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武藏

  宫本武藏(1584年-1645年6月13日,天正12年-正保2年五月十九),江户时代初期的剑术家、兵法家、艺术家,为创立二天一流剑道的始祖,以“二刀流”剑术闻名于世。
  关于宫本武藏的名称,其本姓为藤原,惯常使用的宫本、新免则为其氏;幼名辨助或辨之助(日语:弁助、弁之助〔辨助〕/べんのすけ),名讳玄信,通称武藏,号二天、二天道乐。在其着作‘五轮书’中以新免武蔵守藤原玄信署名;而在他亲笔写给有马直纯及松井兴长的书信上则署名“宫本武藏玄信”,长冈佐渡守书状中有“二天”这个称号。而熊本市削弓的墓碑上写有新免武蔵居士,养子伊织在武藏逝世之后9年建立《新免武蔵玄信二天居士碑》(小仓碑文)标明“播州赤松末流新免武蔵玄信二天居士”。死后71年后《本朝武芸小伝》以“政名”的名字介绍。自此所引用的系图及传记、武藏供养塔的介绍以及武藏的小说,多数使用“政名”的名字,二天一流门弟及宫本家史料等,没有使用“政名”的名字。
宫本武藏  宫本武藏在京都与兵法名宿吉冈家族的对决,和岩流岛与岩流兵法家的决斗故事,至今成为许多小说、时代剧、电影、乃至电视连续剧(历史电视剧)等发挥的题材,并闻名于世。其自着《五轮书》亦为现代日本人在哲学、经营、乃至运动各方面的指导书籍,在世界各地也有诸多翻译版本与喜好读者。惟武藏真实的历史事迹,诸如和吉冈、岩流的对决等,往往留存数种不同的记载,难以考订孰是孰非。一如小和田哲男(监修)、久保田英一着作的《発掘!武蔵&小次郎》所言,宫本武藏其中一项特别之处,在于史料“既少又多”。武藏并没有传统历史聚焦的政治、军事上的重要性,相关史料自然有限,以致武藏的生平至今仍有许多空白和争议。然而相较于其他与武藏身份地位相近的人物来说,武藏的史料却又异常丰富,足为武藏的一生描绘出虽然粗略但大体可信的轮廓。
  武藏亦是知名的水墨画家及工艺家,其传世的文艺作品,如‘鹈图’、‘枯木鸣鵙图’、‘红梅鸠图’、以及‘正面达摩图’、‘卢叶图’、‘卢雁图屏风’、‘野马图’...等水墨画、以及马鞍、木刀、工艺作品都为日本国家指定的重要文化财产。
  出生年
  从着作《五轮书》的序文中记载“年六十”推算,五轮书完成年间为宽永20年(1643年)10月10日,武藏应为天正12年(1584年)所生。
  出生地
  出生于播磨国(今兵库县)。(着作《五轮书》序文记载)
  青少年时期
  在《五轮书》中,武藏自述在13岁初次决斗战胜了“新当流”的有马喜兵卫,16岁击败但马国刚强的兵法家秋山。
  庆长5年(1600年)宫本武藏自称隶属于宇喜多秀家的新免氏武士,以西军身份参加了关原之战;然而从黑田家之文书(《庆长7年?同9年黑田藩分限帖》)记载着武藏父亲新免无二在关原之战以前是在东军的黑田家仕官,因此在关原之战中武藏也很有可能同父亲一起侍奉当时丰臣家的黑田孝高,在九州作战。
  剑客时期
  武藏自述从13岁到29岁,决斗60余次,没有一次失手。关原战后,流浪步行全日本数年,接受各地武士挑战也练武,当时德川幕府也派出特务柳生父子与抓牙的追击
  《五轮书》记载,武藏“21岁赴京都,与天下之兵法家交手数次,没有一次不成功的”。从天正12年(1584年)武藏出生推算的话,赴京应是庆长9年(1604年)。在‘新免武藏玄信二天居士碑’(小仓碑文)记载“扶桑第一之兵术吉冈”,应是指吉冈流一门。武蔵与吉冈兄弟决斗的故事,在各文艺作品间广传至今。武藏一系的传人对这段对决的记载虽然彼此有些出入,但大致都说武藏先战胜门主吉冈清十郎、再击杀其弟传七郎,最后面对吉冈全员围剿,仍然在斩杀了吉冈的少主后全身而退,吉冈一门也因此断绝。然而非武藏系的文献,从与武藏比试的人究竟是谁、到究竟比了几场,都有不同的记载。比试的结果,也有双方平手,或是初战平手、再约战时武藏没有赴约(吉冈不战而胜)等不同说法。吉冈本有经营染料的副业,也有史料称吉冈一门只是在政争失利后转而专营染料生意,并直到明治时代都享有商誉。
