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王朝开国皇帝秦始皇简介

  人物简介
  秦始皇(公元前259~前210年),首位完成中国统一的秦王朝的建国帝王。后人称之为“千古一帝”。 姓嬴,名政。汉族,秦庄襄王之子,出生于赵国,故氏赵(先秦时期,姓氏并未统一,男子称姓,女子称氏,故秦始皇叫赵政)。公元前247年,即秦始皇13时岁即王位,公元前238年,即秦始皇21岁时在故都雍城举办了成人加冕典礼,从此正式登基“亲理朝政”,39岁完成了统一中国的历史大业,称帝。前247年,秦王政即位,因年幼朝政由太后和相国吕不韦及嫪毐掌管。前238年(秦王政九年),秦王政亲理朝政,除去吕、嫪等人,重用李斯、尉缭,自公元前230年至前221年,先后灭韩、赵、魏、楚、燕、齐六国,完成了统一天下的大业,创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国家——秦朝定都咸阳。秦王政自以为自己的功劳胜过之前的三皇五帝,给自己起名“帝王”。平生中有功也有过,与汉武帝并称为“秦皇汉武”。
秦始皇  人物出身
  据司马迁《史记·吕不韦列传》纪录,秦始皇的母亲是赵国上将的女儿,送给异人之前是吕不韦的姬妾,吕不韦出于政治目标将未妊娠的赵姬献给异人(即秦庄襄王),后来赵姬怀胎九月产子,生下了政,为异人与赵姬之子。作为一个并不受痛爱的质子的儿子,嬴政少年时期是在赵国京城邯郸渡过的,此时异人经吕不韦从中斡旋已然回到秦国,并认华阳夫人为母,路过多次政治斗争终于得到了华阳信任,吕不韦又耗费大量精力与金钱将赵姬母子接回秦国,从此嬴政开始了他在秦王宫里的政治生涯。
  登上王位
  秦庄襄王三年(前247年),庄襄王归天,赢政即位为秦王。即位时由于年少,故国政由相国吕不韦所垄断,并尊吕不韦为仲父。吕不韦既垄断朝廷,又与太后(赵姬)偷情。他见秦始皇日渐年长,怕被他发现,想脱离赵太后,又怕太后怨恨,所以献假阉人嫪毐给太后,嫪毐假施腐刑,只刮掉胡须就进宫了。秦始皇日渐长大,于是他们就骗秦始皇,说太后寝宫风水不好,应搬离这里。秦始皇信觉得真,于是他们搬到离秦始皇远的地方,结果太后生下了两个私生子,而假阉人嫪毐亦以王父自居,在太后的资助下封长信侯,领有山阳、太原等地,自收党羽。嫪毐在雍城长年钻营,创立了巨大的势力,是继吕不韦后又一股强盛的政治势力。
  嫪毐不免小人得志,在一次喝醉酒后对一个大臣斥责道:“我是秦王的假父,你竟敢惹我。”这个大臣听后很气愤,而且暗中找了个时机告诉秦始皇。嫪毐慌了,准备兵变。
  前238年,秦始皇在雍城蕲年宫举办冠礼。嫪毐动用秦王御玺及太后玺动员兵变,攻向蕲年宫。秦始皇早已在蕲年宫布置好三千精兵,打败叛军。嫪毐转打咸阳宫,那边也早有部队,嫪毐一人落荒而逃,没过多久便被逮捕。秦始皇将嫪毐五马分尸,曝尸示众;又把母亲赵姬关进雍城的萯阳宫。秦始皇随后免去吕不韦的相职,把吕不韦充军到巴蜀。其后,虽然他服从秦国贵族所言,下了《逐客令》,逐出六国食客,但被李斯的《谏逐客书》所劝阻,其后他任用尉缭子、李斯等人。

  统一中国
  自前230年至前221年,秦始皇采取远交近攻、分化离间的策划,动员秦灭六国之战。先后于秦始皇十七年灭韩、十九年灭赵、二十二年灭魏、二十四年灭楚、二十五年灭燕、二十六年灭齐。终于创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国家——秦帝国。
  秦夺九鼎
  九鼎相传为夏禹所铸,象征九州。夏、商、周是奉为国宝,拥有九鼎者就为天子。公元前256年(秦昭王51年, 周赧王59年),攻伐赵国邯郸的秦军,继续向韩,赵动员攻势。值此之际,东方各国又动员团结抗秦。在韩、赵等国的影响与胁迫下,不识时务的西周公也卷入这次活动。联军打着周王的旗号,合纵抗秦。昭王震怒。秦国早就想在地图上抹去西周,尽快打扫统一全国的一个障碍。西周介入反秦,正好给秦国发兵以话柄。公元前256年(赧王59年,秦昭襄王51年),秦兵攻打西周,赧王听西周公之言,以西周三十六城、三万户降秦),秦王将周赧王贬爵为君,西周公为家臣,封于梁城(今陕西省韩城县南)。赧王至梁城一月而死,国除,置九鼎于咸阳(途中一鼎落于泗水,所以秦国只获得8鼎,但习惯上仍称九鼎)。自次年起(昭襄王52年,前255年)史家以秦王纪年。公元前255年九鼎迁秦,意味着秦王将为全国共主,可以光明正大地伐罪各诸侯国。
