多样。蔡元培认为贾宝玉“影射康熙时的废太子胤礽”;有学者认为是纳兰性德;亦有说法认为是朱慈焕或崇祯帝的其他皇子。
  轶事
  近地小行星爱神星上有两座环形山分别是以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名字命名的。
  周治平的《青梅竹马》和李克勤的《红楼梦》歌词中载有“贾宝玉”一词。→ 林黛玉
上一篇:四大家族 (蒋宋孔陈)
下一篇:《红楼梦》人物林黛玉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