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谈国让:伯夷顺乎亲,叔齐恭乎兄

        孔子喜欢夸人,在《论语》中,他多次夸赞自己的弟子。他夸赞闵损孝,夸冉雍“雍也可使南面”,夸得最多的还是颜回,夸他安贫乐道“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夸他好学“回也好学,不迁怒,不贰过”;并认为他是贤者。“贤哉回也!”最后颜回死的时候,孔子十分伤心。当然孔子夸赞最多,给予赞誉最多的还是古代先贤,从《论语》中可以看到,孔子对尧舜二帝甚是推崇多次提到尧舜的德政。除了尧舜外,孔子还曾多次夸赞另外两位古代先贤。这两位先贤不比尧舜,既没当过官,也没做过君主。他们之所以被铭记于世,是因为他们在西周初期做了一件事,这件事至今都被流传下来,或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铭记于世,是因为自己的死因。
        夏商西周都是奴隶制国家,虽说西周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嫡长子继承制与分封制结合的制度,但在夏商时期,分封制还没有那么健全,所以商天子与诸侯国之间的联系并不紧密。牧野之战后,周武王进到朝歌,商纣帝辛自焚,周取得胜利。但这时,准确来说,商纣并没有完全灭亡周武王所灭的是商周最为核心的力量,其他残余力量并没有完全歼灭,这部分的残余势力,在周公镇压三监之乱时,才真正被铲除,商朝残余部落归顺于周,这才是真正的商朝覆灭。
        王朝政权交替之间,必然会有一些人反对新王朝的建立。就比如明朝,明末年间的天下动荡不安,但清军攻打时,还会出现一些像史可法、李定国这样的抗清名将誓死为明朝战斗。就是到了清康熙年间,民间还有反清复明的志士为兴明而奔走,金庸小说《鹿鼎记》里的天地会就是这样的。这些志士一定要恢复旧朝的原因,说起来还是“护短”的想法。一个国家忽然灭了,搁谁谁都受不了,这就和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差不多,我家孩子调皮我知道,但我可以打你外人不能打,而且清”这个外人还颁发许多不人道的条令,比如剃发辫,所以有人聚集起来,当然这些志士之人也不乏真正的爱国者。所以,商朝突然灭了,或许朝歌人民还能容易接受,毕竟商周统治暴虐。但稍微离商朝远点的人民,就不理解了。怎么就突然灭了?昨天吃的还是商米,自己还是商民,怎么一夜之间,眨眼间的功夫就成了周民?肯定有人不能接受,而这些不接受的人之间,就有两位国君公子。
        伯夷名允,字公信,谥号为伯夷;叔齐名致,字公达,死后谥为齐两个人都是商末孤竹君之子,孤竹君就是孤竹国的君主。《辽史·地理志》记载平州时说过:“商为孤竹国,春秋为山戎国”平州这个地方,在商朝时是孤竹国,在春秋时是山戎国,也就是现在的辽东地区,辖地相当现在河北省区域的长城以南地区,包括现在的唐山市区东部以及秦皇岛市区。而朝歌属于现今河南地域,两者相隔有点远。而伯夷叔齐在商灭亡时并不在孤竹国,当时因为孤竹君想要立次子叔齐为继承人,但是还没确立下来,孤竹君就死了。按照当时的继承制度,是伯夷为国君,但伯夷想着自己父亲是想立叔齐为国君的,所以就“逃之”,那叔齐觉得自己做国君更不合适,不符合长而立的制度,所以他“亦逃之”。两位国君继承人跑了怎么办?只好让另外的儿子继承王位。
        可两人都出了孤竹国,去哪儿比较好呢?史书上说他们“听西伯昌善养老人,尽往归焉”听说西伯昌也就是周文王治理得不错,就去西伯昌领地,当他们到达的时候,周文王死了,周武王继位,建立西周。这就让伯夷、叔齐很生气,他们质问周武王,“父死不葬,爱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父亲死了不去下葬,反倒是兴起战乱,这是孝吗?身为臣子,却以下犯上杀害国君,这是仁吗?后来周武王也没杀他们,伯夷、叔齐不想吃周朝粮食,所以逃到首阳山隐居,以采集野菜为生,最后就饿死了,在饿死之前,他们写下一首诗歌:“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
        伯夷叔齐这种以身殉道的行为,对儒家思想影响很大,孔子就曾评价其:“能以国让,仁孰大焉,伯夷顺乎亲,叔齐恭乎兄。”孔子还夸赞二人是“古之贤人也”到了近现代,由于国家政治因素的影响,伯夷叔齐的故事也有了不同见解。鲁迅就曾写过一篇以伯夷叔齐为主角的小说《采薇》,这里的伯夷叔齐不通变故,鲁迅写此就是讽刺当时旧时代人的迂腐思想。
上一篇:学会换位思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下一篇:何谓仁:爱人,知人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