  总方针
  秦王政亲政后,听取李斯进献的灭六国的发起,着手规划统一中国的大业。其总的战略方针,是由近及远,集中气力,各个击破;先北取赵,中去魏,南取韩,然后再进取燕、楚、齐。
  灭韩国
  秦王政首先选择的抨击目的为赵国。因为,赵国的实力在六国中最强,是秦国走向统一道路的最大障碍。可是,赵国还没有到不堪一击的地步。秦军屡次进攻赵国均被赵国击退。在用主力进攻赵国的同时,秦对韩采取培植亲秦势力以逐步肢解的策划。公元前231年,韩国南阳郡“假守”(即代理郡守)腾,向秦献出他所管辖的属地。腾被秦王政任命为内史,后又派他率军进攻韩国。腾对韩国洞若观火,所以进展顺利,于公元前230年(秦王政十七年)俘获韩王安。韩国死亡。
  灭赵国
  鲍元前229年,秦利用赵国发生大地震和大灾荒的时机,又派王翦领兵攻赵。赵国派李牧、司马尚率兵抵抗,双方相持了一年。在紧要关头,秦国使出杀手锏—离间计。王翦用重金收买了赵王的宠臣郭开,要他散布李牧、司马尚诡计谋反的流言。赵王轻信谣言,派人替代李牧。李牧在大敌当前的形势下据不让发兵权,赵王竟暗地派人逮捕李牧并处死了他,同时还杀掉了司马尚。杀死李牧,无疑为秦军亡赵扫清了道路。今后,秦军如入无人之境,攻城略地,痛击赵军。公元前228年(秦王政十九年),秦军攻破邯郸,这座名城落入秦国之手。不久,出逃的赵王迁被迫献出赵国的地图降秦。赵国实际上死亡了。可是令郎嘉却带着一伙人逃到代郡(今河北尉县),自立为王。后秦军在公元前222年灭燕国之后将其俘虏。至此,秦统一了北方。
  灭魏国
  鲍元前231年,魏景湣王迫于秦国的强盛威力,主动向秦进献出丽邑,以求缓兵。此时,秦王政正调集军力准备向赵国建议总攻,不想分离军力攻魏,就接受了献地。这使得魏国又维持了数年残局。公元前225年(秦王政二十二年),就在秦军主力南下攻楚的当口,秦王政派出年青将领王贲,率军围攻魏都大梁(今河南开封)。魏军紧闭城门,坚守不出。由于大梁城防路过多年修建,异常结实,秦军强攻不下。王贲想出了水攻的措施。秦军大批士卒被安排去挖掘渠道,将黄河、鸿沟的水引来,灌注到大梁。3个月后,大梁的城墙壁垒全被浸坍。魏王假只得投降。魏国死亡了。
  灭楚国
  南边大国楚国,领土广阔,山林茂密,物产丰硕,号称拥有甲士百万。可是,楚国的内政一直不振,老是贵族争权夺利,这种状况到战国末期尤为严重。公元前228年,楚幽王死,统治集团发生内耗。幽王的同母弟犹,即位为哀王,但仅两个多月,就被异母兄负刍的门徒杀掉了。负刍成为楚王。楚王室愈加分崩离析。就在楚国发生内乱的时候,公元前226年,秦王政不失机会地从北方伐燕火线抽调秦军,南下攻楚,持续夺得楚国10余个城池。公元前224年,秦国与楚国的决斗就要开始了。秦王政先派年青将领李信率20万秦军攻楚,被楚军击败。后又派上将王翦率60万秦军攻楚。王翦入楚境后,并未顿时动员攻势。他总结了李信轻敌冒进的教训,采取屯兵练武,坚壁不出,麻木仇人,以逸待劳的战略。这样,渡过了一年多的时间,秦军对楚地的情形根本适应,士气高昂,体力充沛。同时,被调来抗击秦军的楚国队伍,斗志渐渐松懈,加上粮草不足,准备东归。楚军一撤,王翦就抓住机会命令三军出击。秦军一举打倒了楚军的主力,并长驱直入,挺入内陆,杀死楚军统帅项燕。接着,秦军攻占楚都寿春(今安徽寿县),俘虏了楚王负刍,楚国死亡,时为公元前223年(秦王政二十四年)。
  灭燕国
  在灭赵的过程中,秦国雄师已兵临燕国边境。燕国君臣将士惶惶不可终日,眼见秦国扫平三晋,就要向自己杀来,却无计可施。燕太子丹最终想出了孤注一掷的谋害行动,即历史上有名的荆轲刺秦王,时值公元前227年。刺杀行动最终失败,可是秦王政差一点死于荆轲的匕首下,他深恨燕国,当即增兵大肆进攻。公元前226年,秦军攻陷燕都蓟(今北京市),燕王喜与太子丹逃亡辽东郡。秦将李信带领秦军数千人,穷追太子丹至衍水。太子丹因暗藏于水中幸免于难。后来,燕王喜路过衡量利害关系,派人将太子丹杀掉,将其首级献给秦国,想以此求得休战,保住燕国不亡。燕王喜逃到辽东今后,秦军主力就调往南线进攻楚国。公元前222年(秦王政二十五年),王贲奉命攻伐燕国在辽东的残余势力,俘获燕王喜,燕国彻底死亡。
