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时代

  最近啥新玩意都带个“微”字,微博、微信、微故事都是“微”字打头。阿P也想进入微时代,不过他知道自己的能耐,平凡字都熟悉,但是凑到一起仍是平凡字,出不了啥彩。所以他最后选定拍微电影,这玩意儿靠的是创意,而不是功底。
  阿P死缠烂打磨着妻子小兰买了一部DV。DV一到了手,阿P用饭的时候拍,走路的时候拍,睡觉的时候还抱着不撒手,把小兰气得直揪阿P的耳朵。可阿P却一边伸着脖子,一边唱着:“我们唱着东方红,迈步进入‘微’时代……”
  可没两天,小兰发现,阿P不再碰DV,无精打采像霜打了的茄子。小兰关心道:“咋了,是不是病了?”
  本来,街坊四邻看着阿P成天抱着个DV,就嚷嚷着要看他拍的片子。爱出风头的阿P趁机向大家展示成果。哪知大伙一看都摇头,有人更是撇着嘴说:“无主角,无情节,无对白,整个一‘三无’产物!”把阿P打击得直想钻洞。
  小兰听完皱起了眉头,突然她一拍巴掌说:“你去报个班,等你学成归来,看谁还说风凉话!”
  说干就干,阿P顿时上网查询,在一个叫“志咏”的论坛上,找到了微电影免费培训班。这里藏龙卧虎,呈现过不少得奖作品,在社会上也有不小的影响力。阿P边注册边自言自语:“此刻我阿P也是有组织的人了,看谁还敢取笑我!”
  在“志咏”班学了几天,阿P大长学问,一天比一天更盼望“实战”。终于等到了周末,一大早阿P就背着个DV出门了,他直奔市中心而去,那边堕胎量大,素材自然也多。
  果不其然,阿P刚到市中心,就见一大群人围在前面。他立即挤了进去,只见人群中另有一圈人,他们都穿戴城管束服,正围着一个小贩。
  阿P一看,有些失望。关于城管的新闻太多了,出不了啥新意。阿P正要朝外挤,旁边的一位老大爷拉住他问:“你是记者吧?这事你可得报道报道!”
  阿P一愣,再看自己的妆扮,一身正气,背个DV,可不就像个记者吗?要是搁在以前,阿P肯定顺势而上自称记者了。但此刻,他也是有组织的人了,不屑弄虚作假。于是阿P高声说道:“我不是记者!我是‘志咏’班的!”
  “嘿,看不出来,其貌不扬却是‘志咏’班的,啧啧!”“什么叫其貌不扬啊?这叫低调!”人们的言论纷纷传到了阿P的耳朵里,他马上飘了起来:这“志咏”班的名气可真大啊,大家都知道!
  眼看自己是万众瞩目,阿P不再推脱,采访起围观群众:“站了一个多小时了,动手了吗?”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双方都没动手,就这样僵持着,连话都没说。
  这但是个好素材!阿P脑壳转得飞快,立即端起DV,从人群中钻了进去。城管那里也走出来一个领头容貌的人,高声说道:“别看了,都散了,咱们在执法,嘿,说你呢,别拍了!”说完,那人伸手去拦阿P。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句:“他是‘志咏’班的!”
  领头的城管一听,便有点另眼相看的意思。
  阿P却示意大家住嘴,还存心说:“低调低调!”
  人群中有人不给他体面,便嚷嚷起来:“你凭什么证明自己是‘志咏’班的?证件呢?”
  阿P把头一昂,说:“此刻都什么时代了,还证件呢!我们都是数字化管理的,你上网随便一搜,我阿P的词条就会跳出来了。”
  领头的城管听到这里,一个健步上前,紧紧握住阿P的双手说:“你好,我姓詹,是城管队长,此刻正在执法,请批示!”连城管队长都要自己批示,阿P愈加自得了,这个“志咏”班真是不得了。
  不过阿P仍是很低调的,他说:“批示不敢当,我就是来采采风。詹队长,这是咋回事啊?”
  詹队长立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本来这个小贩占道钻营,詹队长上前处置。但小贩拒不执行,说就剩下一点菜,卖完就走。上面再三告诫,要注意执法形象,詹队长也不敢动粗,灵机一动,他和队员们一起采纳“怒目围观”法,希望小贩知难而退。但没想到这小贩是个犟性情,和城管僵持到此刻。
  詹队长愁眉不展地诉完苦,又请阿P帮忙想措施。阿P一看城管队长都向自己告急,想都没想,拍着胸脯道:“交给我吧!”只见他拿着DV走到小贩跟前,低声说道,“您看这也不是措施,这么大群城管围着,也没人来买你的菜。这样吧,我让詹队长暂时帮你找个地方卖菜,不过下不为例哦!”
