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

  韩信(-前196年),淮阴人,是汉初三杰之一,又与彭越、英布并称为汉初三大名将。萧何誉为“国士无双”、蒯彻誉为“功高无二,略不世出”。
  韩信是谋略家、战术家、统帅和谋战派军事理论家,在中国历史上以卓绝用兵才能著称,留下许多著名战例和策略。后世何去非评价为‘言兵莫过孙武,用兵莫过韩信’。韩信为西汉的开国立下汗马功劳,“王侯将相”一人全任,惟功高震主引起猜忌。刘邦战胜主要对手项羽后,开始消灭异姓王,于是借故贬韩信为淮阴侯;最后为吕后及萧何骗入宫内,以谋反之名处死于长乐宫钟室。
韩信  早期
  秦末,韩信是平民,既当不了官,也无法经商过活,经常寄食于他人,为众人所厌恶。韩信的母亲死后,穷得无钱来办丧事,然而他却寻找又高又宽敞的坟地,要让那坟地四周可安顿得下一万家。韩信常前往南昌亭长家里吃闲饭,接连数月,亭长妻嫌恶他,一早把饭煮好,在床上就吃掉了。开饭时,韩信去了,却不给他准备饭食。韩信也明白他们的用意,一怒之下,最终离去不再回来。韩信在城下钓鱼,有几位大娘漂洗涤丝棉,其中一位大娘看见韩信饿了,就拿出饭给韩信吃。几十天都如此,直到漂洗完毕。韩信对大娘感激说:“我一定重重地报答老人家。”大娘生气地说:“大丈夫不能养活自己,我是可怜你这位公子才给你饭吃,难道是希望你报答吗?”
  韩信因背着一把剑却不出鞘,经常遭到旁人鄙视侮辱,淮阴屠宰场中一些少年无赖不断的讥讽他。有天在大街上,无赖在众人面前讥嘲韩信:“你虽然人高马大,喜欢带刀剑,以你的心理看来,不过只是个胆小鬼而已。若不怕死就拔剑刺我,怕死的话,就从我胯下爬过去!”韩信不但没有动怒,看了他几眼之后,还真的爬过那无赖的胯下,众人见状皆耻笑韩信,认为韩信真的怯懦无胆。
  后来韩信加入项梁的起义军。前208年项梁战死,韩信便随余部归属于项羽,任持戟郎中。曾经数次向其献策,但项羽没有采纳。韩信认为在项羽军内没有前途,于是在前206年2月,汉王刘邦进入汉中郡、武都郡、巴郡与蜀郡时,韩信离开楚营,投奔汉王刘邦。然而仅担任管理仓库的小官,后因为涉嫌犯军法被判斩首之刑。与另外一批人犯一起行刑,已有十三人被斩首,韩信正当要被斩时,抬头看见夏侯婴,便喊:“大王不是想要取得天下的吗?为何要斩壮士呢?”夏侯婴认为他言论很特别,又觉得他的容貌很雄壮,于是释放韩信,与韩信聊了一下后,非常喜欢韩信,又向刘邦推荐韩信。刘邦昇任韩信为治粟都尉之余,并不认为韩信有什么杰出之处。
  登台拜将
  韩信与萧何谈话数次,萧何对他印象深刻。在南郑过了一段时间,韩信暗思萧何已向刘邦推荐自己,然而始终没有音讯,有感怀才不遇之际,离开汉营,准备自行离开南郑,另投明主。萧何闻讯,认为韩信如此将才不能轻易失去,于是不及通知刘邦便策马于月下追韩信,终于劝得韩信留下。
  起初,刘邦听说萧何出奔,十分惊恐,宛如失去左右手;后来听说他是为了追韩信,于是问他:“这么多人逃回东方,你都不追,为何却追韩信?”萧何再荐韩信:“那些逃走的将军们是随手可得的,至于韩信这样的英才,天底下绝对找不到第二个!大王假如只想作个汉中王,当然用不上他;但若是要争夺天下,商量大计的最佳人选非韩信莫属。只看大王如何打算罢了。”刘邦说:“我也打算回东方去呀,哪里能够老闷在这?”萧何回道:“大王如果决计打回东方去,那么就请重用韩信,让他留在汉营;假如不予以重任,必使得他再度出走。”刘邦说:“看在你的面子上,派他做个将军吧。”萧何说:“即使让韩信做将军,他也一定不肯留下来的。”刘邦说:“那么,让他做大将。”萧何说:“太好了。”当下刘邦就想叫韩信来拜将。萧何说:“大王一向傲慢无礼,如果任命一位大将,是以呼唤小孩子的方式,那么韩信离去的原因必是如此。大王如果诚心拜他做大将军,就该拣个好日子,自己事先斋戒,搭起一座高坛,按照任命大将的仪式办理,那才行啊!”刘邦答应了。汉军军官们听说了,个个暗自高兴,人人都以为自己会被任命为大将,等到举行仪式的时候,才知道是韩信,全军上下都大吃一惊。
  韩信于拜将坛拜将后,刘邦问韩信有何良策。韩信问:“与您一起向东面争夺天下的不是项王吗?那大王自度一下,论用兵的英勇、强悍、仁德、精良,与项王比,谁强谁弱? ”刘邦沉默良久,坦白自己不如项羽。韩信再拜,赞同地说:“就连我也觉得大王不如项王。可是我曾经侍奉过项王,请让我谈谈项王的为人。项王一声怒喝,千人会吓得胆颤腿软,可是他不能放手任用贤将,这只算匹夫之勇。项王待人恭敬慈爱,语言温和,见人有疾病,同情落泪,把自己的饮食分给他们。可是等到部下有功,应当封爵时,他把玩官印,玩到印章棱角都磨光滑了,也舍不得给人家,这是妇人之仁。项王虽然独霸天下而使诸侯称臣,可是却不居关中而定都彭城;又违背义帝的约定,把自己的亲信和偏爱的人封为王,诸侯对此忿忿不平。