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都之乱

  邺都之乱,又称邺都之变。是五代十国后唐庄宗时,由魏博军的一个士兵皇甫晖发动的兵变,又引爆了一连串兵变事件,庄宗养兄李嗣源奉命前去平乱,却被士兵挟持而一起叛变。最后,庄宗在兴教门之变中被杀,李嗣源称帝,是为唐明宗。
  起因
  后唐唐庄宗于同光元年(923年)称帝,同年灭后梁,自称中原正统,两年后派嫡皇子魏王李继岌、侍中郭崇韬率大军灭前蜀。末年,沉迷于酒色,恣意暴敛。吴国谋臣严可求、南平谋臣梁震都预言他有亡国之象。
  庄宗喜好唱戏,封一些伶人为官,即所谓伶官。郭崇韬与降唐名臣朱友谦都有庄宗所赐铁券,但同光四年(926年),不满郭崇韬的刘皇后和伶官、宦官等即构陷郭崇韬,并密令魏王李继岌杀之,朱友谦亦遭族灭;庄宗亲弟李存乂是郭崇韬女婿,因为郭崇韬不平,亦被害于自宅,使得功臣宿将人人自危。
  二月,魏博指挥使杨仁晸所部戍守瓦桥关的士兵满期回镇,行至贝州(今河北省南宫市东南),朝廷因魏博军府邺都(今河北省大名县东南)空虚,担心士兵生变,敕他们就地屯扎。
  当时,庄宗虽认可刘皇后、李继岌所为并杀死郭崇韬诸子,但天下人并不知道郭崇韬之罪,谣传郭崇韬是因杀死李继岌,在蜀地自立为王,才被族灭的。邺都监军史彦琼奉密敕出城去杀朱友谦之子澶州刺史朱建徽,但门人不知道史彦琼出城的意图,谣传为刘皇后因李继岌被害而弑君,才召史彦琼议事。
  杨仁晸部兵皇甫晖夜间赌博不胜,便趁人心不安作乱,劫持杨仁晸为首,说:“主上有天下是我们魏博军的功劳,魏博军征战十多年,如今天下已定,天子不念旧劳,反而愈发猜忌我们了。我们远戍一年多,离家咫尺,却不让我们相见。现在听闻皇后弑逆,京师已乱,将士愿与公俱归,表闻朝廷。即使天子安泰,兴兵征讨,以我魏博兵力也足以拒之,怎知不是图富贵的资本?”杨仁晸不从,曰:“您各位这样算计也太过分了罢!现在英明的君主在朝廷之上,天下像是一家,主上的精甲锐兵,不下数十万,各位也都有家属,怎么会讲出这么不祥的话?”皇甫晖杀之,又推一个小军官为首,小军官不从,也被杀。效节指挥使赵在礼闻变,不及穿衣,跳墙而走,被皇甫晖追上拽住脚拽下来,示以先前二人首级,迫其为帅。
  叛军先焚掠贝州,再剽掠临清、永济、馆陶。贝州有人报信叛军要犯邺都,都巡检使孙铎等请求史彦琼做好武备。但史彦琼却怀疑孙铎等有异心,称按信息叛军现在到临清,还要六天才能到邺都,只肯严兵守城,不听孙铎的伏兵迎战之策。当夜,叛军就攻北门,史彦琼所部惊溃,史彦琼单骑奔洛阳。叛军攻入邺都,孙铎战不利,逃走。赵在礼据宫城,署皇甫晖及军校赵进为马步都指挥使,纵兵大掠。
  邺都留守王正言无奈,只得率僚佐出迎。众人推赵在礼为魏博留后。
  元行钦平叛不利
  枢密使马绍宏推荐泰宁节度使段凝讨伐,但段凝身为后梁旧将,选择很多与自己关系好的后梁旧部从征,遂被唐庄宗罢免。在刘皇后推荐下,唐庄宗派归德节度使元行钦(又名李绍荣)率三千骑前去招抚,并授权其征发诸道兵马以备叛军不服。
  这时,随魏王李继岌班师的灭蜀功臣康延孝及所部朱友谦旧部也因郭崇韬、朱友谦之死而自危,康延孝遂作乱。邢州也发生赵太兵变,庄宗命武宁军节度使霍彦威讨伐。
  元行钦攻邺都南门,以敕书诏谕,赵在礼也以羊酒犒师,表态将士们兵变是因为思归,希望元行钦转达,一旦免死,肯定自新。但史彦琼却大骂要破城将叛军碎尸万段,皇甫晖遂对叛军说不会得到宽恕,遂毁敕书,不降。庄宗闻讯大怒,下令破城后屠城,发大军讨之。元行钦退屯澶州。
  这时从马直军士王温等五人杀军使作乱,被擒杀。从马直指挥使郭从谦本是伶人,后来通过军功入仕,成为庄宗宠臣,以郭崇韬为叔父,李存乂为义父,也曾哭着说郭崇韬冤情,于是庄宗对其戏称“你背叛我而亲附郭崇韬、李存乂,又教唆王温造反,想干什么?”郭从谦害怕,于是对将校们诈称“主上因为王温的事,等邺都平定了,坑杀你们。”使得亲军军心不安。此事也成为后来邺都城下从马直军士兵变和兴教门之变的伏笔。
  庄宗的弟弟们虽然领节度使,却并不就任。这时庄宗才命弟弟护国节度使永王李存霸就任。元行钦也会合诸镇兵马后返回攻邺都城南,分诸镇兵为五道,毁百姓车轮、门扉、屋椽为筏,渡长庆河攻冠氏门。邺都叛军知道自己不会被赦免,坚守不降。其间虽有裨将杨重霸率数百人登城,也因没有后继而全部战死。
  此时邢州兵变未平,沧州等河朔州县也相继兵变。见元行钦无功,唐庄宗想亲征邺都,宰相、枢密使认为皇帝不可轻易离京,而当时在京养老的成德军节度使兼中书令李嗣源最为勋旧,可委以此任。庄宗虽然猜忌李嗣源,但无人可用,在忠武军节度使尚书令张全义及马绍宏进言下只好派李嗣源率亲军进讨。
上一篇:五代十国历史事件
下一篇:儿皇帝石敬瑭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