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学与游学是什么时期发展起来的?私学与游学的特色与历史意义

        在我国历史上,教育始终有着重要的意义。“私学”,顾名思义,就是私人创办的学堂,相对于而言公立学堂而言,它的自由性和针对性更强,传授着更加自由的思想,不同的老师有着不同的教育理念,不同的学生也能有不同的文化风格,正是因为东汉魏晋时期“私学”的自由发展,就使得当时社会学术氛围浓厚。教育体系不断革新,文化内涵变得丰富多彩,知识分子思想的争鸣也变得多彩,在我国漫长的古代历史中,影响最大、规模最大的“私学”教育就是“孔子私学”,甚至影响了我国现代社会的教育理念,“孔子学院”闻名中外,享誉各国。而“游学”,其实它的本质和“私学”如出一辙,都是在官学落寞背景下新兴起来的一种教育新模式,这种模式的自由性可谓是更加厉害,比如:学者孔子为了传道解惑,宣传儒家的学术与思想,花了长时间地周游列国,最后结合自己的游学经历,创造出了著作《史记·孔子世家》和《孔子家语》;西汉的大文豪司马迁,在外游历将近二十多年,期间串巷入户,领略和记录我国的大好河山,领略并记录着民间各地的闲闻轶事、民谣风俗、风土人情……走遍大街小巷,到处考究历史典故,不停地收集闲散在民间的历史资料,并不断地、深入地学习。最后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金钱,终于将自己游学过程中所收获到的经历、见闻整理成册,编撰了闻名遐迩的《史记》,向全世界传递着中华历史、中华文化的内涵与精髓。直白的说,“游学”,不仅仅是开阔学者个人的视野,打开学者个人的思维,对他们个人的学术创造,也是又相当大的推动作用的。
一、东汉魏晋时期“私学”“游学”兴起的缘由
(一)东汉魏晋时期官学教育的落寞,促进学者兴办“私学”课堂、通过“游学”方式提升自我的文化视野。东汉时期末年,由于皇室外戚当权,统治阶级的争权夺势,导致朝野上下和底层社会都动荡不堪,同时,到了魏晋时期,中原地区又战乱纷纷,四分五裂,争抢属地,简而言之,就是由于统治政权的更替性和不稳固性,就导致了官学教育的发展受到事实背景的阻碍。
        对于大众的社会,官场外的有志之士要想进入仕途,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学习好先进的文化,以求提高自身的教育素质,眼看官学教育逐渐没落,无法再支撑高素质人才的培养,“私学”、“游学”等模式的教育顺应而生,随着兴起时间的推移和教育模式的发展,“私学”、“游学”的教学质量和教学规模也不断地在超越官学教育,并成为了推动后期国家教育文化不断发展的中坚力量。
(二)政权动荡频繁,导致“士”阶层开始出现,培养“士”之风气逐渐风靡整个社会,大批普通人士主动参与“私学”课堂。
        在东汉魏晋时期,皇室政权统治的斗争又相当地频繁,各个政权乃至统治阶级顶层,都需要能人才者去辅助自己,进而,慢慢地就出现了“士”的阶层。统治者在培养“士”阶层上面非常重视,就出现了很大的竞争力量,慢慢地,整个东汉与魏晋时期,就形成了养“士”的风气。
        伴随着养“士”的风气弥漫整个社会,社会中的普通人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在封建社会,特别是百家争鸣的社会,谁没有一个想晋升仕途的心呢?因此,大批的人争先做“士”,争先学习知识,可他们去哪里才能受到好的教育呢?大家可想而知,在官学教育没落的年代,那就只没找“私立学校”了,因此“私学”之风迅速在东汉魏晋朝代兴起。文化思想先进的学者们,也看准了时机,纷纷建立“私学”课堂,以此来宣扬自己的学术精神。在“私学”兴起的过程中,两者相互促进、相互受利,不断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受教育方式。
(三)儒家学说地不断推广,有力地影响了东汉乃至魏晋时期社会的学术与学风,改善了人们的学习思维,使得大家不再仅仅专注于课堂,反而更推崇“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教育方式。其实,就当今时期的社会来说,“游学”也是十分普遍的,也就是我们大家现在所说的“留学”,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假如谁有“留学”经历,那不就是在自己的身上镀了一层金吗?若要追溯到过往的时期,我国最早发生的“游学”应该在春秋战国时期,那时候思想流派充分融合,百家争鸣的场面令人惊叹,诸侯国也相当地多,思想家为了宣扬自己的学术与思想,也不得不在各个诸侯国家之前游走、向民众乃至诸侯王传授自己的思想与学说。
        西汉时期,统治阶级都推崇儒家的学说,宣传儒家的文化。特别的是到了东汉时期,儒家学说经过了几百年的积淀与发展,可谓是影响颇为广泛。东汉至上而下,都非常推崇儒家经典的学习,慢慢地,中央乃至地方官员们,为了更好地推广儒学,营造儒家的学术氛围,开始自行兴办儒学活动。
这些举动,也慢慢影响着东汉和魏晋时期的人民,其中儒家推崇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更是被整个社会践行到极致,学者们开始纷纷“游学”,有的人,自己一个人出去“游学”,有的人,跟着老师开始“游学”,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游学”的风气。
二、东汉魏晋时期“私学”“游学”的意义
(一)“私学”兴起的意义。