诸侯见项王驱逐义帝于江南,也都回去驱逐他们原本的君主而自己到好地方称王了。凡是项羽军队经过的地方,无不遭蹂躏残害,所以天下人怨恨他,百姓不亲近依附他,只是在他的淫威下勉强屈服。名义上虽为天下的领袖,实质上已失去民心,所以他的强大会很快变弱的。如此大王若能反其道而行,任用天下英武勇猛之人,何愁敌人不能诛灭?把天下的土地分封给功臣,何愁他们不臣服?率领一心想打回山东老家去的士兵,何愁敌人不被打散!况且三秦的封王章邯、董翳、司马欣本为秦将,率领秦国子弟出征已有数年,战死和失踪的人不计其数,又欺骗他们的部下和将领投降了项羽;至新安,项羽用诈欺的手段,坑杀秦降卒二十余万人,唯独章邯、董翳、司马欣得脱,秦国的父老对这三人恨之入骨。正在这时项羽以武力强封这三人为王,秦国百姓都不拥戴他们。您入武关时,秋毫不犯,废除秦苛酷刑法,与秦民约法三章,秦国百姓无不想拥戴你在关中为王。根据当初义帝与诸侯的约定,大王理当在关中称王,关中的百姓都知晓这件事。可大王失掉关中王一职而改封汉中王,秦地百姓无不怨恨项王。如今大王起兵向东,三秦只要号令一声即可收服。”刘邦听后大喜,认为太晚任用韩信了。于是对韩信言听计从,部署诸将,计划攻击的地方。
  暗渡陈仓
  前206年6月,即项羽分封诸侯的四个月后,齐国发生内乱,项羽亲率楚军北上镇压。前206年8月,刘邦闻讯进军关中,起初受阻于陈仓,后刘邦采用赵衍计策、绕路大败章邯,旋即攻占咸阳,关中大部分归顺汉王刘邦。 (《史记》等正史均没有提及“明修栈道”一事。《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却有这样的记录:须昌侯赵衍,“以谒者汉王元年初起汉中。雍军塞陈(雍王章邯派兵塞陈仓道。),谒上,上计欲还。衍言从他道,道通。)
  诸侯联军大败
  当章邯坚守废丘时,刘邦留下周勃围攻废丘,自己则联合其他十八诸侯,趁项羽还在齐国时,于前205年领联军五十六万人攻占项羽首都彭城。项羽领兵三万回师彭城,结果刘邦韩信不能敌,在彭城之战惨败,刘邦退至荥阳。萧何即动员关中老弱和未傅者,与汉王会荥阳。韩信收拢残兵败卒与刘邦会合(此时周勃在废丘围章邯)。之后,刘邦命灌婴重组建秦旧骑兵李必、骆甲为副将,刘邦便拜灌婴为中大夫,令李必、骆甲为左右校尉辅佐灌婴,一起率领骑兵迎击楚骑兵于荥阳东方,结果击败项羽的楚军。
  魏王魏豹附楚反汉,刘邦派韩信曹参领兵攻魏,韩信曹参合击魏国都城安邑,擒魏豹此战过后曹参被赐食邑平阳。随后曹参韩信率军击败代国,韩信继续进军,在井陉背水一战,以三万精兵击败号称二十万人的赵军。韩信听从广武君李左车建议,派人出使燕国,成功游说燕王归附汉王。
  (根据《傅靳蒯成列传》记载:靳歙别之河内,击赵将贲郝军朝歌,破之,所将卒得骑将二人,车马二百五十匹。从汉王刘邦攻安阳以东,至棘蒲,下七县。别攻破赵军,得其将司马二人,候四人,降吏卒二千四百人。从(汉王)攻下邯郸。别下平阳,身斩守相,所将卒斩兵守、郡守各一人,降邺。从(汉王)攻朝歌、邯郸,及别击破赵军,降邯郸郡六县。还军敖仓”。又根据《傅靳蒯成列传》(周緤)蒯成侯緤者,沛人也,姓周氏。常为高祖参乘,以舍人从起沛。至霸上,西入蜀、汉,还定三秦,食邑池阳。东绝甬道,从(高祖)出度平阴,遇淮阴侯兵襄国,周緤“常为高祖骖乘”,即刘邦的警卫,他“从出渡平阴,遇淮队侯兵襄国”。周緤与刘邦到襄国与韩信会合,当是发生在平定邯郸之后。结合《靳歙传》,靳歙从汉王刘邦攻下邯郸之后,独自平定平阳与邺城,此时刘邦到襄国会合韩信。)
  并吞北方诸国
  结合《张耳陈馀列传》,汉灭赵之战的过程是,韩信与曹参受刘邦的命令,先破代国,杀夏说,把赵国的注意力转向赵国北部,派韩信与张耳在井陉设疑,利用地理优势吸引赵国的主力,刘邦自己亲自率兵趁虚直取邯郸,当赵国失去邯郸,襄国危急,陈余进退两难,此时韩信与张耳出井陉,攻杀陈余。赵王歇逃到襄国,刘邦与张耳、韩信南北夹击襄国,攻破襄国会合,杀赵王歇,平定赵国。后来汉军又平定巨鹿、常山郡,招降燕国。韩信又请求刘邦立张耳为赵王镇抚赵国,刘邦同意封张耳为赵王。韩信、张耳继续平定赵国余寇,刘邦、靳歙、周勃、曹参等返回敖仓,此前英布被龙且项声打败,与随何归汉,此时英布正式归降刘邦,汉三年(前204年)六月,刘邦出成皋向东渡过黄河,单独与夏侯婴跑到了修武的张耳军中,一大早自称汉使人赵军营。张耳、韩信还没起床,刘邦径直进其卧室,夺取了他们的印信兵符,召集诸侯,调动诸侯的位置。等张耳、韩信起床后才得知刘邦来过,不禁大惊失色。汉王夺了两人的军队,命令张耳备守赵地,任命韩信为相国。韩信收集没有调到荥阳的赵兵去攻打齐国。
  受封齐王
