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梁太祖-朱温

  梁太祖朱温(852年12月5日-912年7月18日)五代时期后梁开国皇帝,曾参与黄巢之乱,后降唐为将,唐僖宗赐名朱全忠。但又密谋杀害唐昭宗,立唐哀帝,后废哀帝自立,建立“后梁”,称帝后改名朱晃。晚年大肆荒淫,强奸儿媳。后为三子朱友珪所杀,终年59岁。
  朱温,唐朝宋州砀(音当)山(今安徽砀山)人,唐大中六年(公元852年)十月二十一日出生于砀山午沟里。最初曾参加黄巢起义军,后来降唐,被唐僖宗赐名全忠,在称帝建立后梁时,又改名为晃,取如日之光的意思,庙号太祖。
朱温  朱温幼时﹐随母在萧县刘崇家当佣工。后参加黄巢领导的农民起义军﹐随军入长安。唐中和二年(882)正月﹐黄巢以朱温为同州(今陕西大荔)防御使。同年九月朱温叛变﹐降于唐河中节度使(今山西永济西)王重荣﹐僖宗任命朱温为金吾卫大将军﹐充河中行营副招讨使﹐赐名全忠。次年﹐改宣武军节度使(今河南开封)﹐加东北面都招讨使。四年﹐全忠与李克用等联兵镇压黄巢起义军。以后十余年间﹐朱全忠凭借汴州(今河南开封)优越的地理条件﹐逐步吞并割据中原和河北地区的藩镇。天复元年(901)被封为梁王。同年﹐宰相崔胤召全忠入关﹐谋诛宦官。宦官劫唐昭宗到凤翔(今属陕西)﹐投靠节度使李茂贞。全忠攻凤翔﹐茂贞屡败。天复三年﹐茂贞势蹙﹐被迫杀死劫迁昭宗的宦官﹐送昭宗出城。昭宗还长安后﹐全忠尽诛宦官﹐废神策军﹐从此昭宗为全忠全权控制,成为傀儡。天佑元年(904)﹐全忠迫昭宗迁都洛阳﹐随即遣人杀之﹐立其子(哀帝)。后又贬杀宰相独孤损等朝官三十余人。四年﹐朱全忠废李代唐称帝﹐改名晃﹐是为后梁太祖。都开封(后曾一度迁都洛阳)﹐国号梁﹐史称后梁。改元开平。也由此掀开了五代十国的篇章。
  朱温在称帝前﹐对农业生产就比较重视﹐曾任张全义为河南尹﹐以恢复洛阳地区的生产。开平二年(908)﹐令诸州灭蝗以利农桑。三年﹐又令两税外不得妄有科配﹐禁州县猾吏“广敛贪求”﹐对唐朝积弊有所改革。但他与据有太原的沙陀贵族李克用﹑李存勖父子连年征战﹐损耗了大量的人力和财物﹐逐渐丧失军事上的优势。他生性残暴﹐滥行诛戮。晚年﹐因皇位继承人未定﹐皇室内部矛盾尖锐。干化二年(912)﹐为次子朱友珪所杀。
  生平
  朱全忠出生于大中六年(852年)12月5日。朱全忠原名朱温,宋州砀山午沟里(今安徽省砀山县)人。年幼丧父,年少时是一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无赖。
  乾符四年(877年)朱温参加黄巢军,反抗朝廷,屡立战功,很快升为大将。大齐政权建立后,任同州防御使,率军攻打河中。由于屡战屡败,怕受责罚,于是叛变降唐,投归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唐僖宗任朱温为左金吾卫大将军,充河中行营副招讨使,并赐名“全忠”。中和三年(883年)又被授以宣武节度使,随后击败黄巢。
  龙纪元年(889年)斩黄巢余部蔡州节度使秦宗权,被封为东平王。黄巢覆亡后,唐帝国已名存实亡,各藩镇拥兵自重,其中以宣武节度使朱全忠、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卢龙节度使刘仁恭、镇海节度使钱镠、淮南节度副大使杨行密等人势力最大,史载“郡将自擅,常赋殆绝,藩镇废置,不自朝廷”,“王室日卑,号令不出国门”。
  天复元年(901年)昭宗被宦官韩全诲幽禁,宰相崔胤乃召朱全忠救驾。韩全诲不得已投靠凤翔节度使李茂贞,朱全忠进攻凤翔,凤翔食尽待援。天复三年(903年),节度使李茂贞杀宦官韩全诲等七十余人,与朱全忠和解,护送昭宗出城,昭宗又回到长安。崔胤指责宦官“大则构扇藩镇,倾危国家;小则卖官鬻爵,蠹害朝政”,不久朱全忠尽杀宦官数百人,废神策军,完全控制皇室。天复元年(901年)封为梁王。天佑元年(904年),朱全忠杀宰相崔胤,逼迫昭宗迁都洛阳,八月壬寅夜,指使朱友恭、氏叔琮、枢密使蒋玄晖等人杀昭宗,另立其子李柷为帝,是为唐哀帝。天佑二年(905年),在亲信李振鼓动下,于滑州白马驿(今河南滑县境)一夕杀尽杀宰相裴枢、崔远等朝臣三十余人,投尸于河,史称“白马之祸”。年末,预备篡位称帝,让宰相柳璨、蒋玄晖谋划受九锡,蒋玄晖与太常卿张廷范认为天下未定不可过急,朱全忠不悦。宣徽副使蒋殷、赵殷衡素与蒋玄晖、张廷范不和,趁机诬告他们与柳璨对何太后盟誓复唐,朱全忠怒,遣使杀蒋玄晖,密令蒋殷、赵殷衡在积善宫缢杀何太后,迫哀帝下诏称太后系秽乱宫闱自杀谢罪,追废为庶人,停新年郊礼。又贬杀柳璨、张廷范。
