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历史介绍,汉朝为什么经常和亲?

        “和亲”,从字面上解释为双方应当实现和睦且友爱的关系。而世人普遍的看法为“和亲”是一种双方为了得到和谐友好的关系而以姻亲形式而实行的措施。 “和亲”从形式上来看是一种婚姻关系,且双方的实力不对等,处于双方都没有可以压制对方的绝对优势。
        通常而言,参与和亲的人选多为公主或经统治者追封的公主,而和亲的对象则是边疆少数民族政权。此外,和亲双方大都存在潜在的战争威胁,因战争的小火苗还未点燃,故用和亲的方式将其熄灭。自古以来,和亲便是避免战争与维持双方友好关系的重要政策。
“和亲”一词,最早见于《左传·襄公二十三年》:“赵氏以原、屏之难怨栾氏,韩、赵方睦……而固与范氏和亲”。不过,此处的“和亲”仅指和睦友好的关系,并不包含婚姻关系。
        《周礼·秋官·象胥》记载:“掌蛮、夷、闽、貉……以和亲之”。此处的“和亲”也没有联姻关系,而是指华夏民族与边疆少数民族的修好活动。
而中原王朝与边疆各族的修好手段也被成为“和戎”。存在联姻关系的和戎又被称为“和蕃”。早在先秦时期,便已经出现中原地区与少数民族的政治联姻。《史记·周本纪》记载:“幽王……又废申后,去太子也”。
        其中,“申后”乃封侯国申戎之女。不过,这种两大政权之间的政治联姻与和亲有着本质区别。和亲政策最早始于西汉,和亲的类型也多种多样,有为政治联盟而和亲,也有为长期发展关系而和亲,还有为分化与瓦解少数民族政权而和亲。
西汉前期大都是被动的屈辱性和亲,西汉政府因忌于匈奴的强大而不得不选择嫁女求和行为。到了西汉中后期,国家逐渐强大,为何又要频繁使用和亲作为外交手段呢?
一、被迫和亲的西汉初年
        由于秦朝统治者的残酷与暴戾,导致秦二世而亡。秦朝末年,天下民不聊生,刘邦、项羽横空出世。
公元前202年,刘邦在垓下之战中击败项羽之后建立起西汉王朝。不过,初建的汉朝并不强大,内部隐藏着严峻的政治、经济以思想上的危机。汉朝初年,国家满目疮痍,百姓流离失所,经济萧条,百废待兴。
《汉书·食货志》记载:“汉兴,接秦之弊,诸侯并起,民失作业……死者过半”。
        由此可见,常年的战争使得人口损失过半,粮价居高不下,人相食,百姓不得不卖子求生。官员只能乘坐牛车,连帝王也找不到几匹相同颜色的马。说明汉初政权岌岌可危,急需休养生息,发展经济。若在此时对外用兵,扬威域外,只怕是有心无力。
西汉政权建立后,刘邦曾经分封的同姓、异姓诸侯王掌握着征收赋税、铸造钱币等大权,甚至还爆发了严重的“七国之乱”,对西汉政权造成来无法估量的威胁。在思想方面,统治者遵循“黄老思想”,实行无为而治的政治举措。
《史记·陆贾传》记载:“试为我著秦所以失天下……及古成败之国。”
        由此可见,刘邦对陆贾的想法甚是满意,并尽量不言说战事,全面实行休养生息的策略。而在刘邦驾崩以后,这一政策依旧长期实行。《史记》里说:“故惠帝垂拱……天下晏然。”而在惠帝与吕后之后,便是著名的“文景之治”。
《风俗通·正矢》中记载:“文帝本修黄老言……其治尚清净无为。”
综上,黄老思想渗透于统治阶层以及社会的方方面面,也使西汉经济得到快速发展。西汉之所以推行和亲政策,也与“黄老思想”息息相关。匈奴是我国最早在北方建立政权的游牧民族,也是西汉王朝最大的威胁。早在先秦时期,匈奴便与中原王朝有着密切联系,且兴盛于战国时期。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建立秦王朝后,派蒙恬将军北击匈奴,使其遭受重创。秦末天下大乱,经济凋敝,人口数量锐减。匈奴趁机崛起,先后消灭了东胡、大月氏、楼烦等地,从此进入丁胜时期。匈奴人在冒顿单于的带头下从边疆地区向周围扩张,不停骚扰西汉的边境地区。
