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最有名的吝啬鬼:“悭吝人”王戎和数米做饭的韦庄

        古训《增广贤文》有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意为:人为了获取金钱财富,连生命都可以舍弃;鸟为了得到吃食,也不怕丢了性命。古人对金钱财富的观念与想法各不相同。有的人本着金钱至上的原则,一辈子追求财富利益;有的人则视金钱如粪土,甘愿苦守清贫。其实,金钱财富本身没有对错,而是在于人们对它们的态度。
        《贾客乐》写道:“金多众中为上客,夜夜算缗眠独迟”,指的是商人因賺钱多而成了人上人,日夜忙着数钱,因此睡得也比寻常人晚。此诗侧面表现出金钱的力量以及商人在世人眼中的地位,同时也突出商人“金钱至上”、“以利为重”的思想观念。由于重农抑商政策的影响,古代商人的地位始终不高,但其拥有的大量财富却为之提供了改变社会阶级的机会。金钱是商人步入仕途过程中的阶梯。元稹在《估客乐》中写道:“先问十常侍,次求百公卿”。由此可见,商人在发家致富后,会通过贿赂权贵小吏来得到入仕为官的机会。不过,财富的确能拔高人们的社会地位。《旧唐书》记载:“马周西游长安,宿于新丰逆旅,主人唯供诸商贩而不顾待周。”
        初唐大臣马周年少时出游长安,因贫困而备受客店老板的冷眼相待。市井百姓尚且如此,哪怕尊贵如圣上,也无不羡慕家财万贯者。唐代李亢的《独异志》记载了唐朝第一首富王元宝的发家史:“二狗遂贩琉璃,成长安首富”。由此可见,王元宝因运输与贩卖琉璃而发家,并成为富可敌国的大商人。开元年间,王元宝早已明满长安,甚至可以随时拜谒唐玄宗。对此,唐玄宗表示:“至富可敌贵,朕天下之贵,元宝天下之富,故见耳。”商人的地位由微贱转变为尊贵,全都仰仗于财富的积累,进一步凸显了金钱的重要性。随着商品经济的迅速发展,人们的金钱观也在悄然发生变化。古人在日常交往中也会渗透出“唯金钱至上”的原则。孟郊在《伤时》中感叹道:“有财有势即相识,无财无势同路人”。说明商品经济已经强烈腐蚀了人们的价值体系,改变了人们的交友观。越来越多人开始攀附有财有权之人,且不再认为经商乃不光彩之事,反而争先恐后地加入经商行列。连一向自诩清流、视钱财于无物的文人雅士也在生活的压迫下不得不承认金钱的力量。例如,高适在《别董大》中写道:“丈夫贫贱应未足,今日相逢无酒钱”。朋友间的久别重逢乃欢喜事,当畅饮三杯以示喜悦。然而,主人却因身无分文,没钱沽酒而陷入尴尬境界。可见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应当得到金钱的保障,金钱是不可或缺的。综上,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平民小卒,都希望过上富足享乐的生活,大部分人的内心都在渴望财富。有一类人在节省财富方面达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他们在生活中及其吝啬与小气,几乎达到了一毛不拔的地步,被民间戏称为“铁公鸡”。那么历史上有哪些视钱如命的吝啬鬼与守财奴呢?
