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孔子安贫乐道的解释

        人生很短,也很长。因为要生活,所以大部分人会为了生活而选择自己不喜欢的职业,这与内心的希冀不符,所以就产生矛盾。矛盾出来后就觉得自己特没用,特窝囊,感觉自己活得一塌糊涂,可以说是在快节奏的社会里苟且地活着。苟且一词,出自晋陆机的“为上无苟且之心,群下知胶固之义。”这种“苟且”,是得过且过,置身到现代社会来,更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屈服。孔子曾说过:“爱之,能勿劳乎忠焉,能勿诲乎?”就拿工作来说,如果你喜欢它,能不为它操劳吗?还会抱怨吗?不,肯定不会。如果是自己喜欢的工作,就是历经千辛万苦,也会克服重重困难。但因现实的种种差异,很多人不得不“苟且”地活着。
        佛家认为,人生有其中苦难。分别是:“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即是生难,老去,病疾,死亡,相互怨恨的人见面,爱却别离,求之不得的七苦。具体佛经说有二十难,即:“生值佛世难,忍色忍欲难;见好不求难,被辱不瞋难;有势不临难,触事无心难;广学博究难,除灭我慢难;不轻未学难,心行平等难;不说是非难,会善知识难;见性学道难,随化度人难;睹境不动难,善解方便难。”总之就是人生多苦难。
        纵是孔子这般人物,在其一生,也遭受过苦难。战国早期的《列子》一书,就曾将对孔子的生平概括为四点,即:“穷于商周,围于陈蔡,受屈于季氏,见辱于阳虎。”少年穷,而在鲁国时,又备受阳虎戏弄,所以“受屈于季氏,见辱于阳虎。”而“围于陈蔡”相传是孔子与阳虎容貌相似,而被陈国人认为是阳虎,被围困在魏国与陈国的边境断绝粮食多日,孔子与阳虎到底像不像,不去研究,我们把目光放到“围于陈蔡”上。
        孔子“围于陈蔡”的背景,是孔子周游列国时,在魏国与陈国之间来往,均不受重用。孔子到两国边境时,由于猜忌,两国都不让孔子进到自己的国家。《庄子·让王》有记载:“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颜色甚惫,而弦歌于室。”孔子被围困到陈蔡之后,七天都不能开火做饭,吃的野菜汤都没有米,大家的脸色都很疲惫。颜回摘菜时,弟子子路、子贡就谈论说:“夫子再逐于鲁国,削迹于卫,伐树于宋,穷于商周,于陈蔡。杀夫子者无罪,藉夫子者无禁。弦歌鼓琴,未尝绝音,君子之无耻也若此乎?”孔子被再次驱逐出鲁国,到宋国却遭到宋国贵族的敌视,现在又被围困在魏蔡两国。不觉得羞耻吗?这话被颜回听到告诉了孔子,孔子喊两位弟子进房。《论语·卫灵公》记载这段故事,子路问道:“君子亦有穷乎?”君子也有穷困的时候吗?孔子说:“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君子接受穷困安贫乐道,而小人则是胡作非为。接着孔子解释道:“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君子通达于道叫贯通,不能通达于道就是“穷”走投无路,我信守仁义而遭外界带来的祸患,怎么说是“穷”?善于反省就会通达于道。“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隘,于丘其幸乎。”冬天来临,霜雪降临,正因此我才看到松柏的郁郁青青,这怎么说是“穷”,而是“幸”。
        说完之后,孔子抚琴,子路“执干而舞”,而子贡也进行了深刻反省。
        “吾不知天之高也,地之下也。”子贡自嘲自己不知天高地厚。
上一篇:何谓君子?论语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下一篇:儒家忠恕之道:吾道一以贯之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