  前204年,刘邦派郦食其游说齐国结盟,齐王田广答应,留下郦食其加以款待。此前韩信已奉刘邦命攻齐,在得知郦食其成功说服齐国以后,原本打算退军,但蒯彻以刘邦并未发诏退军为由,说服韩信必须遵守刘邦的命令发兵攻齐,将齐国的军事力量彻底消灭掉,韩信听从,攻击未作防备的齐国。田广得知消息后极为愤怒,烹杀郦食其。韩信与灌婴曹参击败齐军,田广引兵向东撤退,并向项羽求援。韩信与陈武、蔡寅、丁复、王周及陈涓等联军击败田广和楚将龙且的联军,龙且战死,韩信陆续攻占齐地。
  前203年,韩信以齐地民心未稳为由,自请为假齐王(代理齐王),以便治理。当时刘邦正与楚军相持不下,闻言破口大骂:“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这时张良和陈平“蹑汉王足,附耳语”,说目前我方军机不利,亦无法阻止韩信自立为王,“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为守。不然,变生。”刘邦立刻醒悟,又改骂曰:“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于是直接封齐王。
  项羽自知形势不妙,派武涉游说韩信叛汉,韩信以刘邦对他有恩为由拒绝。蒯彻认为刘邦日后必对韩信不利,多次耸恿韩信把握时机,脱离汉王自立,形成鼎足之势。而韩信自认为劳苦功高,“汉终不夺我齐”;蒯彻则以“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盖天下者不赏”相劝。但韩信始终抱定“汉终不负我”的想法而不忍叛汉。
  助汉灭楚
  前203年,刘邦与项羽议和,停战,以鸿沟为界。不久刘邦听从陈平之计毁约,出兵追击东归的项羽,但韩信及彭越没有派兵助战,刘邦夺取阳夏后固陵击破锺离昧,在陈下之战再次打败项羽, 陈县归于汉军。项羽楚军主力受到重创后欲撤往会稽,刘贾、周殷、英布攻下城父堵截项羽,项羽逃到垓下,刘邦与刘贾、周殷、英布会合。 五年,刘邦与彭越、韩信、九江兵等等共击项羽,与项羽生死决战,然后韩信率三十万前军击项羽,刘邦在后,孔、费二将军分居左右军,绛侯、柴将军在刘邦后。韩信率领前军先与项羽正面对战,战不利,阵型后退,然后坐镇中军的刘邦派左右两军冲击楚军阵型,楚军溃退,韩信趁机追击,以及彭越、英布、刘贾、周殷等诸侯从各处围攻楚军,楚军在三面夹击中被击败, 项羽大败于垓下,灌婴一路追击项羽到东城斩首八万,后项羽突围跑路到乌江,自觉无颜见江东父老,不肯渡江,遂自刎而亡。
  鸟尽弓藏
  项羽死后,刘邦趁机夺取韩信兵权,并改封韩信为楚王以便就近控制,移都下邳。
  刘邦欲捉拿锺离昧,但锺离昧素与韩信交好,于是锺离昧逃到楚国。刘邦得知锺离昧逃到楚国后。不久就有人上书告发楚王韩信谋反。刘邦向诸将征询对此事的意见。诸将都说:“赶紧发兵,活埋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子!”高祖自知这些并不是好主意,就没有吭声。
  这时,张良已经借口有病而功成身退了,只有陈平依然是刘邦身边最重要的谋士。刘邦便向陈平请教,陈平开始不肯出主意,直到刘邦再三追问,并说:“我打算派兵前去讨伐他,你看怎么样?”陈平沉着地反问道:“这次有人上书告发韩信造反的这件事,还有人知道吗?”刘邦说:“没人知道。”“那韩信自己知道吗? ”“也不知道。”陈平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又问:“陛下的军队比韩信的军队厉害吗?”刘邦回答:“不见得。”陈平又问:“陛下手下的战将中,有谁在战场上能敌过韩信?”刘邦回答:“没有人能敌得过他。”陈平说:“军队实力不如韩信,将领又不是韩信的对手,现在您反而要出兵去打韩信;一旦引起战争的话。胜负就难以预料了。这样做我真是很为陛下担心啊!”刘邦一听,十分着急,连忙问有没有什么稳妥的办法。陈平说:“古时,天子常常在全国各地巡行,会见各地的诸侯。南方有一个地方叫云梦大泽。陛下装作出游云梦泽,要在陈州会见各路诸侯。陈州在楚地西界,韩信听到天子出游,又到了他的地盘上,他当然会来谒见。当他谒见陛下的时候,您便可以把他抓起来。这样就不用派兵,只需一个武士就足够了。”刘邦依计行事;韩信果然郊迎在路中央。刘邦便让埋伏下来的武士将韩信捆得结结实实,投入囚车中。 后来刘邦把韩信贬为淮阴侯,留居京城,不让他到外地任职,韩信也就不能再有所作为了。
  有一段野史称,刘邦一开始是已经御驾亲征韩信,因为生病,出征路上只能躺在轒辒车中,张良追了出去,告诉刘邦,如果英布与韩信联合造反,刘邦可能要死在战场上了,刘邦才打消念头。
  韩信被贬为淮阴侯之后,深知高祖刘邦畏惧他的才能,从此常常装病不参加朝见或跟随出行。在家中闷闷不乐,对于和绛侯周勃、颍阳侯灌婴等处在同等地位感到羞耻。有一次韩信去拜访樊哙,樊哙行跪拜礼恭迎恭送,并说:“大王竟肯光临臣下家门,真是臣下的光耀。”,韩信出门后,笑道:“我这辈子居然同樊哙等同列!”
