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途岛

  1942年4月,经罗斯福总统批准,由陆军航空兵司令阿诺德上将挑选了美国陆军航空兵中的传奇人物,曾在二三十年代多次创造飞机竞速比赛记录和历史上第一次进行仪表飞行的优秀飞行员杜立特尔中校,组织16个B—25轰炸机的机组人员,经短期强化训练后,于4月18日在杜立特尔的率领下从海军“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了东京。这次空袭给日本造成的物质损失微不足道,但在心理上极大震撼了日本朝野,并使日本军方对珍珠港事变后的战略进攻方向的争论有了结果——4月底,中途岛作战计划由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正式提交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海军大将,迅即获得批准。5月5日,永野海军大将奉天皇敕令,发布了《大本营海军部第十八号命令》,正式下达代号为“米号作战”的中途岛作战计划。这一命令简单地命令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与陆军协同,占领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西部要地”。同时,大本营陆军参谋本部和大本营海军部签署了联合“中央协议”,规定了陆军和海军在中途岛作战中相互协作的事项。根据这个协议,陆军将派一个加强联队参加中途岛登陆作战,这些部队在完成占领后撤出,由海军部队负责守备该岛,登陆部队将于5月25日前后在塞班岛集结。协议没有具体规定作战日期,只是说作战将在“6月份前二十天内”,与阿留申的作战同时开始。
中途岛  中途岛作战计划是在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亲自主持下由联合舰队司令部制定的,联合舰队参谋长宇垣缠海军少将总负责,联合舰队首席参谋黑岛龟人海军大佐筹划计划纲要和轮廓,其他参谋则按专业分工制订该计划的各个细节。作战目的一是占领中途岛,夺取航空兵前进基地,二是引诱并歼灭美国太平洋舰队。为确保战役胜利,将首先对阿留申群岛发动佯攻,以分散牵制美军,日军主力则隐蔽前往中途岛,夺取懊岛并消灭前来增援的美军太平洋舰队。如果达成战役企图,将极大消耗美军的有生力量,沉重打击美军的战斗意志,并能将美军在太平洋上发动战略反击的时间至少推迟到1944年以后,为日本赢得宝贵的时间,从而积蓄起充足的力量来保持有利而稳定的战略态势。
  1942年3月底计划出台,4月初提交海军军令部讨论,遭到了强烈反对,海军军令部认为由于中途岛距离较远,无法得到岸基航空兵的支援,而且难以做到出其不意,退一步说,即便占领中途岛,组织防御和维持补给都是非常困难的。但在山本的坚持下,军令部在原则上表示同意,但在战役发起时间等一些细节上还有分歧。而日本陆军则反对海军的计划,主张进攻澳大利亚。东京遭到空袭后,日军大本营感到了来自东面的威胁,使一切反对中途岛作战的意见烟消云散。从这一点上讲,杜立特尔无疑是中途岛大捷的第一功臣。
  日军计划投入航空母舰8艘,水上飞机母舰5艘,战列舰11艘,重巡洋舰13艘,轻巡洋舰9艘,驱逐舰68艘,潜艇24艘,扫雷舰5艘,运输舰16艘,后勤补给舰21艘,飞机700架,陆军8600人,海军2.3万人的庞大兵力来执行这一计划。战役最高指挥官为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
  作战序列为:
  一、主力编队,由山本五十六亲自指挥,下辖航空母舰1艘,水上飞机母舰2艘,舰载机19架,水上飞机50架,战列舰7艘,轻巡洋舰3艘,驱逐舰21艘,补给舰4艘担负策应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的任务;