  朱全忠为节度使时,用法苛严,大军交战时,如将军战死,所部士卒则一律斩首,称“跋队斩”,自是战无不胜。而且士卒逃匿州郡,不归者甚众,为防士卒逃亡,朱全忠命军士纹面以记军号。
  开平元年(907年)废唐哀帝,自行称帝,改名为晃,建都开封,国号为“梁”,史称“后梁”,后人称为后梁太祖。封李柷为济阴王,次年又杀李柷,自此唐朝结束289年的统治,中国进入五代十国的纷乱时期。
  朱全忠在位时颇重视农业发展,下令两税法之外不得妄有科配,并曾因侄子朱友谅不恤灾民却进献瑞麦怒罢其官;但因连年战事,民不聊生,开平四年(910年)发生柏乡之战并战败,与晋王李存勖矛盾加剧。晚年宫廷内陷入权力斗争。朱温生性残暴,杀人如草芥。夫人在世时尚能劝止,死后却大肆淫乱,甚至乱伦,包括儿媳都得入宫侍寝。乾化二年(912年)被三子朱友珪刺杀,终年61岁,在位6年。
  朱温之死
  因为朱温长子郴王朱友裕早死,因此从建国称帝以来,朱温始终未立太子。此时他明白自己命不久矣,而其他几个亲子又不堪重用,仅仅养子博王朱友文尚可成气,因而决定传位于他。
  朱友文驻守在东都开封,朱温于是将传国玉玺交给其妻王氏,让她去召回朱友文,事情被郢王朱友珪的妻子张氏探知,告于朱友珪,朱友珪这时是控鹤都指挥使,控鹤都负责皇宫的警卫工作。朱温看出朱友珪有野心,又下诏即将朱友珪调任为莱州刺史,朱友珪知道这是为了传位给朱友文做的准备,如若自己起身赴命,那么从此就与皇帝宝座无缘,而且当时大多被贬到地方的人,紧接着就追命赐死,恐有杀身之祸,朱友文更不能自安。
  乾化二年(912年)六月二十二日,朱友珪穿上庶装,装扮成庶人进入左龙虎军,把情况向统军韩勍说明,韩勍是朱友珪的老部下,恐发生变故因此受到波及不能自保,于是与朱友珪一拍即合,决定协助他弑父篡位。韩勍带领着自己信任的亲兵五百人,换上控鹤军士的服装,跟随朱友珪混入皇宫中隐蔽起来,至半夜启动,砍断万春门的门闩涌入朱温所在的寝殿,此时宫人因恐惧而呼号奔走地逃逸了。朱温从床上惊醒坐起,问:“造反的人是谁”朱友珪走入回答:“不是别人,是我!”朱温对着朱友珪说:“我早怀疑此贼,愤恨没有杀之。你如此悖逆,杀父篡位,老天爷会放过你吗?”朱友珪指示自己的马夫冯廷谔说“将老贼万段”冯廷谔提刀追砍,朱温奋起,绕着大殿内的柱子躲避,期间冯廷谔挥刀三次都劈到了大柱子上,最后朱温力乏,倒于床榻,冯廷谔找准机会向朱温的腹部刺了一刀,刀刃从后背穿透出来,朱温随即毙命。
  朱温被杀死之后,朱友珪使人将寝宫地砖扒开,挖一个坑,用蚊帐包裹其尸,然后埋入寝宫地下,即派供奉官丁昭溥策马飞奔传要将朱友文赐死的伪诏,并于清晨呼使文武百官集中在大殿上,宣读伪造的皇帝诏书“博王朱友文谋图造反,指示杀驾,昨日夜,有穿盔带甲的兵士突入皇宫,幸好依赖于郢王友珪的忠孝,亲率控鹤军士将其歼殄,保全了朕的性命。然朕之病情也因为昨晚发生的事情而更加严重了,故此现以郢王友珪监国,主持军国大事。”
  六月二十六日,丁昭溥返回,朱友珪确认朱友文已死,公开了朱温驾崩的消息,而后又公布假遗命制书,宣布继帝位,定明年的年号为“凤历”给朱温上谥号神武元圣孝皇帝,庙号太祖,陵墓叫宣陵,于十一月二十五日在伊阙下葬。朱友珪虽然加冕登基,可朝中人人都清楚他弑父篡位的事实,即使朱友珪用财宝贿赂,大多也不情愿辅佐他,君臣因此离心离德。又因朱友珪软弱失策,对在外的藩王们没有采取先发制人,导致均王朱友贞借此机会,暗中纠集了其他藩王和旧将帅们为外应,确保有与朱友珪进行长期军事对抗的实力,并策动统领洛阳禁军的袁象先为内应,约定发动宫廷政变。
  朱友贞先于凤历元年(913年)一月起兵讨伐朱友珪,朱友珪派出拦截迎战的部队首战不力,接着被朱友贞劝降,继而又策反了开封龙骧军众将,因此朱友贞于二月顺利进入东都开封。之后袁象先在西都洛阳向朱友珪发难,率兵几千冲入皇宫中,朱友珪闻讯兵变,同皇后李氏及冯廷谔逃命,来到宫楼北垣楼下,将要出去,可朱友珪知道自己总还是不能逃脱,就让冯廷谔将自己与皇后张氏杀死,紧接着冯廷谔也自尽了。朱友珪死后,袁象先携传国玉玺至东都开封,朱友贞等来玉玺就在开封即位,追废朱友珪为庶人,除朱友珪的年号,复称乾化(913年)三年。

上一篇:后晋高祖-石敬瑭
下一篇:后梁开国元勋-薛贻矩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