  韩信在被刘邦软禁期间,最多的时间便是与张良整理很多的兵家书籍,总共整理出来一百八十二家,并着有《韩信》兵法三篇 。而刘邦也常来陪韩信聊天,有次谈论各位将军才能的高下。刘邦问韩信:“像朕的才能可以统率多少兵马?”,韩信说:“陛下不过能统率十万。”,刘邦说:“你怎么样?”,韩信回答说:“臣是越多越好。”,刘邦笑着说:“你越多越好,为什么还被朕辖制?”, 韩信说:“陛下不善于统领士卒而善于领导将领,这就是臣被陛下辖制的原因。况且陛下是上天赐予的,不是人力能做到的。”
  汉高祖十年,陈豨起兵造反,刘邦率兵前去平乱。吕后与萧何密谋,伪报陈豨已死,在韩信前来祝贺时趁机擒获,以有人密告他与陈豨共谋,将韩信于长乐宫以五刑处死(先文面,割鼻,砍断左右趾,再用荆条抽打致死,枭首示众,最后大庭广众之下将尸体剁成肉酱),并株连三族。韩信自感未曾负君却落此下场,叹曰:“当初不曾听蒯彻之言,今日才会被人算计。”后世人称“生死一知己(萧何),存亡二妇人(漂母、吕后)”、“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刘邦平定陈豨,班师回朝,得知韩信已死,既庆幸消除威胁,也为韩信的死感到惋惜。刘邦问韩信死前说了什么,吕后回答,韩信后悔当初不听蒯彻之言。于是刘邦下令逮捕蒯彻。蒯彻承认自己曾教韩信反叛刘邦,但辩称“秦末群雄并起,有能者就可得天下,当时自己追随韩信,自然就会为他出谋献策,劝他自立,不会为刘邦设想;而且群雄中如刘邦般争天下者甚众,岂能尽杀”。刘邦感其言之有理,遂赦免之。
  著作
  韩信曾经陈述军法,与张良一同整理兵法,并且自己还写了三篇兵书《韩信》。
  人物特征
  韩信身材高大。(《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
  喜欢负剑而行。(《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韩信便随余部归顺项羽,任持戟郎中。(《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评价
  司马迁对此评价为:“吾如淮阴,淮阴人为余言,韩信虽为布衣时,其志与众异。其母死,贫无以葬,然乃行营高敞地,令其旁可置万家。余视其母冢,良然。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刘邦:“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饟,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史记· 高祖本纪第八》)
  张良:“九江王黥布,楚枭将,与项王有郄(矛盾);彭越与齐王田荣反梁地。此两人可急使(利用)。而汉王之将独韩信可属大事,当一面。即欲捐之,捐之此三人,则楚可破也。”
  萧何:“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王必欲长王汉中,无所事信;必欲争天下,非信无所与计事者。顾王策安所决耳。”(《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英布:“上老矣,厌兵,必不能来。使诸将,诸将独患淮阴、彭越,今皆已死,馀不足畏也。”(《史记·卷九十一·黥布列传第三十一》)
  冯衍:“昔者韩信将兵,无敌天下,功不世出,略不再见,威执项羽,名出高帝,不知天时,就烹于汉。”(《后汉书· 卷二八上·冯衍列传第十八上》)
  曹操:“萧何、曹参,县吏也,韩信、陈平负污辱之名,有见笑之耻,卒能成就王业,声着千载。”(《全三国文·卷二》)
  刘劭:“胆力绝众,才略过人,是谓骁雄,白起、韩信是也。”(《人物志·卷上·流业第三》)
  何晏:“此两将者,殆蚩尤之敌对,开辟所希有也,何者胜,或曰:白起功多,前史以为出奇无穷,欲窥沧海,白起为胜,若夫韩信,断幡以覆军,拔旗以流血,其以取胜,非复人力也,亦可谓奇之又奇者哉,白起破赵军,诈奔而断其粮道,取胜之术,皆此类也,所谓可奇于不奇之间矣,安得比其奇之又奇者哉。”(《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全三国文·卷三九·魏三九·何晏·韩白论》)
  姜维:“夫韩信不背汉于扰攘,以见疑于既平,大夫种不从范蠡于五湖,卒伏剑而妄死,彼岂暗主愚臣哉?利害使之然也。”(《三国志·卷四十四·蜀书十四·蒋琬费祎姜维传第十四》)
  葛洪:“孙吴韩白,用兵之圣也。”(《抱朴子内篇·卷十二·辨问》)
  陆机:“灼灼淮阴,灵武冠世。策出无方,思入神契。奋臂云兴,腾迹虎噬。凌险必夷,摧刚则脆。肇谋汉滨,还定渭表。京索既扼,引师北讨。济河夷魏,登山灭赵。威亮火烈,势逾风埽。拾代如遗,偃齐犹草。二州肃清,四邦咸举。乃眷北燕,遂表东海。克灭龙且,爰取其旅。刘、项悬命,人谋是与。念功惟德,辞通绝楚。”(《汉高祖功臣颂》)
