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团”始末

  AB团(英语:Anti-Bolshevik League)是国民党中反共者于1926年12月在江西成立的一个团体,AB团的主要工作是在与共产党争夺江西省国民党的党内权力。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共产党帮助国民党在江西建立党组织。因此在国民党江西省党部中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占有优势。1926年11月8日,北伐军攻克南昌。蒋介石发现江西的国民党省、市党部,完全由共产党员“把持党务”.于是蒋介石指示国民党中央特派员段锡朋组织AB团。与共产党争夺江西省国民党的领导权。有说“AB”是英文Anti-Bol?evik的缩写,意思是反布尔什维克。1927年4月2日,发生了针对江西省国民党党部的四·二暴动,AB团随后垮台。
  1927年底,江西省的国民党党务已基本被改组派掌握。1928年初,蒋介石通令各地党部一律停止活动,又委派党务指导委员赴各省及特别市整理党务。1928年3月31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发出通告,任命各省党务指导委员会名单,其中周利生、陈礼江、王礼锡等9人被任命为江西省党务指导委员会委员。1928年5月17日,国民党江西省党务指导委员会正式成立。王镇寰、邹曾侯、王礼锡、刘抱一等6名江西省党务指导委员到会,以王镇寰、邹曾侯、王礼锡3人为常务委员,周利生为组织部长,陈礼江为宣传部长。改组派以朱培德作为靠山,阻挠江西省党务指导委员工作。国民党中央乃下令免去改组派李尚庸的江西省建设厅厅长职务、改组派彭程万的江西省政府委员职务。但改组派在李尚庸被免职之后,随即派另一改组派成员周贯虹接任江西省建设厅厅长。改组派还策动国民党江西党校的学生赴国民党江西省党部请愿,因受警察阻拦而爆发冲突,有学生受伤,改组派乃借机召开“江西各界声讨AB团殴打党校学生大会”,指控江西省党务指导委员会为AB团,可以说江西省党务指导委员会以原AB团成员为骨干。此后,刘抱一、曾华英、邹曾侯等人乃赴南京向国民党中央进行汇报。改组派随即也派代表团到国民党中央请愿。双方人员抵达南京后,段锡朋致函南京警察厅,指控改组派派赴南京者为“图谋不轨”的“共党分子”,要南京警察厅紧急处置。刘抱一、曾华英、邹曾侯也以国民党江西省党部的名义,向南京警察厅指控改组派代表为“通共分子”及“共产分子”.南京警察厅厅长孙伯文便派出警察,将能找到住址的改组派代表拘留。1929年4月底,国民政府以江西省主席朱培德奉命北伐为理由,派杨赓生代行江西省主席职务。改组派由此受沉重打击,国民党江西省党务被江西省党务指导委员会掌控。
  但其影响并未结束。此后数年,共产党认为有AB团混入了内部,并在其党群机关中开展一系列的反AB团运动。
  一、“AB团”的由来和解体
  “AB团”是大革命时期国民党新右派的一个反共组织,其全称为“AB团反赤团”,AB是“反布尔什维克”的英文缩写。北伐军占领南昌后,蒋介石为了破坏江西的工农革命军运动,夺取由共产党人掌握的江西国民党省党部的领导权,通过其党羽中央党部组织部长陈果夫派段锡朋等到江西,以“庐陵同乡”、“北大同学”的关系网络党羽,於1927年1月秘密组织了专门从事反共活动的反革命团体-“AB团”.“AB团”的宗旨是“反对联共、联俄、农工等政策,取消民主主义”.其建立不到三个月,即遭到江西革命人民的打击,於是1927年4月2日国共分道扬镳时,即被国民党左派和共产党领导的南昌人民举行暴动,一举摧垮了“AB团”把持的省党部。从此“AB团”彻底解体。
  “AB团”作为一个组织的寿命是短暂的。据段锡朋说,“四二”暴动使“AB团”分子纷纷逃到京沪,AB反赤团之目的已达到,非但按诸党纪,党内不得再有组织,即环境之变迁,人事之移易,亦万无可以存在之形势。AB反赤团因而无形解散,并将其经过情形呈报中央,即在中央党务刊物,亦曾正式备载其事实。“AB团”另一头目程天放在回忆录中也说AB团“寿命仅三月”.AB团“无形解散”的时间是在中央苏区肃反中反AB团的三年之前。如果说段、程均是AB团头目,他们的话不可全信,那么我们还可以从肖克将军完全相同的证言来看这个问题。肖将军说,他曾问过在中央特科工作过的同志,他们说:“一九三0年前后,敌人的情况我们基本上是掌握的,他们没有AB团这个特务组织。在国民党特务机关工作过的有关人士,他们也说特务组织中没有AB团”.