  二、机动编队,由南云忠一海军中将指挥,下辖航空母舰4艘,舰载机266架,此外还搭载计划用于中途岛的岸基航空兵飞机46架,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1艘,驱逐舰12艘,补给舰5艘负责对进攻中途岛的空中支援,并寻机消灭美国太平洋舰队;
  三、登陆编队,由近藤信竹海军中将指挥,下辖航空母舰1艘,水上飞机母舰2艘,舰载机23架,水上飞机40架,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8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21艘,运输舰14艘,补给舰8艘,运载地面部队5800人(由太田实海军大佐指挥的第二联合特别陆战队和由一木清直陆军大佐指挥的一木支队组成),负责在中途岛登陆;
  四、北方编队,由细萱戌子郎海军中将指挥,下辖航空母舰2艘,搭载舰载机82架,水上飞机母舰1艘,水上飞机10架,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3艘,驱逐舰12艘,潜艇6艘,扫雷舰5艘,运输舰3艘,补给舰3艘,运载地面部队1800人,其中穗积松年陆军少佐指挥一个步兵大队(相当于营)和一个工兵中队(相当于连)组成陆军北海支队,共约1200人负责在阿图岛登陆,向井一二三海军少佐指挥的舞鹤镇守府第三特别陆战队约600人负责在基斯卡岛登陆,作为佯攻;
  五、先遣侦察编队,由小松辉久海军中将指挥,下辖轻巡洋舰1艘,潜艇供应舰1艘,潜艇17艘负责在中途岛与夏威夷之间建立三道潜艇警戒线,侦察美军的动向。
  此外还有冢原二四三中将指挥的以南洋诸岛为基地的214架岸基飞机,其中战斗机108架、鱼雷机72架、轰炸机10架、水上飞机24架,担负空中侦察和掩护。
  懊计划规定6月2日侦察编队的潜艇进入中途岛与夏威夷之间以及中途岛以东海域的预定阵位,建立三道潜艇警戒线;6月4日对阿留申群岛进行空袭,以配合中途岛方向的主攻;6月5日机动编队对中途岛进行空袭,压制消灭岛上的航空兵力,随后进至中途岛以北海域一面支援登陆作战,一面准备迎击美军舰队的反击,待夺取中途岛机场之后,其航母所搭载的岸基飞机立即转至岛上;6月6日在基斯卡岛和阿图岛实施登陆;6月7日代号为N日,登陆编队实施对中途岛的登陆,之所以选择6月7日为登陆日,因为那是6月中一个有月光的夜晚;主力编队于6月7日抵达中途岛西北海域,为登陆编队提供火力支援,并与美军舰队展开海上决战。该计划将在两个方向展开,中途岛为主攻方向,阿留申为佯攻方向,两个方向密切配合,相互支援,一旦美军前往任一方向迎战,都将由主力编队负责以海上决战将其歼灭。整个计划组织严密,规模宏大,日本海军可以说是倾巢而出,几乎投入了所有能动用的舰艇。这一行动的耗油量几乎相当于日本海军在和平时期一年的耗油量,甚至还有人说所有参战军舰的甲板面积总和比中途岛的面积还大。但该计划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犯了分散兵力的兵家大忌,当时日军在太平洋上占有绝对优势,只需集中全力进攻中途岛,就可稳操胜券,却反而把部队分为几个相距遥远又难以及时相互支援的编队,削弱了自己的优势,分散了自己的兵力,埋下失败的契机。
  趾高气扬的日军自峙占据优势,作战准备难免有几分疏漏,特别是既没有及时修复在珊瑚海海战中负伤的“翔鹤”号航母,也没有迅速为飞行员伤亡惨重的“瑞鹤”号航母补充飞行员,致使这两艘航母无法参加中途岛作战。如果这两艘航母能及时恢复战力,按原定计划加入南云的机动编队,那么在中途岛作战方向,日军航母在数量上就将占有6:3的绝对优势,南云就可以拥有足够的力量游刃有余地应付美军中途岛岸基航空兵和航母舰载机的同时攻击,极有可能改变战役的最终结局。