  蔡谟:“夫以白起、韩信、项籍之勇,犹发梁焚舟,背水而阵。”(《晋书·卷七七·列传第四七》)
  王珪:“秦王日凶慝,豪杰争共亡。信亦胡为者,剑歌从项梁。项羽不能用,脱身归汉王。道契君臣合,时来名位彰。北讨燕承命,东驱楚绝粮。斩龙堰濉水,擒豹僭夏阳。功成享天禄,建旗还南昌。千金答漂母,百钱酬下乡。吉凶成纠缠,倚伏难预详。弓藏狡兔尽,慷慨念心伤。”(《咏淮阴侯》)
  张说:“光乘积学而善谋,求之古人,吴起、韩信敌也。”(《全唐文·第三部·卷二百二十三》)
  司马贞:“君臣一体,自古所难。相国深荐,策拜登坛。沈沙决水,拔帜传餐。与汉汉重,归楚楚安。三分不议,伪游可叹。”(《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杜牧:“周有齐太公,秦有王翦,两汉有韩信、赵充国、耿恭、虞诩、段颎,魏有司马懿,吴有周瑜,蜀有诸葛武侯,晋有羊祜、杜公元凯,梁有韦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韦孝宽有杨素,国朝有李靖、李??、裴行俭、郭元振。如此人者,当此一时,其所出计画,皆考古校今,奇秘长远,策先定于内,功后成于外。”(《注孙子序》)
  吕蒙正:“张良原是布衣,萧何曾为县吏;韩信未遇之时,无一日之餐,及至遇行,腰悬三齐玉印,一旦时衰,死于阴人之手。”(《破窑赋》)
  司马光:“世或以韩信为首建大策,与高祖起汉中,定三秦,遂分兵以北,禽魏,取代,仆赵,胁燕,东击齐而有之,南灭楚垓下,汉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信之功也。观其距蒯彻之说,迎高祖于陈,岂有反心哉!良由失职怏怏,遂陷悖逆。夫以卢绾里昃啥鳎棠厦嫱跹啵拍艘粤泻罘畛耄穹歉咦嬉嘤懈河谛旁眨〕家晕咦嬗谜┠鼻菪庞诔拢愿涸蛴兄凰淙唬乓嘤幸匀≈病J迹河氤嗑嘬簦琶鹌耄换贡ǘ酝酰黄浜蠛鹤烦凉塘辏胄牌诠补コ挪恢痢5笔侵保咦婀逃腥⌒胖囊樱肆Σ荒芏<疤煜乱讯ǎ蛐鸥春问言眨》虺耸币葬枥撸芯疽玻怀旯Χǖ抡撸烤又囊病P乓允芯纠渖恚跃又耐谌耍灰嗄言眨�”(《资治通鉴·卷第十二》)
  苏轼:“抱王霸之大略,蓄英雄之壮图,志吞六合,气盖万夫。”
  何去非:“言兵无若孙武,用兵无若韩信、曹公。武虽以兵为书,而不甚见于其所自用。韩信不自为书,曹公虽为而不见于后世。然而传称二人者之学皆出于武,是以能神于用而不穷。窃尝究之,武之十三篇,天下之学失者所通诵也。使其皆知所以用之,则天下孰不为韩、曹也?以韩、曹未有继于后世,则凡得武之书伏而读之者,未必皆能办于战也。”(《何博士备论》)
  张预《十七史百将传》:“孙子曰:‘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信料楚汉之长短。又曰:‘远而示之近。’,信陈兵临晋而渡于夏阳。又曰:‘入深则专,十人不克。’,信去国远斗,其锋不可当。又曰:‘置之死地而后生。’,信使万人出,背水陈。又曰:‘不战而屈人之兵。’,信暴其所长,燕从风而靡。又曰:‘半渡而击之,利。’,信决潍水而斩龙且是也。’”
  叶适:“迁责韩信不学道谦让,伐功矜能,至于夷灭;信虽不足以知此,然当受此责矣。何也?当天下发难,与沛公先后起者,各有得鹿之心,固以其力自毙,无怪也。独萧何张良与信,沛公之所须左右手,然其君臣之分素定也。若信犹欲自立,则汉谁与共功,是天下终不可得而定矣。信托身于人,而市井之度不改,始则急迫以不得不与,终则侥幸于必不可为,以黥彭所以自处而处周召太公之地,欲不亡得乎?”(《习学记言序目》)
  陈亮:“汉高帝所籍以取天下者,故非一人之力,而萧何、韩信、张良盖杰然于其间。天下既定,而不免于疑。于是张良以神仙自托;萧何以谨畏自保;韩信以盖世之功,进退无以自明。萧何能知之于未用之先,而卒不能保其非叛,方且借信以为自保矣。”
  洪迈:“汉高祖用韩信为大将,而三以诈临之:信既定赵,高祖自成皋度河,晨自称汉使驰入信壁,信未起,即其卧,夺其印符,麾召诸将易置之;项羽死,则又袭夺其军;卒之伪游云梦而缚信。夫以豁达大度开基之主,所行乃如是,信之终于谋逆,盖有以启之矣。”(《容斋随笔·卷十四》)
  陈元靓:“淮阴善将,逢时展效。受律登坛,握兵之要。虏魏降燕,平齐下赵。辅汉之功,久而益劭。”(《事林广记后集》)
  杨维桢:“韩信登坛之日,毕陈平生之画略,论楚之所以失,汉之所以得,此三秦还定之谋所以卒定韩信之手也。”
  唐顺之:“孔明之初见昭烈论三国,亦不能过。予故曰:淮阴者非特将略也。”
  王世贞:“淮阴之初说高帝也,高密之初说光武也,武乡之初说昭烈也,若悬券而责之,又若合券焉!噫,可谓才也已矣!”
  董份:“观信智略如此,真有掀揭天下之心,不但兵谋而已也,所以谓之人杰。”
  李贽:“信与沛公初见,凡说项羽处,字字拿着沛公,沛公卒受其益。”
  茅坤:“太史公传淮阴,不详其兵法所授,此失着处。”;“予览观古兵家流,当以韩信为最,破魏以木罂,破赵以立汉赤帜,破齐以囊沙,彼皆从天而下,而未尝与敌人血战者。予故曰:古今来,太史公,文仙也;李白,诗仙也;屈原,辞赋仙也;刘阮,酒仙也;而韩信,兵仙也,然哉!”