  二、苏区反“AB团”
  中央苏区错误的肃反斗争起源於1930年2月在江西吉安县陂头村举行的“二·七”会议,即红四军前委、赣西特委、红五军红六军军委联席会议。这次会议对发展赣西南和闽粤革命根据地有重要的意义,但也存在着严重的失误。这个失误,主要是对赣西南党的状况作了错误的估计,并轻率决定杀人。首先开始肃反的江西苏区,从整肃“AB团”开始,至“富田事变”进入高潮。1930年6月,中共赣西南特委根据举报,抓捕团特委干部朱家浩,朱家浩又供出一批反动组织“AB团”成员。进一步逮捕审讯,“AB团”越抓越多,到9月,赣西南3万多共产党员中已经清洗1千多人!10月4日红军攻克吉安,缴获敌人的物资中发现“AB团”徽章,还有一张江西行委书记李文林父亲写给地主的收条。总前委惊骇不已,前委书记毛泽东於14日致信党中央,报告赣西南发现大批“AB团”分子。此时,国民党发动对江西苏区的第一次围剿,毛泽东、朱德集中精力指挥战斗,肃反大权完全下放。红一方面军总前委秘书长兼肃反委员会主任李韶九大力肃反,从4万多红军中整出4400多“AB团分子”
  三、“富田事变”的经过
  1930年12月3日下午,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兼肃反委员会主任李韶九率政治保卫局(红十二军一连士兵),从总前委驻地宁都黄陂,前往江西省吉安县的西部疆域,像一条长长的带子,与吉水、泰和、兴国、永丰四县接壤。座落在这带状疆域中的富田村,是一个由十多个小村组成的大村庄。土地革命时期,五县交汇处的富田曾一度是江西省委和省苏维埃政府所在地,从黄陂到富田不过一百多里,由於敌我形势犬牙交错,白区和红区如插花的拼盘,这一连人整整走了四天,於7日下午3点才到达目的地。一到富田,李韶九即命令,迅速包围省行委和省苏维埃政府,将正在里边开会的几位负责人捆起来,接着开始翻箱倒柜,满屋搜查,一片杀气腾腾。被捕的人中有省行委常委、赣西南团特委书记段良弼、省行委秘书长李白芳,省行委军事部长金万邦,省苏维埃财政部长周冕,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谢汉昌……
  随后李韶九亲自主持审讯,不许对方辩解,许承认自己是AB团,然后交待其他AB团成员的名字。否则便施以“地雷公烧香头”、“点天灯”等酷刑。一夜之间,省行委和省苏维埃从领导到一般工作人员120多人被抓,连夜刑讯逼供,受刑人惨烈的呼叫声震撼着富田的夜空。被捕的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谢汉昌,被迫供出二十军174团政委刘敌也是AB团,这时已是8日凌晨。於是,李韶九又把目光投向了四十里外的红二十军驻地东固。就在李从黄陂出发的第二天,12月4日,总前委根据严刑后犯人供出的新的口供,派总前委秘书长古柏来富田加强肃AB团的力量。古柏一行於8日到达富田,李韶九留古柏、曾山负责省行委肃AB团;派陈正人率一排人去抓赣西路行委书记王怀;李自己带一排人押着谢汉昌前往东固,捉拿红二十军中的AB团。9日吃罢早饭,正要动身,蒋军飞机来这一带轰炸,为防犯人逃跑,李韶九便将不重要的AB团犯人,匆匆杀了一批,然后上路。
  红二十军174团政委刘敌率领独立营正在前方,接到军部要他返回的急信,还以为是因为打了胜仗要他回去领慰劳品和补充兵源。却不料一到军部即被当作AB团要犯抓起来,由李韶九审讯。刘敌与李是湖南同乡,且早相识,知道李的为人。心想硬顶不是办法,便改用长沙话与之攀谈,附和李,渐渐取得了李的信任,不仅不把他当作AB团,还要刘好好干,示意将来二十军会交给刘敌,并派人送刘回营。侥幸脱险的刘敌到达营部时,营长张兴和政委梁贻喜出望外。刘敌将这天的遭遇说了一遍,张、梁二人都愤愤不平。第二天(12月12日)吃罢早饭,刘敌找到张兴和梁贻,说出自己的心事,肯定李韶九这次来,目的是企图消灭江西党和部队的干部,是总前委的阴谋,於是三人商定请李韶九来讲话,乘机将他扣留。但血气方刚的张兴,不等请李来便去军部质问。这一去当然是自投罗网。刘敌闻张兴被扣,立即与梁贻集合部队,迅速包围军部,释放了被捕的谢汉昌、张兴等人,抓住了与李韶九合作的军长刘铁超,只可惜偏偏跑了李韶九。
  由於担心李潜逃回富田杀害被捕的省行委同志,刘敌等立即率174团机枪连和独立营马不停蹄奔向富田。黄昏时他们到达富田,包围省行委,缴了红十二军一排人的枪,释放了段良弼等被捕的同志。此时,陈正人未归,古柏、曾山等在夜色的掩护下逃脱,只是误捕了率闽西参观团来富田的中央提款委员易尔士(刘作抚)。
  这就是中国现代史上震动苏区的“富田事变”。
上一篇:27岁的胡蝶之女胡友松为何嫁给76岁李宗仁
下一篇:古代有蚊子吗?古人是怎么防蚊驱蚊的?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