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匠智斗财主婆

  清朝乾隆年间,徐州府北微山湖西面,有个高楼庄,庄有上千户人家,一色都是平房,只有当央一户是楼房。这家姓高,是有钱有势的财主,连他家的女性都会讹人。
  有一天,高楼庄来了个石匠,绕着高家大楼,亮开山东口音喊:"碫天碫地,琢耳坠子哩!"吆喝声传到后院,出来个二十来岁女性。她是财主的小妻子,绰号叫"金不换"。她对人尖刻刻薄,又懂行话术语,最喜欢耍弄手艺人。她出门一看,石匠才二十七八岁的年龄。她欺他年青,想讹他,于是便问:"石匠,据说你碫天碫地?"女性心里明白:石匠说的天地是指的一副磨。上磨为天,下磨为地。说着,用手指在地上画了个磨圆圈:"看你能的!我家这一副磨你能碫吗?”
  石匠一听,知道这个女性是老手!她在有意难为我呢?我得小心对付。石匠说了:"你拿块砖头,把磨垫起来,我就能碫!"石匠也在给她出难题哩,地上画的磨盘怎么用砖头垫呀!她心里很服气石匠,就领他到磨房里去碫磨。
  石匠一端详,这磨是大号的,钱少了不划算,他张口要一吊!女的说:"管饭只值二百五,不管饭顶多给五百!"石匠说:"钱几许不要紧,出门不能带着锅,碫磨店主管饭是老规矩,碫完再说。"说着就动手干了起来。
  晌午开饭。佣人送来一碟盐豆,一碟辣椒,两张干烙馍。石匠问:"都端完了吗?""是呀!"石匠听罢,"唰"的把两只麻鞋脱下,放到端菜用的盒盘上,又把一个锤把往鞋上一横说:"端给您店主娘子,她看了就明白了!"你猜怎么着?本来,这一咸一辣,两张干饼,是这女性用行规来问石匠的,外行的准叫她困住!这石匠搭眼就识破了。他用一双麻鞋搁上面,叫做"老脚不走样"。说过的话要是不算数,就用鞋底自己打自己的嘴。一个锤把,是既能当锤又能当斧,石匠木工都拜鲁班为师,这锤把往鞋上一横,就是说:你是懂行路的,万万不要违犯了行规,要不,祖师爷要加罪于你的。
  石匠这一招还真灵。没多会儿,财主娘子就头顶着那个装着锤把、鞋子的托盘来见石匠,单膝跪下说:"祖师爷还乡了,请师傅整装迎接!"石匠笑了笑,接过锤把穿上鞋,随后,八大碗的筵席就端了上来。女性刚要走,石匠里念道:"好个妖精,让你陪我喝两盅花酒!"石匠按行道把锤把往上一顶,朝首位一坐。这表示祖师爷升堂。那女性一看,就不敢走了,匆忙对着石匠拜了三拜,只好在下首陪着。
  第三天碫好磨,那女性拿二百五十个铜钱给石匠。石匠说:"这些钱不行,先明后不争。咱说下的是一吊钱嘛!我专门叮咛你,钱几许,叫你万万不要太紧,你懂吗?"女性脸气得通红,一时答不上话,说啥也不添钱。石匠说:"小意思,这钱我不要啦,送给你留着扯裤腰买胭脂粉!不过有一条,我得在你的大门两旁石墙上凿上两行字,东边"金不换",西边"二百五"!”
  这下女性不懂了,问"啥是二百五?""你给我的工钱不是"二百五"么。你可知"二百五"的意思吗?"女性说:"请师傅指教!"石匠说:"好,索性告诉你吧!春秋战国时有个苏秦,身拜六国为相,一天被人杀了。齐王想给苏秦报仇,就把苏秦的头割下来,挂在城门上,贴出榜文说:苏秦里通吴国,杀了他为齐国除了一害,凶手是位勇士,当赏黄金千两。结果,有四个人来见齐王,争当凶手。齐王问:这事不冤枉您吧?四人咬定苏秦是他们杀了。齐王说:"真勇士也。"千两黄金你四人领去等分,每个人可得几许?四人答:"每个人是二百五!"齐王一怒:"好"把这四个‘二百五’绑去杀了!这就是‘二百五’的来源。民间说:‘二百五’就是半吊子。其实‘二百五’比‘半吊子’还差一半呢!你愿当‘金不换’,仍是想当‘二百五’?”
  女性碰了一鼻子灰,从此再也不敢给匠人盘道恶作剧了。
上一篇:智慧的鼎力士
下一篇:相府千金吟蚊诗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