  祩宏:“韩信,楚士也。背楚之汉,楚卒以信困,汉以信兴。夫前后一信耳,而二国之兴废因之,善用与不善用之故也,六根在人。不善用之则名六贼,善用之则种种神通妙用耳,烦恼即菩提。岂不信哉。”(《竹窗随笔》)
  王夫之:“能任也,则不能让,所谓豪杰之士也,韩信、马援是已。”(《读通鉴论:肃宗》)
  王鸣盛:“汉得天下,皆韩信之功。”;“观信引兵法以自证其用兵之妙,且又着书三篇,序次诸家为三十五家,可见信平日学问本原。寄食受辱时,揣摩已久,其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皆本于平日学问,非以危事尝试者。信书虽不传,就本传所载战事考之,可见其纯用权谋,所谓出奇设伏,变诈之兵也。”(《十七史商榷·卷四》)
  徐经:“史公为淮阴惜,实不仅为淮阴惜。”
  黄道周:“淮阴饿夫,饭于漂母。时不利兮,胯下受辱。事楚无知,事汉谁数。火烧连厥,身几伏斧。萧膝虽奇,沛犹未许。既亡追还,方惊嫡语。暗出陈仓,定秦袭楚。井陉拔赵,佯弃旗鼓。袭田囊沙,要求齐主。干金报恩,百钱差沮。能辨多多,不能自处。未央被诛,前功何补。”(《广名将传·卷二·西汉三十》)
  王志湉:“气盖世力拔山,见公束手,歌大风思猛士,为之伤怀。”(《十七史商榷·卷四》)
  梁玉绳:“信之死冤矣!前贤皆辩其无反状,大抵出于告变者之诬词,及吕后与相国文致耳。史公依汉廷狱案叙入传中而其冤自见。一饭千金,弗忘漂母;解衣推食,宁负高皇?不听涉、通(蒯彻)于拥兵王齐之日,必不妄动于淮阴家居之时;不思结连布、越大国之王,必不轻约边远无能之将。“宾客多”与“称病”之人何涉?“左右辟”则‘挈手"之语谁闻?上谒入贺,谋逆者未必坦率如斯;家臣徒奴,善将者变复布置有几!是知高祖畏恶其能,非一朝夕。胎祸于蹑足附耳,露疑于夺符袭军。顾禽缚不已,族诛始快。‘从豨军来,见信死,且喜且怜’,亦谅其无辜受戮为可悯也。”(《史记志疑·卷三十二》)
  薛福成:“中国兵法之有专家,始于战国之时,厥后汉之韩信、唐之李靖,皆有兵法传于世,盖此中窾要,非可卤莽,宜有心得也。”(《盛世危言·卷六·选将练后论》)
  郑观应:“古之为将者,经文纬武,谋勇双全;能得人,能知人,能爱人,能制人;省天时之机,察地理之要,顺人和之情,详安危之势。凡古今之得失治乱,阵法之变化周密,兵家之虚实奇正,器械之精粗巧拙,无不洞识。如春秋时之孙武、李牧,汉之韩信、马援、班超、诸葛亮,唐之李靖、郭子仪、李光弼,宋之宗泽、岳飞,明之戚继光、俞大猷等诸名将,无不通书史,晓兵法,知地利,精器械,与今之泰西各国讲求将才者无异。”;“古之所谓将才者,曰儒将、曰大将、曰才将、曰战将。韩信、冯异、王猛、贺若弼、李靖、郭子仪、曹彬、徐达筹,大将也。”
  曾国藩:《曾国藩全集》叙韩信破魏豹,以木罂渡军;其破龙且,以沙囊壅水;窃尝疑之:魏以大将柏直当韩信,以骑将冯敬当灌婴,以步将项它当曹参,则两军之数,殆亦各不下万人。木罂之所渡几何?至多不过二三百人,岂足以制胜乎?沙囊壅水,下可渗漏,旁可横溢,自非兴工严塞,断不能筑成大堰。壅之使下流竟绝,如其河宽盛涨,则塞之固难决之亦复不易;若其小港微流,易壅易决,则决后未必遂不可涉渡也。二者揆之事理,皆不可信。叙兵事者莫善于《史记》,太史公叙兵莫详于《淮阴传》,而其不足据如此!孟子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君子之作事,既征诸古籍,诹诸人言,而又必慎思而明辨之,庶不至冒昧从事耳。
  轶事
  三国时期蜀汉名将魏延自比如同前汉将领韩信的例子,巧合的是,魏延与韩信受委以重任之时,各人都认为别有人选,但结果都有“一军全惊”意思之记载。
  韩信被贬为淮阴侯后,自知功高震主,更看不起原本地位比他低的周勃、灌婴等人。有一回到了樊哙家里,樊哙非常有礼,跪拜送迎,称已经被贬为列侯的韩为“大王”,自称“臣”。对韩信说:“大王竟然肯驾临臣家里!”韩信出门,笑着说:“我这一生,竟然与樊哙等人为伍了。”
  曹魏权臣司马昭赞大将邓艾功比韩信后不久,邓艾即以谋反罪被捕,与诸子都遇害;自比韩信的南朝齐垣崇祖、前蜀王宗佶也都被君主所杀。
  明朝沈采《千金记》称韩信妻高氏、妻兄高起,但没有给出处。
  今天在淮安还有汉韩侯祠、胯下桥和漂母祠,纪念韩信及其事迹。
  成语
  战无不胜:刘邦建立汉朝后对韩信的评价,指的是打仗没有不胜的。形容力量十分强大,百战百胜。
  国士无双:萧何在向刘邦推荐韩信是说他是国士无双。指一国独一无二的人才。
  一饭千金:韩信落魄时曾对施舍给他的老妇说以后定当厚报,韩信衣锦还乡时并赏赐她千金比喻厚厚地报答对自己有恩的人。
  多多益善:刘邦和韩信有一次对话,刘邦问韩信“你能带多少兵”韩信回答说“多多益善”形容一样东西或人等越多越好。 又有韩信将兵多多益善之意。