        匈奴逐渐成为汉朝北方强大的政治势力,威胁着北部边疆的稳定与安全。《高祖本纪》里说:“信亡走匈奴……遂至平城,为匈奴所围七日。”这场战争是汉匈之间首次大规模的正面交锋,史称“平城之围”。不过,此时西汉政权的力量还不足以彻底击垮匈奴,故无法解决边境威胁。
        倘若匈奴大规模入侵中原,极有可能导致西汉政权全军覆没。因此,汉高祖刘邦最后不得不妥协,听从刘敬的建议,与匈奴和亲。《史记·刘敬烈传》记载:“高帝曰:‘善。’:“欲遣长公主……奈何弃之匈奴!”由此可见,西汉是在无法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情况下才不得不使用和亲政策。而此政策不过是暂时的缓兵之计,对西汉王朝来说也是侮辱性的政策。
可见西汉与匈奴之间必定会爆发一场战争来结束这个不平等的政策。匈奴乃游牧民族,不像中原百姓一般从事农耕活动,而是过着游牧生活,居无定所。由于草原上时常发生蝗灾、旱灾等无法避免的自然灾害,因而匈奴总是意图往南侵袭,欲消灭西汉政权,占领整个中原王朝。
        相比于游牧生活,农耕生活显然更加稳定,可以持续不断输出农场品。因而匈奴总是侵扰边境地区,且时常掠夺汉人财富。然而,匈奴在侵袭的过程中,自己也会损兵折将。而一旦西汉实行和亲政策,匈奴不但不用动一兵一卒,反而还能免费获取财富,何乐而不为?由此可见,若从汉朝与匈奴的实际利益出发,和亲是双方最理想的选择。
二、汉武帝时期的和亲
        《史记·平淮书》记载:“汉兴七十余年之间,国家无事。”
由此可见,通过汉朝长达七十余年的休养生息后,汉武帝继承的是一个国力强盛、物资充盈以及社会稳定的帝国。为了与匈奴进行旷日持久的战争,汉武帝实行了盐铁官营、统一货币、平淮、均输法等政策。
        最初,汉初币制混乱不堪,各地也无统一的标准,十分混乱。倘若地方诸侯长期拥有私自铸钱的权利,则会严重干扰国家经济秩序。因此,盐铁官营制度实施后,国家财政收入显著增加,军事支出也得到了强大的物质基础。
此外,盐铁官营也有利于防止富商、豪强垄断与操纵市场,从而缓和社会矛盾。除了推行盐铁官营政策外,汉武帝还实行了均属平淮措施。“均输”即由均输官从购买物资,并将中央所需要的货物运至长安。
        “平淮”指的是中央政府设立平淮官来平定物价。两项措施都是通过“贱卖贵卖”的原理来增加国家财政收入。在经济发展、社会繁荣后,汉初的黄老思想显然不适宜汉武帝时期。因此,汉武帝在董仲舒的建议下开始“独尊儒术”。
        儒家思想认为,匈奴是野蛮的夷族,西汉王朝与其屈辱媾和实在有失体统。而西汉对匈奴实施的和亲政策更是颠覆了儒家的夷夏观,更违反了儒家的伦理观。因此,和亲政策在此时显然不合时宜。
        为了应对与匈奴的战争,张骞曾在汉武帝的委托下出使西域,而西汉王朝也在联合大月氏共同攻打匈奴。而后,为了彻底消灭匈奴,西汉政府不再实行和亲政策。此外,汉武帝还选拔了大量人才,加强了对国家的建设。
        《汉纪》里说:“汉家庶事草创……不出师征伐,天下不安。”在汉武帝看来,彼时的西汉实力雄厚、兵多将广,根本没有必要低眉顺眼地对匈奴求和,以及实行和亲政策。其实,在汉武帝元年的的第一次廷议中,汉武帝还是准许了和亲。而在元光二年廷议中,汉武帝却明确地表明了对匈奴的态度:“朕饰子女以配单于……侵盗无己”。