一、魏晋悭吝人王戎
        王戎乃三国至西晋时期著名的官员与文士,还被列入“竹林七贤”之一。王戎出身于高贵的琅琊王氏,自幼聪慧灵敏,才思敏捷。琅琊王氏的历史可追溯至两汉时期,兴盛于魏晋南北朝时期,此后三百余年间,王氏风流余存,官冕不断,被世人誉为“中古第一豪门”。《梁书·王筠传》记载:“沈少傅约语人云:‘自开辟已来,未有爵位蝉联,文才相继,如王氏之盛者也’。”由此可见,王戎的出身门第都是及其高贵的。再者,琅琊王氏堪称礼法之家,儒学背景深厚,在文化领域具有较强的包容性。魏晋南北朝时期,玄学风靡,王氏子弟也乐于接受玄风。王戎后来加入“竹林七贤”,由儒学转玄学,促进了王氏家族地位的提升,而王戎本人也因此位至三公,成为元老级大臣。王戎少年成名,聪慧灵秀,以聪明与果敢闻名于世。《世说新语·雅量》载:“王戎幼时与好友同游,其他孩子见李树后纷纷折枝,唯王戎不动。众人问之,王戎答曰:‘树在道边而多子,此必苦李’。”
        王戎认为:人来人往的大道上种着这棵硕果累累的李树,可李树成熟后却无人采摘,想必锅子必然是苦涩的。众人采摘后尝之,果子果然是苦的。自此,王戎在民间的声誉显著提高,世人纷纷感慨这位七岁小儿竟会有如此非凡的见识。王戎能够位列“竹林七贤”之一,主要依靠阮籍的提携。《晋书·王戎传》记载:“籍每适浑,俄顷辄去,过视戎,良久然后出”。阮籍与王戎相差二十余岁,却被年仅十五岁的王戎所吸引,故跨越辈分与之结为忘年之交。综上,王戎幼年神采秀彻,中年位至三公,享受着崇高的威望以及地位。然而,晚年时期,王戎忽然转了性子,广治产业,却极尽简朴,堪称“嗜财如命”。《世说新语》中共有九条“俭啬”篇,王戎便占了其中的四条。例如,《世说新语·俭啬》记载“王戎俭吝,其从子婚,与一单衣,后更责之。”意为:王戎吝啬成性,他在侄子成亲之时赠其单衣一件,却在第二天向其要回。
        王戎身为朝廷重臣,不说家财万贯、富甲一方,却也家世显赫,吃穿不愁,可他却在金钱上斤斤计较,不愿花一分冤枉钱,连送出去的新婚礼物也要厚着脸皮要回,实乃荒唐至极。除了对亲戚如此,王戎对亲生女儿也没丝毫宽容。《世说新语·俭啬》第五则记载:“王戎女适裴頠,贷钱数万。女归,戎色不说。女遽还钱,乃释然。 ”王戎女儿在嫁与裴頠成家以后,曾替裴頠向王戎借钱。此后,每当女儿回娘家省亲,王戎每每面露不悦,总记着女婿欠钱不还的事。后来,女儿将钱尽数归还,王戎才喜笑颜开。父女至亲,却因几万钱心生隔阂,实在令人费解。
此外,王戎因钱财而罔顾亲情的事件多如牛毛。《晋书·王戎传》记载:“子万,有美名。少而大肥,戎令食穅,而肥愈甚。年十九卒。”王戎之子生来肥胖,王戎为让其减肥,也为了省钱,故命其只吃糠。谁料儿子越吃越肥,年仅十九岁便病死了。相比于骨肉血亲,王戎或许更为看重金钱。王戎嗜财如命,却对亲情格外冷漠。孩子肥胖,完全可以通过清淡饮食和运动的方式减肥,而王戎却为省钱而喂之最廉价且最易导致肥胖的糠,实在不像一位正常父亲的所作所为。面对外人,王戎当真是吝啬与寡恩到了极点。《世说新语·俭啬》第四则记载:“王戎有好李,卖之,恐人得其种,恒钻其核”。即王戎在贩卖李子时,唯恐买家将李子中的核拿来种植,故不嫌麻烦地在每一个李核上都打一个孔,以确保李核没办法生长,从而垄断卖李的家业。
        《晋书·王戎传》记载:“戎广收八方园田水碓,周遍天下。”由此可见,王戎名下产业繁多,家大业大,分布广泛。可奈何他有万贯家财,却仍然贪婪无度,极尽病态地疯狂敛财,吝啬小气到卖李都要提前钻孔。不过,若说王戎真是个吝啬入骨髓、吝入膏肓之人,却也有些冤枉他。《世说新语·德行》记载:“及浑卒于凉州,故吏赙赠数百万,戎辞而不受,由是显名。”如若王戎当真吝啬无度,他本可以不用克制心中的欲望,尽显贪婪之意,为何要推辞他人的馈赠呢?因此,有人认为王戎并非晚年转性,而是天性吝啬。他的“清廉”只是年轻时为了扬名立世而故意为之。而到了年老且出名的时候,王戎本性中的贪婪与吝啬皆暴露无遗。不过,也有人认为,魏晋时期,政治风起云涌,不少名士为“苟全性命于乱世”而不得不做出反常与出格的行为。因此,王戎的吝啬极有可能是为了“自晦”而伪装出来的。毕竟贪财嗜财、吝啬成性多少可以吸引人们集中在政治上的目光,从而减少灾祸,保住性命。
