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交友之道: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民间有句俗谣,叫:“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生轩辕。”二月二又称为龙头节、青龙节,是民间传统节日。为何称“二月二”为“龙抬头”日呢?是因为民间相传农历二月初二,是龙抬头的日子,有部分地区会有给男童理发的习俗。而三月三,俗称上已节,相传是皇帝的诞辰,也是禊日。其源于除恶之源,是古代为消灾求福举行的仪式。,则是在暮春早秋时在水边举行的祭祀,以消除不祥,是古代为除灾求福而举行的一种仪式。在这天,人们会有“除畔浴”的习俗,来,慢慢发展为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活动,《诗经·溱洧》篇里描写的“方涣涣兮”“洧之外,洵訏于且乐”就是描写三月三的游春之景。论语曾记载的:“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而归。”写的也是这种场景。
        《西京杂记》也记:“三月上巳,九月重阳,使女游戏,就此祓禊登高。”但后来理学盛行,礼教森严,游春畔浴的习俗渐渐废除。畔浴的习俗虽然没有再出现很大规模,但这种文化习俗被文人士子承袭之后,便形成一种新的文化,即是“曲水流觞”。
        “曲水流觞”是由上已节衍生出来的习俗。前面也说了,民间到这个日子,都会郊外游春。在举行完祓禊之礼后,大家会坐到水边,酒杯从上流而下,这里的酒杯并不是青铜或铁制,而是木质的,体轻能浮水,因形状而得名于“羽觞”。“羽觞”到谁那里,谁就要饮酒,这与另一习俗“击鼓传花”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曲水流觞”本就是一种民间游戏,由于文人雅士的加入,多了些风雅之气。说起“曲水流觞”,最为出名的就是王羲之举办的兰亭集会,邀请朋友饮酒作乐,乐完之后,王羲之也是喝多了,就写下那篇著名的《兰亭集序》,“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这里就说了王羲之邀请朋友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是为“修禊事也”而提到的“流觞曲水”“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都是上节的“曲水流觞”文化的体现,而王羲之的这首《兰亭集序》也让兰亭出名,这种饮酒作诗又赏景的作风,对后世影响颇大。而因为有“曲水流觞”,唱酬文化也应运而生。
        唱酬,称唱狩,又为唱和。谓作诗与别人唱和,形式多种。经常在“曲水流觞”中出现,是文人雅士比试的手段。而除了在曲水流觞上,唱和还表现在离别唱和之中。文人之间更是如此,比如你出游我要写首诗表达一下感情,出游的人也会回首诗,表示一下。唐伯虎就说过:“此日伤离别,,,还家足唱酬。”有个最出名的段子“李白为什么不给杜甫回信”,杜甫的《春日忆李白》:“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冬日有怀李白》里的“寂寞书斋里,终朝独尔思。”就是这种唱和文化的体现。叶圣陶先生也曾说过吟诗填词,所谓唱酬,也算了不起。
        古代的娱乐活动并不多,可无论是曲水流觞抑或是唱酬,其本质来说,都是一种交流手段,也就是我们所谓的交朋友。当然除了这两种外,士子之间最常见的就是“以文会友”。儒家经典《论语》有记“以文会友,以友辅仁。”这句话是曾子所说,表面的意思是以文交友,以友人而辅助自己修身,有耳濡目染修心的味道。这未免有些相轻“白丁”的意思,不如我们这样看,文人重视修身,所以以志同道合者为友,这里的“文”其实是种文化思想。
        文人以文会友,并非轻视那些不识字的人,这里的文,可以理解为道义。孔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文人有道,武人也有道。只要拿本身遵从的道义去交朋友,努力“以友辅仁”,那朋友之间无论是识字不识字,都会结为良友,都会互相扶持而得大道。这时,便没什么文不文,友不友的了。
上一篇:儒家忠恕之道:吾道一以贯之
下一篇:没有了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