        最终,汉武帝决定此次不再用和亲的方式对匈奴求和,而是对匈奴用兵。然而,此战因马邑之谋泄露而败北。经此战役后,西汉政府彻底与匈奴决裂,和亲政策也就此告一段落。
三、匈奴的求和亲
        从汉武帝至汉宣帝,西汉曾多次对匈奴用兵,导致匈奴逐渐分裂深知衰落,对西汉王朝几乎造不成任何威胁了。《匈奴列传》记载:“汉遂取河南地……因河而为固。”由此可见,在此战后,匈奴失去了河套地区天然的牧场,对关中地区也造不成直接威胁了。
        《汉书·匈奴转上》记载:在漠北之战后,“单于自度战不能与汉兵”。由此可见,虽然匈奴与汉朝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小规模战争,但从根本上对西汉王朝已经构成不了威胁。后来,匈奴历经了内讧与分裂,变得愈加衰落,西汉政府也借此机会彻底控制西域,并设置西域都护。《汉书·西域传》记载:“乃因使吉并护北道,故号曰都护”。
自西域都护设立以后,西域几乎完全由西汉政府统治,且再无前期侮辱性的和亲事件。此后,即便公主远嫁西域,也与西汉前期的和亲截然不同。王莽新朝之前,匈奴一直对西汉政府俯首称臣,而常年困扰汉朝的问题基本得以解决。
        匈奴不仅在政治上与西汉存在不对等的关系,连在军事上也没有再与西汉对抗的资本。自马邑之谋起,西汉均以战争的方式来处理汉匈之间的关系,因此和亲政策长久未实施。而汉匈之间的实力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匈奴对边疆地区的侵略逐渐变得效率低下,耗尽心思掠夺的财富还抵不上出兵的损失,这对匈奴社会造成极大困境。
基于这种情况,匈奴一再要求西汉政府重新实施和亲政策。
《资治通鉴》记载:“数使使于汉,好辞甘言求请和亲”。
        最终,西汉政府也同意重启联亲之议。由于匈奴缺乏对自己实力的正确认识,故一直希望能与西汉朝廷实行前期屈辱性的和亲方式,而不接受新约。
显然,日趋强大的西汉政府更不能接受早期的和亲政策。公元前33年,匈奴的想法终于发生改变,与西汉政府实行了新的和亲政策。
《汉书》记载;“单于自言愿婿汉氏以自亲”。
        说明此时的西汉政府已经拥有了绝对的主导权,与往日屈辱的和亲不可同日而语。
        总之,西汉前期屈辱、被动的和亲与西汉中后期主动且有选择性的和亲存在本质区别。前期的和亲是在战败的背景下被迫实施的,为了表示对对方的尊重以及和谈的诚意,西汉派尊贵的公主远嫁联姻。虽然因吕后哭诉与阻挠而没办法实施,但汉高祖仍以家人子替代了鲁元公主。由此可见,汉匈和亲的对象必须是公主或者身份高贵的女子,以此来表示西汉的诚意。
        西汉前期的侮辱性和亲看似是一种“失去”,其实挽回了更大的损失。即用和亲来换得边疆、政权的稳定,避免王朝被颠覆。
        而西汉中后期的选择性和亲才是以付出换取最大的收获。仅牺牲一位公主的人生便能换得最大的国家利益。有哪位统治者不心动?
        所谓和亲,既不讲究“和”,也不讲究“亲”,只是形式婚姻,没有幸福与爱情。而真正的“和”,不过是汉初几十年的休战罢了。综上,和亲是中原王朝为避免少数民族与强化政治的重要政治举措。
        历史上的和亲大都是为了缓解中原王朝与少数民族的紧张关系而存在的,但和亲仍然没有办法解决匈奴频繁扰边问题。
 
上一篇:儒家学习之道:好古,敏而求之
下一篇:儒家论过错:过而不改,是谓过矣注解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