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鱼玄机是个什么样的人?鱼玄机是怎么死的?

        大唐盛世是我国历史上诗歌发展的鼎盛时期,大唐盛世繁荣昌盛的经济、文化以及思想将诗歌推至巅峰阶段,为中国诗歌史抒写了灿烂辉煌的篇章。泱泱大唐,人才济济,涌现出风流倜傥、潇洒随性的李太白,忧愤深沉、爱憎分明的杜子美,性格耿直、兼济天下的白乐天等个性迥异的诗人。他们的作品风格迥异,各有特色。李白诗兼具豪放与浪漫,意境悠远绵长,风格飘逸洒脱,想象丰富奇妙,令人拍手称绝;杜甫诗沉郁顿挫,意境恢弘壮阔,描写细致入微,在反映唐王朝“由盛及衰”的变化地同时,又表现了对底层劳动人民苦难生活的担忧与同情;白居易有“诗魔”与“诗王”之称,其诗浅切平易,通俗易懂,虽平实质朴,却能一针见血地讽刺社会现状。在唐王朝不到三百年的时间内,竟流传至后代近五万首诗歌。明人胡应麟在《诗薮》中写道:“帝王、将相、朝士、布衣……靡弗预矣”。
        由此可见,唐朝诗歌的创作不分阶级,不分年龄,更不分性别。唐朝能诗者遍及朝野,更遍布全国各地。在诗歌文化气息如此浓厚的大唐王朝,同样涌现了不少气质高雅、才思敏捷的女诗人。据不完全统计,《全唐诗》中共包含了130位女诗人的七百余首作品。虽然这个数量与偌大的男性诗人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但对比于唐王朝之前的朝代,唐代女诗人创作的诗歌不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看都要青出于蓝。相对出名的女诗人有李冶、刘彩春、关盼盼等人。不过,晚唐女诗人鱼玄机更以其惊为天人的传奇人生、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以及与众不同的才思令后世叹为观止。明代文学家钟惺在《名媛诗归》中大赞鱼玄机乃“才媛种诗圣”,可见鱼玄机的诗备受后世的喜爱与推崇。然而,在唐代的诸多女诗人中,鱼玄机却是饱受争议的一位。黄周星曾在《唐诗快》中就《赠邻女》一诗直接批判鱼玄机“鱼老师可谓教猱升木,诱人犯法矣”。由于此诗写的是作者劝邻女勇敢追求所爱,过于大胆直白,有违封建社会的礼教,因而黄周星称其引人犯罪,且连用两个“罪过”来抒发心中的不满与异议。更有甚者,诸如唐代世人孙光宪,竟在《北梦琐言》中直接斥责鱼玄机为“娼妇”。总之,历朝历代的文人、学者与专家对于鱼玄机的评价大都是批评多于赞美。即便在现代,仍有人将鱼玄机称为“风流的女道士”。鱼玄机的人生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转变?
一、鱼玄机所处的时代背景
1.自由开放的文化环境
        唐朝是历史上最为光辉灿烂的朝代,不论是政治、经济、军事还是文化,都达到了前朝不可逾越的巅峰,同时也处于世界的领先地位,受万国朝拜。唐朝长期实行自由、开放与宽容的政策,这与统治者身上流淌着胡人的血统息息相关。唐高祖李渊的生母独孤氏乃鲜卑人,其父为北周的重要将领。由此可见,唐王朝的政权是以北朝政权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因而深受“胡风”的影响。唐朝一方面促进各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实现国内民族大融合;另一方面又对外国人打开国门,让他们前来学习唐文化,进而促进中外文化的交流。在选拔人才方面,唐朝以科举制替代了魏晋南北朝的九品中正制,通过进士等常科考试选拔人才,尽可能实现教育公平,给了底层阶级的文人入仕的机会。在经济领域,统治者通过促进商业与对外贸易的发展来增长经济,开创了“开元盛世”的景象。
        由贞观至开元的百余年间,唐朝的农、工、商业都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使得唐朝的经济节节高升。杜甫诗《忆昔》中写道:“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意为:稻米与粟米颜色雪白得如油脂一般,不论是国库还是私人粮仓,都被粮食堆得满满当当的。杜甫描绘了一幅粮食丰收、国家富裕以及人民富足的盛世景观。在自由开放的政治以及繁荣发达的经济的影响下,唐朝的文化同样可圈可点。