  十面埋伏:韩信设伏兵于十面以围歼项羽。指周围布置了重重埋伏。
  背水一战:在韩信攻打赵国的时候,他采取背水一战的计谋,赢得战争胜利比喻在艰难情况下跟敌人决一死战。
  拔旗易帜:韩信北上灭赵的一个计谋,拔掉别人的旗子,换上自己的旗子。比喻取而代之。
  置之死地而后生:韩信北上灭赵的一个计谋,原指作战把军队布置在无法退却、只有战死的境地,士兵就会奋勇前进,杀敌取胜。后比喻事先断绝退路,就能下决心,取得成功。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韩信为了东进中原,采取麻痹敌人的办法,让士兵去修理栈道,而却领大军从陈仓出来,占领了关中。在军事上的含义是:从正面迷惑敌人,用来掩盖自己的攻击路线,而从侧翼进行突然袭击。这是声东击西、出奇制胜的谋略。
  兵仙神帅:比喻韩信出神入化的用兵艺术。
  胯下之辱:韩信落魄时,一个同乡人欺负他,让他从自己的裤裆下钻过去,韩信果真从那个人裤裆下钻过去。指极大的侮辱。
  解衣推食:韩信说刘邦把穿着的衣服脱下给自己穿,把正在吃的食物让自己吃,形容对人热情关怀。
  居常鞅鞅:刘邦建立汉朝后,夺去了韩信的兵权,而韩信从此称病不朝,闷闷不乐。也指的是因不平或不满而常常郁郁不乐。
  功高震主:指的是韩信功劳太大,使君主地位受到威胁而心有疑虑。
  金石之交:武涉曾经劝说韩信自立,说道:你和汉王刘邦的关系这么好,但是最终还是被他所擒的。指的是如同金石般坚不可摧的交谊。
  独当一面:张良和刘邦的一次谈话中,张良对韩信的评价。指的是单独负责一个方面的工作。
  略不世出:指的韩信的功劳很大,天底下没有人可以与他比的,后用于夸奖人等。
  不赏之功:说的是韩信在战争中功劳,后形容功劳极大。
  匹夫之勇:韩信在和刘邦的一次说话中,说项羽是只有匹夫之勇,指的是指一个人不用智谋,单凭个人勇气行事的行为。
  妇人之仁:韩信在和刘邦的一次说话中,说项羽是妇人之仁,指的是妇女的软心肠。处事姑息优柔,不识大体。
  推陈出新:当年韩信刚投奔刘邦时,刘邦让他管理粮仓,韩信提出“推陈出新”的管理理念,即把粮仓开设前后两个门,把新粮从前门运送进去,把旧粮从后门运出来,这样可以防止粮食在蜀中炎热潮湿的环境下腐败变质。从而使蜀中粮仓不再有变质浪费的现象。指的是去掉旧事物的糟粕,取其精华,并使它向新的方向发展。
  勋冠三杰:指的是张良、萧何和韩信。意思是说:三杰之中,韩信的功劳最大。
  伐功矜能:司马迁对韩信的评价,指吹嘘自己的功劳和才能。形容居高自大,恃才傲物。
  伪游云梦:刘邦伪游云梦,诈捕韩信。
  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韩信当年说的一句话,指的是坐人家车子的,要与人家共患难;穿人家衣服的,要替人家的事担忧;靠人家养活的,要为人家的事拼命。
  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李左车在和韩信谈话中,李左车提出的这个观点。指的是聪明的人在上千次考虑中,总会有一次失误;愚蠢的人在上千次考虑中,总会有一次收获。
  人心难测:韩信北上灭赵的时候,说张耳与陈余两人为刎颈之交,后两人翻脸。人的内心难以探测,喻指人的心思难以揣测,多用于贬义。亦做“人心莫测”。
  钟室之祸:楚汉相争,韩信屡建奇功。刘邦称帝后,封信为淮阴侯。因遭吕后猜忌,被斩于长乐宫悬钟之室。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成事由于萧何,败事也由于萧何。比喻事情的成功和失败都是由这一个人造成的。
  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一知己指萧何,两妇人分别指的是漂母和吕后,寥寥十字,概括韩信一生中的经历。
  民间传说
  台湾民间传说韩信发明麻将、骰子等赌具,可带给民众偏财运,因此部分庙宇将韩信作为“赌神”或“财神”供奉。
  韩信之死:吕后欲杀韩信,命武士推出斩之,韩信大叫:“臣昔求铁券,皇上指天地许臣,‘见天,首不加兵,见地,领不加刃’,今罪臣身处天地之间,恐人言汉背誓?萧相国可以为证!”萧何奏道:“确有此事。”吕后大怒,要处罚说实话的萧何。萧何又奏:“将韩信绑在大钟之内,就是不见天地;以竹竿削尖,刺其心脏,心非首领,竹竿亦非兵刃。”于是韩信被绑在钟内以竹子刺心而死。
  韩信作象棋:象棋的传奇不一,民间有称是始创于韩信。刘邦统一天下后,屡建战功的大将韩信被吕后诱捕入狱。韩信自知寿命快到头了,就打算在狱中写一本“奇书”传给后人,后来做好的居然是模拟两军攻击的棋子。狱卒专心研究韩信授给他的奇术。因纸片易烂,就换成了扁圆形小木头坨儿,为好区别又染成红黑两色。又据“奇”的谐音,把“奇”叫做“棋”,还写了一本《棋谱》传给了他的儿子。后人认为棋虽可布阵,但不是真的两军作战,只是一种象征,所以称它为“象棋”。