  5月18日,参加中途岛登陆作战的指挥官一木清直陆军大佐来到“大和”号,接受山本关于作战计划的指示。至此,各参战部队都已领受了作战任务。
  5月20日,山本发布各部队作战部署的最后命令,考虑到联合舰队还需要七天才出海,为了不白白浪费这几天,联合舰队组织了为期两天的大规模实战演习。
  5月25日,在“大和”号上进行了一次中途岛和阿留申作战的图上演习。演习中却最生动不过地说明了日军狂妄自大和轻率愚蠢达到了何等地步!谤据演习的裁判计算,美军投中了九枚炸弹,击沉日军两艘航母。这一客观结论,却被先改为命中三弹,击沉击伤航母各一艘,最后竟索性改为一艘也没有损失。完全可以这么说,此时此刻,日军根本没有想到过失败。刚参加珊瑚海海战归来的高木武雄海军中将还向参加演习的指挥官和参谋人员作了详细报告。当晚山本海军大将和参加图上演习的参战部队指挥官及参谋人员在“大和”号聚餐,喝着天皇所赐的米酒,为祝愿即将到来的作战获得成功而干杯。至此,日军战前准备一切就绪。 1942年5月27日,濑户内海西部著名军港柱岛锚地,朝霞映照着规模庞大的日本舰队。柱岛位于广岛以南,锚地周围是许多丘陵起伏的小岛,小岛上从岸边直到山顶都是农田,每座山顶都部署着严密伪装的高射炮群,锚地之大足以容纳整个日本海军,而且远离商船航道,优越的天然条件简直是为联合舰队度身定做的。开战以来,第一舰队和第一战列舰战队就一直停泊在柱岛,以等待传统的海上决战,以至于一直征战在外的航空母舰飞行军官们,以讽刺的口吻把它们称为“柱岛舰队”。
  此时,这支庞大的舰队正静静地等待着出击,每艘军舰都已完成了出海准备,加满了燃油、弹药和补给品,因此沉重的载重将水线压得很低。整个锚地一片寂静,除了军舰上的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但是人们却分明感觉到激动的情绪弥漫着整个舰队。这天正是日本的海军节,三十七年前的今天,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率领的日本联合舰队在对马海峡战胜了俄国舰队。太平洋战争开始半年以来,日本海军取得的战绩足以与三十七年前的辉煌胜利相媲美,联合舰队士气高昂,官兵们都确信,此次出海将为日本海军再添新的光荣!
  8时正,“赤城”号航母升起了起航信号,第十驱逐舰战队,第八巡洋舰战队,第三战列舰战队第二小队,第一航空母舰战队和第二航空母舰战队依次拔锚,开赴战场。
  当舰队驶出锚地时,晚出发的其他部队官兵列队欢呼,挥动帽子为他们送行,整个气氛是喜气洋洋的,每个人都深信自己即将参加的是另一次辉煌胜利。舰队在中午前后通过了丰后水道,傍晚时已深入太平洋,以环形巡航队形向东南挺进。——出航后不久,“赤城”号飞行长,偷袭珍珠港时的空中总指挥渊田美津雄海军中佐就因急性阑尾炎,被送进了舰上的医务室。几天后第一航空舰队作战参谋源田实海军中佐也因重感冒引发肺炎而住进医务室,这两位日本海军最优秀的航空军官因病缺阵,对于不熟悉航空业务的南云来说,简直就是失去了左膀右臂。而联合舰队总司令山本此时也正遭受着胃病的煎熬,日本海军三位精通航空业务的人杰,在这大战前夕不约而同病倒,似乎预示着这次海空决战流年不利! 接下来几天其他部队也按计划出发了。细萱海军中将的北方编队,于5月28日从大凑起程;同天晚上,运送中途岛登陆部队的运输船在田中赖三海军少将指挥下从塞班岛出发,为了欺骗美军潜艇,运输船队先向西航行绕到提尼安岛南面,再转向东;几乎同一时间栗田健男海军少将的重巡洋舰支援部队从关岛出发,在运输船队西南约40海里并肩东进;近藤海军中将指挥的登陆编队和山本直接指挥的主力编队,是最后出发的部队,于5月29日清晨从柱岛启程。
上一篇:德国人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下一篇:纳粹的疯狂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