        “私学”的兴起,适应了东汉时期、魏晋时期社会变革的需要,顺应了社会阶层的改变与进化,为教育模式的改革,提供了新的需要。严谨地说,“私学”的兴起,对于东汉魏晋时期的教育、发展、文化、思想传播等,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私学”,打破了封建社会旧教育制度的壁垒,教育的普及更加迅速,教育的对象更加多广,教育的内容包罗万象。具体来说,东汉魏晋时期“私学”的兴起,主要有以下三点意义:
        第一,东汉魏晋时期“私学”的兴起,打破了官学教育壁垒,文化教育不再被官府所垄断。如果若受教育者想要学习,也不必再去官府了,他们有了更多的教育方式的选择。在那以前,皇帝们都提倡什么“政教合一”,政治和教育划为一体,让当时的官府承担开展教育的责任,可以说那个时候,教育都是依附于政治的。随着“私学”的进一步发展,让文化教育真正意义上变成一种独立、自由、自主的行为,“私学”学堂里的教师,不再只是官府里面的官员,那些德才兼备、博文广知、文学丰厚、技能高超的学者开始当老师,逐渐成为社会中不可或缺的文化资源,被学生们视为榜样。第二,东汉魏晋时期“私学”的兴起,让文化教育更加独立、更加自主,而不是仅仅有政权统治者所有,政治和教育都得到了独立地发展。“私学”的兴起,扩大了教育的范围,更多民众享受到受教育的权利,受教育的对象越来越多,也促进了儒家学术进一步地发扬光大。
        在“官学”教育的背景下,往往只有王官贵族及其亲属、后代才能享受到学习的权利,而伴随着“私学”机构的不断增加,“私学”受众规模的不断扩大,社会中普通的平民百姓,也获得了享受教育的权利,甚至获得了进入官场的“通行权”。第三,东汉魏晋时期“私学”的兴起,使得当时主流的教育内容与教育模式发生了“质”的转变。在兴建“私学”的教育模式下,老师们可以自由地教授知识、选择自己的学生,学生们也可以自由地选择“私学”课堂、选择自己的老师,使得“私学”的发展,带有一定竞争的意味,不断促进“私学”质量的提升,不断促进老师们和学生们技能的提升,好的学堂不断发展,扩大规模,坏的学堂,只能被当时的社会淘汰,所以说,“私学”也直接让教育发生了“质”的改变,教育内容更加丰富多彩,教育方式更加高质量。
(二)“游学”兴起的意义。
        “游学”,其实就是“私学”的一种延伸。“游学”其实相较于“私学”,是一种更加丰富多彩的教育活动,有的学者,四处巡游讲学,到处游历山河,不断地传授知识文化的同时,也开阔了自己眼界,有的学者,为了求取知识,到处游历,到处拜师学习,学到更多、更广、更坚实的理论知识,不断提升着个人的学问见识。
        可以说,“游学”用一种新颖的方式,让大家不再只专注课堂,更加注重“眼见为实”的重要性,进而提升自己的知识层面。从“游学”的地点变化和“游学”的人员构成上看,“游学”的目的在士人的心中是不断变化的,从东汉到魏晋时期,“游学”的士人地点从长安到洛阳再到三郡,随着这样的轨迹进行变化。在东汉初期,文学艺术的中心是在京师的太学,而长安和洛阳都是中央太学的地方,因此,在初期,士人源源不断的到京师进行“游学”,但是,到了东汉末年到魏晋时期,三郡地区成为了士人“游学”地,因为在当时,“三郡”是当时的政治和社会之中享有很高的名誉,并且经过“党锢之变”之后,许多士人开始回到自己的家乡。由于士人“游学”的目的地的变化,从中可以看出文化思想的转移,也可以看出“游学”目的的变化。
        另外“游学”人员的构成主要是出生在偏远地区的士人,想要出去开阔视野,改变自身命运的士人组成,但是在后期的“游学”士人中,已经不分偏远或者京师,有的京师士人去到偏远地区,感受风土人情,再加上魏晋时期本地“游学”的越来越多,并兴起了一股浪潮,越来越的士人回到自己的家乡,认为没必要再离开家乡而到远方进行“游学”,甚至到了后期,已经没有了远处“游学”的士人学子。不仅如此,“游学”还为学者提供了结交能人志士的机会,促使他们逐渐走上政治的“舞台”。很多学者,他们通过“游学”的方式,不仅是为了开阔自己的视野,他们更希望通过“游学”,结交志同道合之士,并形成庞大的关系网,掌握一定的权利,成为当时及今后社会上的活跃分子,“士”阶级的人更加团结向上,不断成就自己的政治梦想。
        由于在“游学”的过程中,结实了思想或者是志趣相投的士人,在后来的政治舞台上,逐渐形成了“士人圈子”,逐渐在政治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和地位,促进了“士人集团”的产生,在政治舞台上发光发彩。
三、结束语
        综上所述,在东汉魏晋时期,由于“私学”的发展,士人对儒家学说的知识追求欲望越来越强烈,在强烈的欲望驱使之下,使得士人们离开自己的家乡,外出“游学”。参加“游学”不仅仅能带动“经学水平”的提高,而且还能通过“游学”开阔自己的视野,改变内心传统的、老旧的观念。并且希望通过政治手段来实现自己的伟大报复,因此在学习的过程中,由学习知识逐渐转到政治方向。
        由于通过“游学”很多人都走上了仕途,在政治上也有了一定的地位,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士人集团”的产生,逐渐引导学子们走向政治的历史舞台。在东汉魏晋时期的“私学”与“游学”发展的都非常好,无论是“私学”还是“游学”,都可以让莘莘学子们学的知识,了解人间百态。
上一篇:除了圆周率,祖冲之还有哪些杰出贡献?
下一篇:陈武帝陈霸先为何传位给他侄子?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