  韩信放风筝:中国是风筝的故乡,南方称“鹞”,北方称“鸢”。相传,风筝的发明人是大军事家韩信。垓下之战中,韩信以“十面埋伏”之计将项羽的军队团团包围,为了瓦解楚军的军心,韩信派人用牛皮制成风筝,上敷竹笛,夜晚放到高空中,风吹着笛子发出凄凉的声音,汉军和着笛声唱起楚国的民歌来。楚军听到了乡音,都想念起故乡来,斗志涣散了。结果,楚霸王一败涂地,在乌江边上自杀了,这就是成语“四面楚歌”的故事。唐朝赵昕也在《熄灯鹞文》中说:垓下之战时,韩信制成风筝,让张良坐风筝上天,高唱楚歌,楚歌传到楚营,动摇了项羽军心。宋朝的《事物纪原》中还记载韩信曾利用风筝测量距离之事。
  韩信分油:据说有一天,韩信走在路上,看见两个合伙做生意的卖油翁要拆伙,两人共有十升油,要把油平分,每人五升,这两个人只拥有一个容量十升的篓子,还有一个空的罐子和一个空的葫芦,罐子容量是七升,葫芦容量三升,但是没有秤,于是争执不下。韩信一听完两人的说法,立刻说:“葫芦归罐罐归篓,二人分油回家走。”于是指点两人,果然把油平均分成两半。其实韩信的意思是这样子的,“先把油全部装到篓子中,用葫芦连装三次,共装9升,罐子注满后,葫芦里还剩2升,罐子里有7升,篓子里有1升。然后将罐子的7升油全部倒入篓子,此时篓子里是8升油,葫芦里是2升油。再将葫芦里的2升油全部倒进罐子里。此时罐子里有2升油,篓子里是8升油。最后,用篓子里的油灌满葫芦。此时篓子里有5升油,罐子里有2升油,葫芦里有3升油。一个人拿走篓子,另一个拿走葫芦跟罐子,两人所得完全相等。”
  韩信点兵:据说有一天,韩信率领一千五百名将士与楚将交战。楚军败退,汉军也死伤四百多人,于是韩信整顿兵马,返回山上的行辕,忽有探子来报,说有楚军五百人追来。只见远方尘土飞扬,杀声震天。汉军本来已十分疲惫,此时营中有人大喊:“我军死伤殆尽,人数太少,一定会输给楚军。”各部队人数混乱,韩信命令士兵三人一排,结果多出两名;接着命令士兵五人一排,结果多出三名;又命令士兵七人一排,结果又多出两名。韩信说:“我已经知道我军的人数了。”向将士们宣布:“经我计算,我军有一千零七十三名,敌人只有五百,我们居高临下,以众击寡,一定能打败敌人。”汉军于是士气大振,楚军大败而逃。
  韩信折寿:民间传说韩信的寿数应在七十五岁左右,但是由于韩信做了五件不该做的事情,每件事折损八年阳寿,共折寿四十年。分别是水漂核桃(阴险)、赐钱惯娃(毒辣)、活埋生母(伤天害理)、问路斩樵(恶毒)、十面埋伏(违反天意)。
  水漂核桃(阴险):韩信幼时和小伙伴一起玩,其中一个小伙伴手中拿了一把核桃,韩信想吃,于是,他出主意说核桃放在手里不好玩,放在磨盘上,磨盘再一转才好玩。核桃放在磨盘上,磨盘一转,核桃全部落到了磨盘中间的孔中,怎么也拿不出来了,待孩子们哭着走了以后,韩信端来水倒入磨盘的孔中,核桃漂了起来,全部落入韩信的口中。
  赐钱惯娃(毒辣):韩信被项羽追杀,路过一片树林,突然感觉后颈发热,有液体流入后背,抬头发现一小童在树上正对着他的尿尿,韩信不但没有责怪这个小童,还赏给他一枚铜钱,并对他说,一会儿有一个和我差不多,但比我魁梧的人经过这里,他是个将军,很有钱,你如果朝他头上尿尿,估计他要赏给你一串铜钱。待项羽追至此处时,那个小童依照韩信说的,对着项羽尿尿,等着拿那一串铜钱的赏赐,项羽大怒,一剑将小童刺死。
  活埋生母(伤天害理):韩信少时放牛,在一片草坡上睡着了,睡梦间感觉有两个神仙从身边飘过,其中一仙对另一仙说:“您看,这个放牛娃睡觉的地方是一块风水宝地,谁家祖坟如在此,后人必出王爷。”韩信醒来后迅速跑回家,剪下了母亲的头发、手指甲和脚指甲,回到了放牛的地方,将这三样东西埋在了地下(汉代之前的人认为:头发、手脚指甲代表人的魂魄)。
  问路斩樵(恶毒):韩信在项羽处待不下去,欲去汉中,走到岔路口,向一樵夫打听去往汉中的道路,樵夫为韩信指明走中间的大道可到汉中,韩信前行不远,因恐樵夫告诉项羽追兵自己的路线,又拨转马头回来追上樵夫一剑刺杀。
  十面埋伏(违反天意):十面埋伏是赶尽杀绝,不留活口的计谋,十面为:东、南 、西、北、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天、地。即使项羽突围后,也不放过,在乌江边用蚂蚁占蜜的方法组成“项羽自刎于此”刺激项羽自尽,即使当时项羽不自尽,乌江渡船也是韩信安排,项羽必死无疑。 → 萧何
上一篇:平阳公主(汉景帝之女)
下一篇:没有了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