二、数米做饭的韦庄
        韦庄是著名的花间派词人,其作品以清丽婉约、清快爽朗著称,深受世人的推崇与喜好。韦庄出身于名门望族,从小接受儒家积极的入世思想的熏陶,因而对唐王朝产生了强烈的依附感与责任感。然而,由于唐末政局动荡,各派政治力量此消彼长,韦庄的生活轨迹也被动荡的时局所牵制,极尽坎坷。史料对韦庄的童年记载地甚少,仅有《唐才子传》中的“孤贫”二字。不过,《太平广记》中却保留着部分韦庄的自述诗,其中“不知愁”、“弄先生”、“逃学”等只言片语足以见韦庄幼时的无忧无虑与顽皮活泼,侧面衬托出其家境尚好。咸通初年,韦庄参加科举考试,不幸落第。僖宗乾符年间,韦庄再次来到长安科考,又一次落榜。直到广明元年,韦庄仍然留在长安等待下一年的科考。谁料这一年的腊月,黄巢军队势如破竹般地攻占长安,唐僖宗落荒而逃,举子文人或落入贼人之手,或仓皇而逃,韦庄的科举之梦也就此中断。由此可见,韦庄的入仕思想十分强烈,且从未停止,哪怕备受科考的摧残,他也从未放弃入世为官的心愿。黄巢之之乱不仅断送了韦庄的科举梦,还打破了他本该稳定闲适的生活。韦庄亲眼目睹及亲身经历了中原与关中两地的战乱,并意识到战争的残酷与危害。他虽心急如焚、忧心百姓,却也只能先保住自己的性命。不过,眼看国家命悬一线,韦庄终于认识到国家安危远重于个人得失,因而他除了在作品中感叹个人的悲惨境遇外,大多数用来关心国家的战事以及处于苦难中的百姓。例如,韦庄在《又闻湖南荆渚相次陷没》中写道:“几时闻唱凯旋歌,处处屯兵未倒戈。”表达了诗人迫切希望军队能凯旋归来、战争今早结束的愿望。公元892年,韦庄又来到长安,开始拜谒权贵、寻人举荐的活动。然而,次年春试,韦庄再次落榜。此时的韦庄已经年近花甲,但他从未有过退缩,可见他一生所求不过科考入仕。
        公元894年,韦庄终于及第,遂接江南亲眷入京。然而,此时的朝堂局势早已不复从前,唐昭宗也成为任人摆布、身不由己的傀儡皇帝,在岌岌可危的政局上自顾不暇,更别提振兴大唐。因此,尽管韦庄通过科考入仕,却得不到任何出人头地或晋升的机会。他在《与东吴生相遇》中写道:“且对一樽开口笑,未衰应见太阶平”。韦庄终其一生只为科考,但在好不容易获得仕进资格后却有如此消沉之作,可见唐末的政局以及潦倒到无法激起士人救世之心的地步了。
        综上,韦庄科举屡试不第,且早年漂泊坎坷,六十岁中进士之前,韦庄一直保留着节俭吝啬的习惯。而关于韦庄的吝啬,诸多史料有锁记载。例如,《唐才子传》记载:“韦庄性俭,称薪而爨,数米而炊,达人鄙之。”意为:韦庄为人生性悭吝,每次生火做饭前,都必须提前称好木材以及数好米,绝不会超过固定的分量。
        此外,《太平广记》也记载:“炙少一脔而觉之。”指的是韦庄在与他人吃烤肉时,少一片都能立马察觉。说明韦庄的节俭已经到达令人耻笑的地步。这个故事尚且能够理解,毕竟韦庄一生坎坷,生活简朴也是为了在乱世中活命。然而,长期的贫穷生活逐渐扭曲了韦庄的性情。面对八岁小儿的夭折,韦庄的吝啬本性竟也暴露无遗。《朝野佥载》记载:“一子八岁而卒,妻敛以时服。庄剥取,以故席裹尸。”意为:韦庄有一个八岁幼子,不幸夭折下葬,其妻为孩子换上寻常衣物,只为儿子走得体面些。谁料韦庄竟剥下幼子的衣物,为其匆匆裹上草席,而在孩子下葬后,韦庄又将草席带回。由此可见,韦庄的吝啬已经达到了常人无法理解的地步。
        综上,王戎与韦庄都身处乱世,都吝啬成性。王戎因隐藏锋芒与躲避朝堂纷争而故做吝啬之态,韦庄因贫困生活所迫而不得不节俭吝啬。如此节俭与吝啬是一种本能与无奈,更是对生活的妥协,令人震惊的同时又略显酸涩。
上一篇:民间盗墓内幕揭秘
下一篇:人真的可以分身吗?怎样才能看到自己的分身?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