  庆长10年(1605年),武藏与奈良奥藏院的枪法高手比试。奥藏院传承了知名的宝藏院枪术。是战,武藏虽占上风,但最后未分胜负双方就停手罢斗。这在武藏三十岁前的决斗中是很罕见的。和年轻时期的武藏交手的人,几乎非死即伤。小说故事中武藏得益于宝藏院胤荣的指导,并与胤荣的弟子胤舜决斗,为小说创作。胤舜名义上为胤荣的弟子,实为再传弟子,当时年纪还小。
  庆长11年(1606年),武藏于伊贺与锁镰名家宍戸(名不详)决斗,武藏以二刀流应战,最后掷出左手的短刀刺入宍戸的胸口,击杀对手获胜。
  庆长13年前后,武藏前往江户。13年,两名柳生新阴流的剑客,大瀬戸隼人与辻风左马助,向武藏挑战,结果一死一伤。
  庆长13年到17年之间,武藏于江户与后来被称为梦想权之助的高手比试,并获得胜利。权之助因此前往宝满山的灶门神社苦练,最后在梦中得到神明的启示,放弃本来惯用的刀剑,改练杖术,并创立了神道梦想流杖术。另有权之助败给武藏之后,向武藏拜师求艺的记载。也有传说梦想权之助改练杖术、武功大进后,再次向武藏提出挑战,并战成平手。神道梦想流门人则流传权之助再次挑战武藏时,得到神明的帮助,击败了武藏。
  武藏的事迹中,最广为人知的莫过于“岩流岛决斗”,也就是庆长17年在长门国(今本州山口县下关市)的舟岛(浮在关门海峡上的岩流岛),与岩流的兵法家佐佐木小次郎对决的故事。尽管不知道这位岩流的兵法家是否真的姓“佐佐木”、名“小次郎”,随着第三方记载的发现,至少这场决斗的真实性和宫本武藏的胜利已经没有太大异议。然而除了宫本武藏曾于舟岛,今岩流岛,战胜一名岩流的兵法家之外,其余细节众说纷纭,且充满了谜团。首先,不论由武藏传人的记述或旁人的记载来看,这一战都名动一时,武藏自身的论着不知为何却只字不提。其次,不论决斗的起因,武藏对手的姓、名、出身背景,决斗的经过等等,各种资料颇有歧异。岩流的兵法家之死,也有被武藏一招击杀,和武藏打倒对手后未下杀手、随行的弟子却在武藏要离去时擅自上前将对方杀死等不同记载。就连武藏使用的兵器也有数种说法:一把较寻常刀剑更为巨大的船桨型木刀、或者一把前端钉了钉子的木刀、或是普通型制的一长一短两把木刀等等,共通点大概只有虽是约定真剑比武,武藏却选用木刀与对手的真剑决斗并获致胜利。据载,宫本自划船至决战点后,在躲过佐佐木挥刀后,竟用船桨回击,宫本强大臂力,持厚浆竟拍碎佐佐额,定出胜负
  客将时期
  大坂之役(大坂冬之阵与大坂夏之阵)之中,宫本武藏以丰臣军名分参战的故事,实为稗官野史詄闻毫无根据之误传。实际上武藏是以水野胜成的客将以德川军名义参阵之。与水野胜成的嫡长子胜重(又名水野胜俊)活跃的战迹,亦在数个历史文献中记载。
  之后宫本武藏在姬路城主本多忠刻的交涉下,参与了明石的町割(都市计划),以及姫路、明石等城寨、寺院的修筑建设。根据《海上物语》,武藏也在这个时期和梦想权之助(神道梦想流祖师)在明石进行决斗比试。
  元和初年(1615年),宫本武藏收水野家臣中川志摩助的三男,中川三木之助为养子,并推荐三木之助出仕姬路城主本多忠刻。然而三木之助却在宽永3年(1626年),为了本多忠刻亡故而殉死。于是武藏只好在三木之助死后,收播磨武士侍田原久光的次男伊织成为养子。宫本伊织后来出仕明石城城主小笠原忠真,在寛永8年(1631年)年仅20岁时便成为小笠原家的家老。