  这小贩早就想撤了,但被众人团团围住,进退两难。眼下他见阿P前来劝解,立即就坡打滚,三两下收起了摊子,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人群中发作出一阵掌声,詹队长也竖起大拇指说:“‘志咏’班的水平就是不一样。”这让阿P感受要飞上苍了。
  人群很快散去,阿P也忙着要去找素材,跟詹队长辞别。哪知詹队长怎么也不让阿P走,非要阿P一起去转转,采采风。阿P见美意难却,并且保不准跟着他们还能碰到啥稀奇事,便承诺下来。
  一路上詹队长殷勤接待阿P,两人很快就称兄道弟了。不过,阿P有一点想不通:詹队长一路上什么都聊,就是不提“志咏”班的事。好几回阿P主动提起,都被詹队长岔开了。
  到了吃午饭的点,詹队长又要请阿P去用饭。阿P哪儿还美意思,詹队长佯装气愤地说:“P哥,您虽是‘志咏’班,可跟咱是兄弟,您要是不去,那但是看不起兄弟了!定心,咱懂规矩,适才一路上咱压根没提‘志咏’班吧,咱可不会‘剧透’!”
  阿P听詹队长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只有应邀前往。詹队长说到做到,用饭的时候只说些家长里短,殷勤劝酒。很快饭局结束,临走时,詹队长拍着阿P的DV道:“您这拍的,咱们领导能瞥见吧?”
  阿P信誓旦旦地说:“肯定能,咱们‘志咏’班拍的东西,很多领导都看呢!”
  詹队长听了,满脸堆笑,还说:“咱领导要是问起来,还请您美言几句!”阿P打着酒嗝,满口应承。
  阿P回家在小兰眼前好一通炫耀,把“志咏”班吹得神乎其神……
  第二天是礼拜天,小兰一大早就出去买菜了,阿P在家翻看昨天拍的素材。突然,外面有人扣门。阿P打开一看,却是詹队长和一名警员。
  一瞥见阿P,詹队长就指着他说:“就是他,骗吃骗喝!”
  警员对阿P说:“走吧,跟我到所里去一趟!”阿P大吃一惊,忙问詹队长这是怎么回事。
  “你到此刻还不改过?”詹队长将一张纸伸到了阿P面前,他气哼哼地说,“你自己看看!”
  阿P接过纸一看,这上面打印了一个微博页面,主题是:“巡逻城管怒目围观,过往官员趣语解围”,下面另有图片和文字,说的正是昨天阿P调解的事。只是把阿P说成了“治庸办”的领导,把詹队长的“怒目围观”说成了不作为。
  阿P茅塞顿开,急忙诠释:“我是微电影的‘志咏’班,不是治庸问责办公室的‘治庸办’,我可没骗你,昨天我几回想跟你聊‘志咏’班的事,你都岔开了,还劝我说什么小心‘剧透’,我还觉得你知道呢!我可真不是要骗你……”说着还要请警员同志验看自己的论坛注册信息等。
  此时,詹队长只觉颜面扫地,本来他自作智慧,一直把阿P当治庸办的领导,他为了避嫌,所以阿P一提“志咏”班,就把话题岔开。詹队长的领导很是关注微博,今天一大早他瞥见这条微博,把詹队长一通臭骂,完了还让他停职反省。詹队长越想越气,忽然想起阿P昨天拍了不少执行任务的素材,也许能帮着美言几句,于是就到治庸办去打探,哪知打探来打探去,压根没有阿P这个人。詹队长一气之下就去报了案……
  阿P看詹队长不做声,忙从口袋里掏出300元钱给他:“昨天的饭钱我给你,麻烦你跟警员同志说说……”
  詹队长接过钱,扭头便走。警员一看,说了声“胡闹”,也跟着走了。  等小兰回来,阿P把路过一讲,小兰笑得合不拢嘴,但是很快小兰就抱怨阿P:“两个人吃了300元,凭什么要你一个人付?”
  阿P一听马上懊悔了,但是等阿P目光落到那张纸上,顿时又乐了:我阿P都上微博了,已经是微时代的人了……
上一篇:白胖子什么来头
下一篇:吝啬鬼拜师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