        《资治通鉴》记载:唐太宗云“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唐朝时期,藩国小国众多,与唐朝交往甚是密切。唐朝并未以大国强国自居,正如唐太宗所言,统治者始终以一种开放、包容的心态去接待外来宾客,还以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去融合来自其他国家的外来文化,最终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唐文化,对中国以及整个世界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宗教信仰方面,儒、道、释三家皆是主流的宗教思想,且儒家经典更被列为科举考试的重要组成部分。武则天与唐宪宗登统治者还信奉佛教,可见唐朝对文化包罗万象,从未排斥抵触过。
        正是由于唐朝的文化环境宽容且开放,才促进了当时文人士大夫的思想解放,纷纷通过科举考试以及诗词歌赋来证明自己。唐朝在不到三百年的时间为后世留下了近五万首诗歌,比前朝所有诗歌总和多了两三倍,可见唐王朝诗歌文化之繁荣。
2.唐朝女冠现象
        封建社会女子的地位低下,处处受到封建礼教的束缚以及男子的压迫。身为女子,本就柔弱,只能每日战战兢兢地躲在闺房之中闭门不出。久而久之,这些女子与外界逐渐失去联系,从曾经的“不许做”变为一生的“不会做”,甚至失去了作为女性最根本的个体意识。自家族制度建立以后,女性便在道德、法律、习惯等各方面都承受着不公的待遇。德高望重的孔子、孟子等儒家圣贤也在提倡对女子的人身自由以及思想意识进行压迫与束缚,甚至随意践踏女子的尊严。
        《易经》上说:“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意为:女子应当在家中坚守岗位,而男子则需要在外面处理外务。其中,“正位”即正道,古代宗法思想教导男女都应当遵守正道,分工虽不同,但只要恪守“女主内,男主外”的法则,便能使家族兴旺发达。从此,女子需要无条件尊崇父权与夫权,成为被驯服的牛羊,且永无反抗的能力。不过,在唐朝开放兼容的思想的熏陶以及统治者对道教的大力推崇下,唐朝女性的地位有了显著提升。唐朝大部分皇帝都格外崇尚道教,而道教在唐朝也长盛不衰。《资治通鉴》记载:“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即上位的人爱好什么,下位的人必定爱好地更甚。因此,唐王朝全国上下纷纷学道,连社会地位低下的女性也争相入道。上至后妃公主、贵族女子,下至宫女歌妓、平民女子,都遁入道教,最终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女冠群体。女冠之风是唐朝独特的社会现象,更是盛极一时。女性争先恐后入道的根本目的在于逃脱封建教条的束缚,寻觅一个相对宽松自由的生活环境。唐代的女冠不仅拥有受人尊敬的身份与地位,还享受国家在物质上的支持。而开放与优渥的生活为女冠群体的创作提供了条件,因而在女冠群体不断增加时,女冠文学也逐渐兴盛起来,鱼玄机便是女冠群体中最耀眼的一位。
二、鱼玄机的悲剧人生
1.从贫寒女到外宅妇
        鱼玄机,人如其名,她的人生如同名字一般充满玄机与传奇。唐莫文学家皇甫枚在《三水小牍》中记载:“西京咸宜观女道士鱼玄机,字幼薇……喜读书属文,尤致意于一吟一咏。”鱼玄机出身贫寒微贱,却天性聪颖灵巧,其父乃落魄读书人,只能将毕生心血倾注于女儿身上。好在鱼玄机不负众望,年少便因写诗而闻名。父亲逝世后,鱼玄机随母亲搬家至平康里。《北里志》记载:“平康,入北门,东回三曲,即诸所居”。平康里是长安城最热闹繁华的处所,位于长安北部,却是妓女聚集之地。如此灯红酒绿的生长环境也注定了鱼玄机悲苦凄惨的一生。遇到风流倜傥的新科状元郎李忆时,鱼玄机正处于豆蔻年华。《唐才子传》记载:“咸通中及笄,为李忆补阙侍宠”。由此可见,李忆乃状元出身,官至补阙,纳鱼玄机为妾。然而,在极为看中出身门第的唐朝,出身低微鱼玄机不过是李忆的“外宅妇”。鱼玄机与李忆情趣相投,刚成亲时如胶似漆,过着幸福惬意的生活。