  宽永15年(1638年),岛原之乱爆发,小仓城主小笠原忠真与侍从伊织出阵镇压,武藏与忠真外甥中津城城主小笠原长次也参阵其中。从岛原之乱后从武藏寄给延冈城主有马直纯的书信中,写着“我不会再被石头打到了”的纪录看来,武藏有被当时岛原一揆军投石击中而负伤。
  在小仓寄宿中,武藏依忠真之命与着名的宝藏院流枪术高手高田又兵卫比武。又兵卫执竹枪,武藏持木刀,两人交锋三次,谁也没能击中对方,又兵卫却主动认输。据说又兵卫的理由是:枪比剑长,已占了优势,却没能取胜,等同落败。另说两人各击中对方两次,又兵卫却以“武藏是故意被击中的”为由认输。
  岛原之乱后
  宽永17年(1640年),宫本武藏受熊本城城主细川忠利邀请移驻熊本城。门人7人每人分给18石共300石之俸禄,并在熊本城东部的千叶城武家一处房舍供居住之,武藏更破格可参予以往只有家老身份方可参予的猎鹰活动。细川忠利也邀请武藏和同样客人身份的足利义辉的遗孤足利道鉴,3人依同前往山鹿温泉。但隔年细川忠利猝死,其第二代藩主细川光尚同样给予300石的待遇对待之。《武公传》的武藏弟子士水(山本源五左卫门)记载:‘士水传纪录:武公肥后的门弟、为首有太守长冈式部寄之、泽村宇右卫门,其他如御家中、御侧、外样、与陪臣、轻士共千余人’入门武藏门下。在教授剑术兵法之余,则以绘画与制作工艺作品流传至今。
  寛永20年(1643年),宫本武藏登上九州肥后岩户山(今熊本市附近),并闭居山下的灵岩洞,开始执笔撰写‘五轮书’。另外,在武藏死亡之前数日,武藏则把二书‘独行道’与‘五轮书’合称为“自誓书”并授与弟子寺尾孙之允。
  正保2年5月19日(1645年6月13日),宫本武藏于千叶城的武士居所死亡。墓地葬熊本市弓削的武藏冢。北九州市手向山则有养子伊织立的‘新免武藏玄信二天居士碑’,该碑文为伊织与武藏关系的最古老纪录,通称“小仓碑文”。
  剑道流派
  宫本武藏虽然以二刀流闻名,然查其生平对敌的记载,并不拘泥于一刀或二刀,有时用真剑、有时却选用木刀,体现了其着作《五轮书》中所言,不偏好或排斥某种武器,因时制宜、发挥所长以克敌制胜。《五轮书?地之卷》又写道,比起同时使用两把刀,习练单手使刀更为重要,才能在各种情境下都运用自如。对此,押井守于其宫本武藏动画评传《宫本武蔵 -双剣に驰せる梦-》里提出的见解是,武藏一生最大的志向为骑着马、率领军队于战场上建立功业,所以才特别重视适合骑马作战的单手刀法。
  宫本武藏最初将自己的流派命名为“圆明流”,后来更名为“二刀一流”或“二天一流”,两者混用,最后才定名为“二天一流”。武藏大半生漂泊,曾在许多地方授艺,“圆明流”和“二天一流”也各有传承,延续至今。
  圆明流
  早年宫本武蔵的父亲新免无二隶属于包含十手?二刀流等技法的当理流。武藏将其发展,并命名为圆明流。 圆明流时期的高徒:
  二天一流
  二天一流中所谓“二天”就是指“二天晒日”(《五方之太刀道序》)之意,指的是太阳和月亮:即阴与阳,也就是象征对立的事物。世界一切都是由相对事物组成,由这些相对事物相互浸透而使所有事物发展统一,生新的事物。二刀的技法简单的讲就是统一左右两手手上大小二刀的动作,由此达到战胜对手这一目的。由这对立的二极升华统一而发展这个事实,不单是剑术,甚至是“世界之理”(武藏书状) 因此命名为“兵法二天一流”。
上一篇:罗曼·罗兰
下一篇:《安徒生童话》安徒生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