  同一年,刚在南边灭楚的雄师,又乘胜降服了越君,设置会稽郡。于是,长江流域全部并入秦的版图。
  灭齐国
  鲍元前221年(秦王政二十六年),秦王政下令王贲挥戈南下,攻打东方六国中的最后一个:齐。从春秋到战国中期,齐是山东诸国中比较强盛的一个。可是,公元前284年燕、赵、韩、魏、楚5国攻齐,尤其是燕将乐毅横扫齐国,令齐国差点亡国,之后,齐国一直没有复强。并且,此时的齐王建是个无能之辈。母亲健在时,他依赖母亲;母亲临终前,他还死皮赖脸地要母亲写下可以辅佐他的大臣的名字。公元前249年(齐王建十六年),坚毅不屈的君王后去逝,后胜任宰相。秦国迅速铺开收买内应的活动,向后胜奉送大量的黄金、玉器。后胜得了秦国的好处,就派出大批宾客相继赴秦。秦国又对他们大举行贿,送给金钱、瑰宝,让他们回齐国充当内应。这批人从秦国回来后,就努力地制造亲秦的舆论。他们说齐王建应西去朝秦,以表归顺,又说秦齐是姻亲,基本不用备战抗秦,也不要资助三晋、燕、楚攻秦。正是在这种情形下,王贲南下伐齐,险些就没有碰到过什么抵御。王贲率军长驱直入,攻破临淄,齐王建与后胜顿时向秦投降。齐国死亡。
  至此,秦国走完了削平群雄、统一六国的最后一程。
  首称帝王
  秦王政在他登上秦国王位的第二十六个年头,终于统一了中国。全国初定,秦王政第一件急着想做的事,就是要从新给自己确定一个称号。
  春秋战国,各国诸侯都被称为“君”或“王”。战国后期,秦国与齐国曾一度称“帝”,不过这一称号在那时并区别行。已经一统全国的秦王政,觉得过去的这些称号都不足以显示自己的尊崇,“今名号不更,无以称成功,传后世”。他命令左右大臣们议帝号。
  路过一番商量,丞相王绾、御史医生冯劫、廷尉李斯等人以为,秦王政“兴义兵,诛残贼,平定全国”,功勋“自上古以来未尝有,五帝所不及”。他们援引传统的尊称,说“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贵”,发起秦王政采纳“泰皇”头衔。然而,秦始皇对此并不满足。他只采纳一个“皇”字,而在其下加一“帝”字,创造出“帝王”这个新头衔授予自己。
  从此今后,“帝王”就成为中国国家最高统治者的称呼。
  “帝王”称呼的呈现,不但仅是简单的名号变动,还反应了一种新的通知观念的产生。在古代,“皇”有“大”的意思,人们对祖先神和其他一些神明,有时就称“皇”。“帝”是上古人们想象中的主宰万物的最高天神。秦始皇将“皇”和“帝”两个字结合起来,第一,说明确他想表示其至高无上的职位和权力,是上苍赐与的,即“君权神授”;第二,反应了他以为仅仅是做人世的统治者还不满意,还要当神。
  可见,“帝王”的称号,乃是秦王政神化君权的一个产品。
  秦王政做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帝王,自称“始帝王”。他又规定:自己死后皇位传给子孙时,后继者沿称二世帝王、三世帝王,以至万世。秦始皇空想皇位永远由他一家继承下去,“传之无穷”(《史记·秦始皇本纪》)。
  为了使帝王的职位神圣化,秦始皇又采取了一系列“尊君”的办法:
  打消谥法。谥法起于周初,是在君王死后,依其生平事迹,赐与带有评价性质的称号。但秦始皇以为,像这样“子议父,臣议君”,太不象话,更没意义。他公布破除谥法,不准后裔臣子评价自己。
  天子自称为“朕”。“朕”字的意义与“我”相同,以前一般人均可使用,但秦始皇限定只有帝王能力自称为“朕”。
  帝王的下令叫作“制”或“诏”。
  文字中不准提及帝王的名字,要避忌。文件上逢“帝王”“始帝王”等字句时,都要另起一行顶格书写。
  只限帝王使用的、以玉质镌刻的大印能力称为“玺”。
  以上这些规定,目标在于突出天子的非凡职位,强调帝王与众区别,强化皇权在人们心目中的神秘感。秦始皇幻想借助这些办法,是他的皇位千秋万代地在其子孙后裔中传续下去。
上一篇:乌获
下一篇:宣太后秦惠王妃羋八子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