他们玩着长安城最时兴的打毬运动,为此,鱼玄机特地写下《打毬作》纪录甜蜜生活。同时,鱼玄机也在诗作中写道:“不辞宛转长随手,却恐相将不到头”。以此流露出对美好爱情的担心与忧虑,毕竟门不当户不对,身为“外宅妇”,鱼玄机深知这份婚姻不牢固。果然,李忆没过多久便娶了一位出身优渥的女子作正妻。鱼玄机在《暮春即事》中写道:“庭闲鹊语乱春愁” ,颇有一丝埋怨鸠占鹊巢的意味。为了说服正妻接纳自己,鱼玄机选择离开长安出游。在与李忆分开的时间里,鱼玄机难掩相思意,写了许多爱情诗。诸如,《江陵愁望有寄》中“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尽显鱼玄机深切的思念以及浓浓的爱意。鱼玄机在离开长安之时,李忆承诺定在中秋之时去探望她,然最后并未履约。无奈之下,玄机只好回长安寻李忆。谁知在几日欣喜的欢愉之后,等来的却是李忆的狠心离去。《送别》中“惆怅春风楚江暮,鸳鸯一只失群飞”将玄机内心的悲伤与绝望展现地淋漓尽致。
2.从女道士到杀人犯
在被李忆绝情抛弃后,因生活困顿,鱼玄机曾向邻巷李郢求爱,表明自己愿为妾之心,最后被婉拒。走投无路之下,鱼玄机只好选择入道。一开始,鱼玄机本着远离红尘杂事、寻求安宁平静的生活的愿望入道。然而,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令鱼玄机逐渐厌烦。终于,她决意走出道观,同文人雅士交往酬唱。而在频繁交往的过程中,鱼玄机对于爱情与婚姻又生出强烈的渴望,因而又陷入绝望的深渊之中。鱼玄机的诸多诗作中描写了她入道以后的生活。例如,她在《题隐雾亭》中写道:“春花秋月入诗篇,白日清宵是散仙”。很显然,鱼玄机在入道之初,也希望自己能够脱离红尘,成为一位逍遥自在、潇洒快活的“散仙”。《遣怀》中“卧床书册遍,半醉起梳头”更是展现了玄机饮酒看书、自在洒脱的闲适生活。然而,鱼玄机从骨子里便是一位对爱情与婚姻充满热情与渴望的人。她与温庭筠、刘僮、左名场以及许多不知名的文人因诗歌而频繁结交,甚至与一部人产生了爱情上的纠葛。然而,所谓美好、甜蜜的爱情终究是过眼云烟,鱼玄机始终得不到自己所爱,更过不上自己期盼的幸福生活。在现实与理想的冲突与矛盾下,鱼玄机陷入无尽的痛苦挣扎之中,最终性格逐渐扭曲与分裂,竟犯下了杀死婢女的罪行。
鱼玄机有一婢女,名为绿翘,颇有姿色。一日,玄机被邻家所邀,此时家中有客来访。《三水小牍》中记载:“客乃机素相昵者,意翘与之私”。很显然,来访的客人乃鱼玄机平日里的相好,敏感多疑的玄机便怀疑婢女与客人有染。
        “机愈怒,裸而笞百数,但言无之”。鱼玄机怒火极盛,命婢女裸身趴下,而自己却拿着绳子反复鞭笞婢女数百次,最后活活将婢女打死了。足以见鱼玄机此时已经失去理智,毫无是非观念,心狠毒辣到极点。孙光宪在《北梦琐言》中写道:“鱼玄机……子是纵怀,乃娼妇也。竟以杀侍婢,为京尹温璋杀之”。由此可见,鱼玄机的最终结局是因杀人最而被判死刑。其实,在唐朝,杀戮婢女并不会被处以极刑。《唐律疏议》记载:“诸奴婢有罪,其主不请官司而杀者,杖一百。无罪二杀者,徒一年”。可见无论奴婢是否有罪,主人都不会被判处死刑,顶多一年的有期徒刑。然而,唐朝晚期,政治危机四伏,社会矛盾尖锐,封建伦理道德开始重新巩固复兴,对于女子“三从四德”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如鱼玄机一般因情感宣泄而杀婢女者定不会被时代所容忍,更不会被世人所接受。此外,审判鱼玄机罪行的乃以严苛与残酷而闻名的京兆尹温璋。《太平广记》记载:温璋“性黩货,敢杀,人亦畏其严残不犯”。在温璋眼里,鱼玄机是败坏伦理道德的浪荡女子,必然难逃一死。
        纵观鱼玄机一生,早年诗名远扬,后又被薄情寡义的李忆抛弃。本欲图身心清静而入道,却因割舍不了情缘而坠入红尘。在寻求真感情的道路上,付出真情却处处碰壁,最终因嫉妒而将婢女杀害,成为一名受尽千夫所指的“荡妇”与“杀人犯”。入狱之际又碰上杀伐果断、冷酷无情的温璋,只能命丧黄泉。对此,谁能不感慨一句:一世才女,毁于俗情。
上一篇:杜甫的诗主要写的什么?杜甫诗论分析
下一篇:李世民为何要御驾亲征高丽?大唐东征高丽的评价如何?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