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三篇

  古董商之死
  古董商王宇躺在病床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子女们忙着提前分配遗産,没有人照顾他。他圆睁着双眼,看着空荡荡的房间。
  “喵!”一声猫的惨嘶把王宇吓坏了,他勉强转过头去,看见一只黑色的小野猫坐在窗台上。它用幽绿的眼睛盯了王宇一会,跳到外面去了。
  “我真的快要死了吗?见到黑猫是凶兆啊。”王宇心想。
  他紧紧的握住手里那只木雕的青蛙,想起了一段往事。
  三十年前,王宇在收购古董的路上认识了一位老人,在他手里见到了这只精美绝伦的木青蛙。据説,这是某个神秘的部落的神物,可以给拥有者带来好运道。王宇疯狂的想要它,出了十分高的价格,可老人不肯。王宇杀死了他,把木青蛙踞为己有。
  这些年王宇的确走了好运,家産已经到了天文数字。他对木青蛙比子女还要着紧,即使是快死了,子女们拿光了所有古董,也无法让王宇把手里的木青蛙放下。
  “这只青蛙,该给谁呢?它太珍贵了,我给谁都不放心……”王宇自言自语起来。
  “不如把它还给我吧。”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王宇望过去,吓的惊叫起来:“你,你……是你……”
  满脸是血的老人在床前站着,冷冷的看着王宇。王宇想抓紧手里的木青蛙,没想到它居然像活了一样,从他的手里滑开,跳到了一旁的桌子上,站在一束花的中间。
  老人狂笑起来:“你真的以为它是什么宝贝?告诉你吧,它是诅咒,会给拥有着带来不幸!我因为它死在你手里,而你虽然风光一世,到死都没个送终的!!!”
  王宇浑身痉|挛着,死死的盯着老人,嘴里艰难的説:“不,不可能,它居然是——诅咒!”
  “哈哈,你的子女早就在算计它了,他们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哈哈哈哈……”
  “不!!!!”
  王宇死时的样子很可怕,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他被子女们草草的埋了。
  不到两年,他的子女因为争夺木青蛙,斗的你死我活,最后居然灭门,一个活的都没有了。

  针线
  菜市口是清代杀人的法场。
  每年秋后朝审完毕,一行犯人被押出宣武门,过断头桥,送往菜市口法场,就不可能活着回来了。犯人在菜市口跪成一排,刽子手由东向西手起刀落,砍下一颗颗脑袋。脑袋掉了,惊惶地滚出老远。刽子手用的鬼头刀、淩迟分屍刀,现在还保存于历史博物馆。
  菜市口附近有一家裁缝舖子,掌柜的五十多岁,一个人生活。这天晚上,天刚黑下来,掌柜的就听见外面乱哄哄的,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那年头闹乱党,他不敢出去,赶紧把灯吹了,缩进了被窝里听动静。外面闹腾了一阵子,很快又消停了。
  半夜的时候,掌柜的醒过来,隐约看见屋里有个人影在走动。他以为来贼了,紧紧盯着这个黑影,一动不敢动。这个贼摸索了一会儿,终于离开了,出去的时候,还懂事地把门轻轻关上了。
  过了好半天,掌柜的才爬起来,他点上油灯四下看了看,想知道丢了什么东西。奇怪的是,钱一文不少,只是针线笸箩不见了。
  第二天天刚亮,邻居就跑来了,喊他去菜市口看热闹。邻居説,昨天晚上有个乱党在菜市口被斩首了。不知为什么,屍体没有被运走,还在黄土上扔着。
  掌柜的胆子小,不愿意去,邻居生拉硬拽,他只好跟他一起去了。来到法场,他远远看见了那个乱党的屍体,这个人被斩首之后,屍首却没有分开。他朝前凑了凑,一下就傻了:他认识屍体上的衣服,半个月前,这个乱党被官兵追捕,黑灯瞎火躲进了他家的裁缝铺。他不敢惹麻烦,想来想去,偷偷溜出去报了官……
  屍体的脖子上有一串粗粗的线痕,把脑袋和身体缝在了一起,嘴里还含着一截咬断的线头。屍体旁边,扔着他家丢失的那只针线笸箩!
  回到家,掌柜的就发起了高烧,邻居为他请来了大夫医治,始终不见好转。几天后,邻居发现他死在了裁缝铺里,两片嘴唇被针线缝得严严实实。他的旁边,放着那只针线笸箩。

  死人改碑文
  李相文很伤心。
  妻子去世已经三个月了。他依然在后悔,后悔那天晚上不该让她出去为得病的自己去买药,跑了大半个市区,回来后不久就因为淋了雨而病倒了,病得把生命也赔了进去。悔恨和思念像一条毒蛇一样纠缠在他心里。
  离开伤心地这么久,他想去妻子的墓看看,倾吐自己的心声。
  来到公墓园里妻子的墓前,李相文泣不成声。他回忆着以前与她相识相知直至相爱的点点滴滴,悲痛的难以自制。
  疲惫的他居然在妻子墓前睡着了。等他被夜风吹醒时,已经是深夜了,公墓在静静的月光下透着恐怖的气氛。
  李相文有点害怕,一个活人置身无数的墓碑之中,本来就是让人感到恐怖的事。他急忙往公墓门口赶去,可是大门已经紧闭了。
  李相文无奈的坐在一颗大树下,等待黎明的到来。
  他忽然觉得自己左边不远的一座豪华的墓在摇动!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李相文再次望去,没错,是在摇!
  一具骷髅忽然凭空出现在公墓前。月光下,李相文清楚的看到,他浑身是泥,眼里冒着惨绿惨绿的光,下颌骨一张一合的,似乎在喃喃自语。
  李相文吓的不敢动弹,缩在树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借着月光,他看到了墓碑上的字:“吴海,终年69岁,为人和善,行善无数,受人尊敬,希望他安息。”
  骷髅忽然悲鸣起来,凄厉的声音让李相文毛骨悚然。忽然骷髅用手在碑上抹了几下,然后用手指刻了几行字,刻完了才略显平静的消失了。
  它刻的是:“吴海,终年69岁,为了遗産害死了自己的亲弟弟一家,当局长时无恶不做又沽名钓誉,后来死于心脏病。”
  慢慢的,几乎每个墓碑前都出现了骷髅。显然,它们都是埋在里面的人。它们都做了一件相同的事——改碑文。李相文的好奇心压过了恐惧,他悄悄的在墓园里盘恒,看骷髅们写什么。奇怪的是,骷髅们似乎根本看不见他,
  他发现,里面埋的人原先的碑文大都把死者形容成具有乐善好施,光明正大等高尚品格的人,可被改后的碑文都会把死者的一些不为人知的恶行记下来,总之,这些人在改过的碑文里的形象和原先的天差地别。
  李相文觉得很有趣,这是死人在説真话吗?他忽然想看看妻子会不会也改碑文,就跑到妻子的墓前。
  月光下,李相文认出了她那张曾经美丽的脸。她趴在碑前,用只剩下骨头的手指写道:“为了和情夫幽会,她骗丈夫説是出去买药,结果因淋雨得病而死——”
上一篇:鬼娃娃
下一篇:真凶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